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200章 最伟大的成就
  

第1200章 最伟大的成就



  旅途中,顾轻舟依靠着司行霈的肩膀,阖眼打盹。

  她没有睡觉,而是在想顾绍。

  这么多年了,顾绍不知变成了何等模样。

  她记忆中的顾绍,仍是那个瘦弱白净的男孩子。

  顾轻舟想起一件趣事,唇角微翘。

  司行霈的余光瞥见了,将唇凑在她的耳边,问:“想什么呢?”

  顾轻舟一下子就惊醒了。

  她笑着坐正了身姿。

  回忆里的趣事,她也告诉了司行霈:“我想起我阿哥,他以前很白净文弱。洛水订婚的时候,我穿了一双很高的高跟鞋,下楼梯时他想要抱我下去的。

  不成想,他抱不动,于是他就让我挽住了他的胳膊,两个人慢慢往下走。”

  司行霈听了,阴测测问:“这很有趣?”

  顾轻舟笑道:“算是有趣的。”

  司行霈冷哼了声。

  顾轻舟拉住了他的衣袖:“别生气嘛,你会把我的重逢给毁了的。”

  “我度量小。”他哼哼道。

  顾轻舟笑,把头歪在他的肩膀上:“求你了,司行霈。”

  司行霈想了想,道:“那你也叫我一声哥哥。”

  “肉麻。”

  “你叫旁人,怎么不肉麻?”

  “因为他就是我阿哥啊。你又不是我的阿哥,我怎么叫你?”

  “呵。”司行霈冷笑,沉思了下,“算了,我让飞机回去吧。”

  顾轻舟失笑。

  她笑得乱颤,往司行霈身上扑,可惜自己被安全扣按在座位上了,否则她一定会趴在他怀里。

  顾缨坐在他们后面不远处。

  她也听到了顾轻舟的笑声,略感诧异往这边看了眼。

  “轻舟姐似乎比从前快乐很多。”她想。

  至于顾轻舟的婚姻,顾缨不太想评价了,实在不知从何说起。

  孙合铭也望过来。

  司行霈说话是狠的,可在顾轻舟面前,哪里真狠得起来?

  在她唇上亲吻了下,他就算放过了顾轻舟。

  他们晚上就到了南京。

  下了飞机,司行霈的人早已接到电报,准备好了汽车。

  “你们是去饭店,还是有其他落脚地方?”司行霈问。

  他不会贸然带人去总司令的府邸。

  万一是杀手呢?

  顾轻舟的这位妹妹,可不像善茬。她们曾经欺负顾轻舟,司行霈都记得,虽然她们都失败了,反过来被顾轻舟全部撂倒。

  “我们回阿哥那边。”顾缨道。

  司行霈颔首,问了地址。

  车子进城之后,就分开了。

  顾轻舟和司行霈去了总司令的官邸。

  他们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司督军吃了晚饭,正在书房和几位下属商议军务。

  听闻儿子、儿媳妇到了,他先是一惊,同时又是一喜。脸上的笑模样被他敛去,他波澜不惊道:“请他们过来。”

  众位下属纷纷起身告辞。

  司督军站起身:“怎么过来了?”

  听他的口吻,看他的神态,倒好像是不欢迎。

  司行霈就开门见山:“有点事。”

  司督军反而露出了失望。

  顾轻舟笑道:“阿爸,天气凉了,您最近身体还好吗?”

  司督军的表情稍微舒缓,道:“没什么大事。人老了,就是这样的。”

  “阿爸,我们还没吃晚饭。”顾轻舟又笑道,“家里有什么好吃的没?”

  一句家里,愣是让司督军的心颤了下。

  他像一切心慈面严的父亲一样,压抑着内心的情绪,道:“新来了一位苏菜的厨子,凤尾虾做得好,你们也尝尝。”

  说罢,他就让副官下去。

  副官去了厨房一通吩咐,俨然是要摆大席,消息不胫而走,家里的司琼枝和五姨太花彦,都知道顾轻舟来了。

  司琼枝赶过来时,正好听到了顾轻舟的问话:“您见过他吗?”

  他是谁?

