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197章 阿哥
  

第1197章 阿哥



  姊妹重逢,很是意外。

  司行霈坐在旁边,目光既在顾缨身上,也在顾缨的随从身上,把众人都尽收眼底。

  顾缨很是兴奋,不等顾轻舟问什么,她已经一股脑儿讲述了全部。

  而顾轻舟,脸色略有点凝重。

  “......你的人把我安全送到了阿哥身边,不过我后来没有考学。”顾缨道。

  她笑着解释,“有位上校的女儿,对东方文化很感兴趣。她比我小三岁,于是我们一块儿学习。

  她教我法语和英语,我教她中文和岳城方言,我们俩成了最要好的朋友。我跟阿哥回国之后,上校还帮我弄到了阿哥学校的文凭,厉害不厉害?”

  说到这里,她开心得大笑。

  她的性格非常开朗、自信,从她的言行举止里就能看得出来。

  上校的女儿,的确是给了她很大的帮助。

  “很厉害!”顾轻舟道。

  顾缨又说:“这些年,阿哥非常想念你。他经常拿着你的照片,一看就看好半天。”

  顾轻舟心中发暖。

  她想起顾绍离开时,因司行霈吃醋,她都没有好好为他送行,心中略有点伤感。

  司行霈一直沉默,此刻才开口:“他倒还是那黏黏糊糊的性格吗?”

  外界的男士对顾轻舟再好,司行霈都不在意,因为顾轻舟不会在乎他们。

  可顾轻舟在乎顾绍。

  这种在乎,是介于亲情和年轻男子之间的。

  司行霈不用猜测也知道,假如他没有强悍霸占顾轻舟,任由顾轻舟发展自己的感情,她最后一定会爱上顾绍那样的男子。

  这点,司行霈就接受不了。

  “呃,阿哥是挺想家的。”顾缨不知如何跟司行霈答话。

  她离家之前,顾轻舟的丈夫还是司慕。

  “有什么可想的?”司行霈口吻冷淡,“他还是一点男子汉的气概都没有?”

  顾轻舟瞪了他一眼。

  他一直对顾轻舟宠溺有加,此刻却冷冷瞪了回来,眼神里充满了阴霾和狠戾。

  顾轻舟再问下去,他就要发火了。

  “阿哥在南京?”顾轻舟问顾缨,不再看司行霈。

  顾缨点头。

  她不知司行霈对顾绍的敌意,只当他性格本就如此。在岳城的时候,顾缨听说过的司行霈,比眼前这个脾气不佳的男人更凶狠残忍。

  “你怎么知道我在太原?”顾轻舟又问。

  顾缨道:“是颜家的太太告诉我的。我说想要来找你,她就说你在太原府,只是不知具体地址。

  我还以为,要找你很久的,不成想下了火车一问,大家都知道你,说你就住在督军府的后街。轻舟姐,你已经是个名人了。”

  顾轻舟嗯了声。

  “那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顾轻舟又问,“阿哥让你来的吗?”

  “是啊。没什么事,就是阿哥想知道你的近况。可惜他走不了,阮家那边还有事要处理。”顾缨道。

  顾轻舟又问:“阿哥是怎么跟阮家联系上的?”

  “这个我也不知道。半年前,阮家突然派人来找阿哥,是派了阮家的大少爷,还有大太太跟着。他们问阿哥,如果兰芷还在阮家,阿哥愿意不愿意回去。”顾缨道。

  哪怕找到了顾绍,哪怕明知是个错误,阮家还是想要阮兰芷。

  阮兰芷是阮家唯一的女儿,从上到下都疼她,疼了好些年了。

  然而,那等大族,又不可能真的把至亲骨血流落外头,所以他们也想要顾绍回去认祖归宗。

  反正顾家早已家破人亡,两个孩子都归阮家,没什么不妥的。

  “......阿哥说,不肯认祖,那是最大的不孝。况且,顾家养育了他十几年,不管从哪一方说,兰芷都是他的亲人。

  若阮家不要兰芷,他绝不回去的。既然阮家还愿意认下兰芷,那么阿哥愿意回家尽孝。”顾缨继续道。

  顾轻舟听到这里,看了司行霈一眼。

  司行霈也略有所思。

  顾绍的身世,随着知情人的去世,几乎是无法对证的,阮家为何要接他回去?

  此事是谁在周旋?

  顾轻舟的印象中,她哥哥是最纯净单纯的男孩子,斯文又书生气,他根本没什么人脉和社交。

  谁从中搀和了此事?

  “等阿哥毕业了,拿到了毕业证之后,我们就动身回来了。”顾缨继续道。

  顿了顿,顾缨又说,“轻舟姐,你能跟我们回南京,去看看阿哥吗?”

  司行霈冷淡看了眼顾缨:“你阿哥如此大的面子?”

  顾缨不太敢说话了。

  顾轻舟道:“我是要回趟南京的。缨缨,你先休息吧,我们回头再说。”

  说罢,她喊了女佣,让女佣赶紧去准备客房。

  顾缨在司行霈面前坐立难安,当即站起身走了。

  顾轻舟吩咐女佣,一定要准备好热水,天这样冷;又让女佣去准备膳食,先给顾缨送一些点心。

  等他们下去之后,司行霈抽出了雪茄。

  他拿在手里转了转,眼眸生疏且冷静,落在顾轻舟的脸上:“你不会真要去南京吧?”

  “我是要去的。”顾轻舟道,“我有很多话想要问问阿哥。”

  “他不是你阿哥。”司行霈道,“他是阮家的人。哪怕他真是顾家的人,也不是你阿哥,因为你不是顾家的。”

  顾轻舟无法反驳。

  她理亏的时候,就容易恼羞成怒,故而她站起身,想要回房。

  司行霈则拉住了她的胳膊。

  他把她圈固在沙发里,俯身压倒了她,仔仔细细端详着她的脸。

  “作甚?”顾轻舟柳眉微蹙。

  “你在爱上我之前,是不是喜欢过那小白脸?我记得你当初可激动了,我说他半句不好,你就要跳脚。”司行霈神态阴森。

  “你真是胡闹。”顾轻舟气结,“咱们这么多年了,你还吃这种陈年醋?”

  “当然得吃了。”司行霈道,“不要去见他,那小子喜欢你,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敢打赌,他定是第一次见到你,就动了歹念。”

  “他是我哥哥。”顾轻舟道,“我娘家几乎没人了......”

  “他既不是你哥哥,也不想只是你哥哥。”司行霈道。

  顾轻舟失笑:“多少年过去了,我都结了两次婚,你想什么呢?”

  司行霈的眼神更加紧了。

  顾轻舟才惊觉,自己说错了话。

  她的婚姻,真没什么值得夸耀的,尤其是在司行霈面前。

  “你陪我去吧?”顾轻舟问。

  司行霈道:“不。”

  “你居然无理取闹。”

  “嗯。”

  顾轻舟揉了揉他短短的头发,心一下子就软了。

  “那好,我不去了。”顾轻舟笑道,“等他有空了,他再来看我,我再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