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207章 艺高人胆大
  第1207章 艺高人胆大

  美食和欢声笑语,足以敞开一个人的心扉,温暖心田。

  顾轻舟吃了一顿好的,又在程渝的插科打诨中,情绪完全好转了。

  剩下半盘凤尾虾,程渝端了回去。

  卓莫止已经能出门了。

  他很有事业心,需得去学堂教课,生怕自己的课业被其他教员取代了。又时常要回北平去尽孝,无瑕多休息。

  不过,他夜里不再回米铺上那个小阁楼,而是赖在程渝这里。

  顾轻舟的心情恢复如初之后,也爱谈些八卦。

  她问司行霈:“你相信解离症吗?”

  “不信。”司行霈道。

  “我倒是有点相信。”顾轻舟说。

  司行霈道:“一个人的身体里,有两个人格灵魂,你仔细想想这话,像不像鬼扯胡言?”

  顾轻舟笑了。

  她道:“人的灵魂很难琢磨嘛,就连咱们老祖宗的传说里,人也有三魂七魄。若是两两分离,不是可以得出很多的吗?”

  司行霈还是不太相信。

  不过,顾轻舟若动摇了,他也可以动摇。

  他在太太跟前,是毫无原则的。

  太太相信什么,司行霈就相信什么。若哪一天,太太相信人可以飞天遁地,司行霈也愿意相信。

  “程渝占了大便宜。”司行霈道。

  “唉?”

  “她找了一个小白脸,结果却是两个人,难道她不占便宜吗?”司行霈道。

  顾轻舟捶了他一下:“她都吓死了,你还拿她开心。”

  “这有什么可害怕的?卓莫止脚底都磨穿了,把她背回来。”司行霈道,“单单这一点,哪怕此人是个魔鬼,他也有一份善意分给程渝。”

  顾轻舟颇为感动。

  “没想到,他真爱上了程渝。”顾轻舟道,“我恨不能搀和进去,替他们做成婚姻。”

  司行霈就捏她的鼻子:“这么多事,不如再替我织一件毛衣。”

  之前的旧毛衣,被司行霈带了过来。

  顾轻舟打算重新修一修袖子。

  然而,展开来看,实在不堪入目,她也有点不好意思。

  “那好,我再学学。”顾轻舟道。

  她喜欢学这种小手艺。

  初冬的午后,坐在客厅的沙发里,任由窗口照进来的阳光晒在她的脚背上,浑身暖暖的,一针一针编织着毛线,才是最好的生活。

  她的心境旖旎。

  顾轻舟和司行霈恢复了从前的生活,程渝却又乱了方寸。

  卓莫止每次回来,都要和她亲近,让程渝起了抵触。

  她想跟卓莫止生气,又实在不好意思,毕竟人家那么拼命救她;可让她动情,又有点难。

  她生闷气的时候,卓莫止就问她:“要不要出去吃点好的?”

  这话屡次不爽。

  他每次这般提议,程渝的肚子就不争气,幻想各种美食,毫无原则妥协了:“要。”

  卓莫止带着她下馆子。

  那道凤尾虾,她还没有吃够,就让饭馆的人去做。

  西北菜中,没有苏式凤尾虾,小伙计也为难。

  大厨亲自过来,询问了菜的模样和口味:“小姐仔细说一说,我来试试。”

  程渝就描述了下外貌和口感。

  她不知做这道菜的精髓,大厨没做过,也只能用其他烹制鲜虾的方法尝试。

  做出来的凤尾虾,外形上就不太像。

  程渝尝了一口,悻悻丢下了。

  卓莫止问:“不好吃吗?”

  “也不是。”程渝道,“不是那个味道。”

  卓莫止自己夹了一个。

  “外头酥脆,虾肉鲜嫩,这样还不够好吃?”卓莫止问她。

  程渝摇摇头。

  她把手肘支在桌子上,叹气对卓莫止道:“我真羡慕顾轻舟,她那个混账丈夫,什么菜都能做。”

  卓莫止表情微顿。

  “你好是很好的,但是你不会做菜。”程渝又道。

  她言语中的失望,刺激了卓莫止。

  男人怎么能让女人失望呢?

  “不就是做菜吗?”他道,“我来学。”

  程渝错愕看着他:“你学得会吗?”

  “试试吧。”卓莫止道,“司师座不是也会吗?”

  程渝道:“瞧你比这人!你往好处比比!”

  卓莫止唇角微弯。

  程渝跟顾轻舟夫妻俩的感情很好,他们不是相互恭维的那种交情,而是相互嫌弃却又彼此忠诚。

  卓莫止原本很不屑与人来往。

  可真诚的友情,也令他动容。

  “我回头学学。”他道。

  果然,从这天开始,他每次去学堂教授了两节射击课,就会到一处饭馆,学人家的手艺。

  他是托了关系的,而且给了足够的钱。

  教他的,是一位御厨,曾经在宫里服侍过,专门做云南菜的,属于滇菜系大厨。

  卓莫止不是为了学做饭,他只是为了讨好程渝。

  他挑了程渝家乡的菜色。

  御厨告诉他:“滇菜以水鲜和山珍为主,云腿、鸡棕、松茸、大虾,这几样拿得出手,就算可以出师了。”

  卓莫止道:“蛮简单的。”

  大厨差点就一勺子磕他脸上!

  当着一味苦学精修的大厨,他对滇菜用“蛮简单的”四个字评价,就是对大厨和滇菜的羞辱。

  “你哪里人?”大厨冷冷反问他。

  卓莫止道:“安徽。”

  “哦,你们徽菜做起来才叫蛮简单的。”大厨道。

  卓莫止这才明白,自己触怒了大厨。

  于是,接下来这位御厨百般刁难,他也就明白了缘故。

  学了好几天,累得半死,什么也没学到。

  程渝问他:“真去学做菜了?”

  “嗯。”

  “成绩如何?”程渝笑道,“会做凤尾虾了吗?”

  卓莫止不好意思说自己一开口就惹恼了人家大厨,如今还在打下手,摘菜切菜等,根本没摸到锅灶。

  “学了一点皮毛。”他道。

  程渝却不识趣,故意问:“皮毛是多少?你给我做一道吧。”

  卓莫止看了眼她。

  程渝满心期待的样子。

  卓莫止就只得硬上了,他见过那位大厨做金钱大虾,就道:“我给你做金钱大虾吧?”

  程渝震惊:“我们云南的金钱大虾?来来来,你试试!”

  卓莫止手艺没多高,胆子是真大。

  他什么也不懂,就在厨房忙碌开了,弄了满身的油污,做了一盆黑乎乎的大虾。

  他一本正经道:“卖相不好,不过口味正宗。”

  程渝忍着唇角的抽抽,伸手去抓一个来剥。

  剥开一个,咬下了半口,当场啐出来,剩下半个扔卓莫止脸上!

  “没熟,腥死我了!”程渝跳着脚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