  司琼枝的到来,打断了谈话。

  “大嫂,你们什么时候到的?”司琼枝和顾轻舟打招呼。

  她不敢叫司行霈大哥,因为司行霈早已明确拒绝了她的类似称呼。

  “刚到。”顾轻舟笑道。

  司督军就道:“你明天还要上课,先去睡觉吧,你大嫂要住两天的。”

  司琼枝嗯了声,寒暄了几句就离开了。

  她一走,话题继续围绕孙家。

  司督军道:“几十年前的事了。孙合铭是我见过的,可他那时候不过十来岁的孩子。”

  顾轻舟一想也对。

  孙家无人了,再也没人能辨认他的身份。

  司督军对她道:“轻舟,有个规矩:若是你不能确定对方是敌是友,索性全部当成敌人,这样才是最安全的。”

  顾轻舟深以为然,点点头。

  司督军又道:“你们明天把他带到家里来,我看看他,问几句话。”

  顾轻舟道是。

  他们的饭还没有吃完,副官进来禀告说:“少夫人的哥哥来了,说想要见见少夫人。”

  顾轻舟猛然站起身。

  司行霈吃了一路飞醋,真到了他们见面的时候,他反而冲顾轻舟颔首,鼓励她别太惊慌。

  他总是她最安稳的靠山。

  “阿爸,你跟司行霈喝杯酒,聊聊闲话,我去看看。”顾轻舟道。

  司督军点头。

  司行霈也不跟着了。

  顾轻舟快步往前面的小客厅走。

  她脚步很快,几乎是一路小跑,快要到了小客厅外面时,她才停下脚步。

  走得太急了,面颊一阵阵的滚烫,又被夜风吹散。

  顾轻舟在小客厅看到了顾绍。

  顾绍站在明亮的灯火里,穿着一件天青色的风氅,里面是深灰色的西装。

  和当初离家相比,他长高了。

  应该说,长高了很多,俨然快要跟司行霈一样高了,只是瘦。

  他那是那般的文弱清瘦,白净儒雅。

  “阿哥......”顾轻舟先喊了他。

  他却是不语,定定望向了她。

  快步走过来,他一把搂住了她,很是用力将她圈固在臂弯里。

  他身上清淡的气息,亦如往昔。

  时光倥偬,却没有带走他的模样,他仍是过去的顾绍。

  “舟舟。”他低声喊了她的名字,声音涩涩的,似要下一场暴雨。

  良久他都没有松开。

  直到顾轻舟提醒他,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阿哥。”

  放开顾轻舟时,他的眼睛已经湿了,又有点红。

  “舟舟,你的头发短了很多。”顾绍道,“你比以前瘦了。其他的,倒是都没变。”

  顾轻舟也看了眼自己的头发。

  她笑道:“这还算不错了,之前更短。我遭遇了一场火灾,头发都被烧掉了。”

  顾绍忙问:“怎么回事?”

  “一点小事。”顾轻舟笑道。

  两人坐定,顾绍满心的话,都想要问顾轻舟,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他回来已经三个月了。

  他想给顾轻舟发电报,却感觉重逢的情绪,不应该被电报轻描淡写带过去;他想去找顾轻舟,又抽不开身。

  他已经长大了,知道自己需要地位和肯定。

  有了这些,他才能给顾轻舟依靠。

  所以,他最要紧的不是去找她,而是立足。

  他想了她很多年,也不缺这几个月。

  顾缨和孙合铭出发时,他内心深处非常纠结。

  太过于珍惜,他反而没让他们带只言片语给顾轻舟。

  他想要见到她,亲口对她说。

  “舟舟,我这些年很好。”他道。

  千言万语,似乎只有这么一句稍微恰当。

  “你好不好?”他也问。

  “我......”顾轻舟沉吟了下。

  她似乎不知如何启齿。

  她到底算不算过得好呢?现在来说,是算的,然而顾绍离开之后的那些事,应该怎么表述呢?

  她试图总结下自己这几年的经历,想了很久,最终她只想到了一句话。

  “我嫁给了司行霈。”她道。

  原来,她的所有成就,这句话就全部都能概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