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206章 美食的安慰
  第1206章 美食的安慰

  顾轻舟蛰伏了。

  蔡长亭本能嗅到了什么,特意登门要见顾轻舟。

  顾轻舟没有见她。

  而平野夫人也来了两次,顾轻舟亦不见,她倒是和司行霈见了一次。

  孙合铭已经离开了太原府。

  因顾轻舟告诉他,此事她会帮忙,他如果信任她,就回去等消息。

  两个人做同一件事,却不是同一个步伐,可能会出乱子。

  “舅舅,孙家以后就要靠你了。你安全了,我做这件事才有意义。”顾轻舟道。

  孙合铭曾经隐姓埋名。

  这个世上假如只有一个人懂得没有面目和身份的痛苦,那么肯定就是他孙合铭。

  相似的经历,让他能够理解顾轻舟,她知道顾轻舟对孙家的情谊,也明白她对“顾轻舟”这个身份的执着。

  顾轻舟想投靠平野夫人的话,她早就投靠了。

  她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平野夫人的女儿,她只是不确定自己的父亲是谁。

  她想知道她的父亲,不代表她在乎。

  现在的她,已经知道了。这个结果是最好的,因为她早已对顾圭璋下手,她所有的怨气都终结了。

  她和平野夫人,永远不可能站在一起。

  孙合铭把此事交给她,才是最稳妥的。

  “你想要什么,就跟舅舅说。你替孙家报仇了,舅舅认你是孙家的血脉。”孙合铭道,“这是孙家的仇,也是你的仇,是咱们俩的事,舅舅会不遗余力帮你。”

  顾轻舟颔首。

  孙合铭为了表示他绝对信任顾轻舟,离开了太原府。

  这点,顾轻舟很感动。

  平野夫人见不到她,就跟司行霈聊了聊。

  “我十月怀胎生了她的。”平野夫人口吻温柔,“她再怎么生气,也不能说那样的话。我才是她的额娘,不是孙绮罗。”

  司行霈道:“轻舟知道的,她懂得自己的选择。”

  平野夫人摇摇头,笃定道:“她不懂。她现在是闹小孩子脾气,怪我当年丢下了她。”

  司行霈抽出一根雪茄。

  平野夫人道:“你去叫她出来。”

  “她想要安静。”司行霈道。

  他慢慢点燃了雪茄,深吸一口,再吐出轻雾。

  透过薄薄烟雾,他看向了平野夫人:“你想要轻舟原谅你,难道就靠口说吗?不得给点好处?”

  “哦,你要什么好处?”平野夫人瞥了眼司行霈。

  司行霈想了下,道:“比如说,把霍拢静还给她?”

  平野夫人怔了下。

  她微笑了,看向了司行霈:“那好,你让轻舟出来,我跟她说关于霍拢静的事。”

  “不用说事,把人带过来即可。”司行霈道,“若你不肯给,那么我可以去找蔡长亭要。”

  平野夫人一下子就变了脸。

  她的牙齿似乎咬了下,压抑内心几乎失控的情绪,然后又慢慢露出笑容:“贤婿,你在中间横插一脚,不怕将来里外不是人?”

  “轻舟都不认你是娘,我更不会认你是丈母娘了。别叫我女婿,当不起。”司行霈仍是不轻不重的口吻。

  他这样的语气,再好耐心的人都被他逼得跳脚。

  平野夫人却比他想象中更有韧性,因为她从头到尾,只是脸色稍微变了下,根本没失控。

  她恢复了温婉恬静:“你让轻舟来,此事我跟她谈。”

  司行霈眸光略微一动,像一簇诡异的鬼火。

  平野夫人心中有点凉,预感自己泄露了机密。

  等她离开,司行霈去找了顾轻舟,把此事告诉了她。

  “霍拢静不在太原府,至少暂时还不在。”司行霈道,“怪不得我们这么久都没有消息。”

  平野夫人的语气和眼神都告诉了她。

  顾轻舟神态很茫然。

  霍拢静、平野夫人,都好像是很遥远的事。

  她盘腿坐在沙发里,把头搁在膝盖上。

  她很冷静。

  “轻舟,你饿吗?”司行霈也察觉到了。

  孙合铭还在的时候,她表现得像松了口气,神态自如;可孙合铭走了,她的精神逐渐松懈。

  她浑身的力气被人抽去了,软软的,能在沙发上坐好几个小时,不言不动。

  司行霈心疼极了。

  顾轻舟从来都不是个铁石心肠的人。

  说她痛苦,其实不恰当的。她早已有了准备,这些对她而言不算什么意外;可说她真的没事,也不恰当。

  她情绪的复杂,自己也理不出头绪来,司行霈就更加不知如何启齿。

  所以他半蹲在沙发旁边,低下头去,从她的膝盖下面仰望着她低垂的面孔:“想吃什么呢?”

  顾轻舟沉默,然后就笑了:“醉虾。”

  “那玩意儿怪恶心的,真要吃?”司行霈道。

  顾轻舟点头:“嗯。”

  “想喝黄酒吗?”司行霈又问,“醉虾配黄酒,是美味佳肴。”

  顾轻舟却是摇摇头:“不想喝酒,只想吃醉虾。”

  司行霈直起腰,伸手轻轻抚摸她的头顶:“那你跟我去买鲜虾?”

  顾轻舟没什么精神。

  司行霈道:“去不去?”

  平常的小事,他说起来却格外有魅惑力,顾轻舟的心逐渐活泛,被勾得痒痒的,缩在沙发上的双腿落地了。

  她站起身:“去。”

  太原府不临海,没有岳城那么多的海鲜市场,需得去专门的地方买。

  而且,因运送不便,海鲜市场的鱼虾,全部都不新鲜了。

  活虾不新鲜,醉虾做出来就不好吃,只得做其他的。

  顾轻舟有点失望。

  司行霈安慰她:“别看材料不济,我照样可以做出美味,你信不信?”

  “信。”顾轻舟道。

  “这不是傻吗,怎么能轻信男人呢?”司行霈教育她,“女人需得有点戒备心,要不然男人把你当傻子。”

  “那不信。”顾轻舟改口了。

  司行霈不悦道:“我的话你不信,岂不是傻子?我何时骗过你?”

  顾轻舟被他逗得哈哈大笑。

  鱼虾贩子们都看着顾轻舟,没想到如此华贵文雅的年轻太太,笑起来这样豪迈。

  司行霈则是很满意。

  挑选好了食材,司行霈回家就开工了。

  大厨房被他占用,厨子们全部给他打下手,他摆开了架势要做大餐,甚至把程渝的午餐时间挤掉了。

  该吃午饭的时候,厨房没得供应,程渝听说是因为司行霈和顾轻舟,她就气冲冲奔向了厨房。

  “凤尾虾!”她看到了司行霈摆在盘子里的,“这是金陵菜吧?我好几年前跟我爸爸去南京吃过的。”

  顾轻舟道:“江南菜里多半都有这道,不过司行霈做的凤尾虾,不是金陵菜,而是岳城菜。”

  程渝就伸手去抓。

  她塞到了口中,嚼得唇齿留香,不停的说:“好吃,好吃!”

  顾轻舟就笑了。

  “这傻姑娘。”她道。

  司行霈很久没见她这样真心的笑过,心中也是一暖。

  这一刻,他想,他的朋友又多了一位。

  顾轻舟是很喜欢程渝的,司行霈就要善待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