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210章 神药
  第1210章 神药

  王珂的讲述,带着几分癫狂。

  他既有痛苦,也有狠戾;既有眼泪,也有麻木。

  尤峥的罪孽,他是最先知道的。

  于是,他可能是失去唯一的挚友,和尤峥打架。

  尤峥也不愿意失去他这个朋友,所以撒谎骗他,说已经改过了。

  老师的女儿才九岁,已经被尤峥哄得团团转,王珂预料到了那女孩的命运,他从那个时候起,就开始背负罪孽。

  他觉得是他的错,他没有拯救尤峥,让尤峥陷入了魔鬼的陷阱里,变成了另一个魔鬼。

  冉霜是王珂失眠的导火索,报纸上另一个惨死女孩的消息,是王珂下了杀念的开端。

  这个念头一起,他就果然去做了。

  顾轻舟想,这跟普通人的想法不同,王珂说到底精神上异于常人的。

  他说到了尤峥的死,却把描述的重点,放在那个山洞入口处,以及山洞上的宝藏。

  “我当时只想着赶紧解决手头的麻烦事,对这座“宝山”并没有兴趣。我将尤峥的尸体丢到宝山旁边,就离开了那个地方。

  以后的每个月,我都会去一趟耄仁寺上香,看那个山洞有没有被人发现。

  那山洞太隐蔽了,又在寺庙下面,三年过去了,无人知晓。我估摸着,那些财宝不是陪葬品,而是谁藏在那里的。”王珂道。

  他顿了下,又道:“司太太,我们太原府是千年古城,很久开始,望族大户都聚集太原。

  那些宝藏,对于太原府而言,很多人家拿得出来。可能是谁家出事了,为了转移而藏起来的。

  后来人都死绝了,再也没有后人回来找过。我发现了,也一直没动它。寺庙那山上,香火不过如此,根本不会有人想到会有宝藏。”

  顾轻舟点点头。

  她也知道,越是不起眼的地方,越是安全。

  她同意王珂的推断。

  王珂又对顾轻舟说道:“司太太,你治好我的失眠症,我就带你去那个山洞,山洞里面的宝藏都归你,我什么都不要!”

  他不想要宝藏,他只想解脱。

  再这样失眠下去,他怕是连这条性命都保不住了。

  “我不想因失眠而死。”王珂哀切道。

  顾轻舟问:“你是从三年前开始失眠?”

  她隐约觉得,王珂还有什么话没有说完。

  按照王珂的描述,他做这件事时,内心是非常坚决的,没有犹豫。

  杀了尤峥之后,他不但不应该因此患上失眠症,反而会有一种解脱的轻松感。

  王珂之前已经做了那么久的噩梦,尤峥死了,他应该感到松了口气才是。完全不该是现在这种反应!

  “不是。”果然,王珂又开始痛苦了起来,“我是从一年前开始失眠的。一年前报纸上面发了一篇报道,说当年那桩奸杀案的凶手,落网了。”

  那个时候,尤峥已经死了两年了。

  在尤峥死了两年之后,警备厅抓到了凶手。

  尤峥是清白的。

  如果他只是糟蹋了少女,王珂可以杀他,却不会那么果断。

  王珂是因为他害死了人,想要他以命抵命,再拯救像冉霜那样的女孩,才心安理得杀了他。

  他想,对于尤峥而言,少作恶也是积福,也许下辈子可以投个好胎。

  这些说服自己的理由,在真相出水那个瞬间,全部崩塌了。

  王珂也差点崩溃了。

  那之后,王珂开始做噩梦,噩梦做得太厉害了,他开始睡不着,情况一日一日变得严重,终于严重到快要把他逼疯了。

  顾轻舟听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终于明白过来,王珂对于自己的“失眠症”为什么会那么谨慎,为什么不敢找大夫来治疗,也不敢跟他的家里人说。

  他面对她时所有的古怪行为都有了解释。

  “你也知道,想要治病就需得讲明病因,所以你拖了这么久。”顾轻舟似分析,亦似感叹,“你找上我,并非相信我,而是觉得我这个神医,可以不问缘由治好你,是不是?”

  王珂点点头。

  他缠上顾轻舟,的确是因为这个缘故。

  他觉得天下第一神医,是不同寻常的。对于治病,他脑子比医生还要清晰。

  “你放心,你杀了尤峥这件事,我不会说出去的。”顾轻舟说道,“而且,你的病,我这边也有了眉目了。你且回去,明天正午前过来这边取药便是。”

  “真的?”王珂激动,面颊泛出了红潮。

  他想起自己的承诺来,问道:“司太太您打算什么时候去取那些宝藏?我随时都可以给您带路!”

  “暂时不必。”顾轻舟道,“等你的病好了之后再说。”

  她的平静有一种安抚人心的力量,王珂的心慢慢安稳起来,他相信,顾轻舟出手,他的失眠症一定会药到病除的!

  “那我明天再来?”王珂看向顾轻舟的目光中依旧带着狂热,可顾轻舟却不像之前那般讨厌他了。

  这孩子,至少是一个正义的。

  “嗯。”顾轻舟道。

  王珂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他离开之后,顾轻舟喊了副官。

  她让副官去找了三年前那个报纸。

  看完了,她把报纸给副官:“你拿着这个报纸,去一趟警备厅,问问他们这个案子的资料。

  你就说是我的人,我也会给叶督军打声招呼,这个案子的所有资料我都要。”

  副官道是。

  他刚走,顾轻舟果然给叶督军府打了电话。

  此乃刑事案,并非军务。

  参谋接了电话,然后就道:“我这就给警备厅说一声,司太太想要什么,去拿便是了。”

  顾轻舟道谢。

  副官拿了资料回来,顾轻舟仔细看了两个多钟头,然后让副官去查一些她找出来的蛛丝马迹。

  副官就去了。

  等副官离开时,已经到了半下午。

  顾轻舟喊了女佣:“你去取纸笔来,我写一个方子,等下你拿去药房抓药,让他们做成蜜丸。”

  女佣道是。

  等将纸笔取了来,顾轻舟伏案写下“人参、白术、茯苓、炙甘草、当归、熟地黄、白芍、炙黄芪、陈皮、远志、肉桂、五味子、蜂蜜、生姜、大枣”等药材名,然后一一标明了剂量,交给女佣,吩咐道:“一共炼九大丸,你就在那里等着,炼好了之后用咱们自己的白瓶装了带回来。”

  她亲自找了一个白瓶交给女佣。

  女佣辛嫂看了,心里不由得咋舌,这药丸究竟有多珍贵啊,竟然要用上等的羊脂白玉做的瓶子来装!

  “太太,您不是自己制药的吗?”辛嫂问,“您制的药,可比药铺的好。”

  “我有缘故的,你只管去办。”顾轻舟笑道。

  辛嫂点头道是,她亲自去了。

  等到天已经擦边黑了,辛嫂才带着炼好的药丸回来,顾轻舟收了白瓶,没说什么。

  辛嫂退下去时,司行霈回来了。

  他裹挟了满身的寒意。

  今晚特别冷,隐约又降了气温。

  他看到了顾轻舟的白玉瓶,问:“是什么?”

  顾轻舟递给了他。

  他打开塞子闻了一下,皱起了眉头:“是药。谁生病了?”

  “王珂。”

  “那小子又来了?”司行霈脸色一沉,“他怎么没完没了的?我看他精神不正常。”

  “这也值得生气?”顾轻舟笑起来,把药瓶收好。

  司行霈一想,真没啥值得恼火的,也笑笑过去了。

  不过,他对王珂很是不喜,因为他觉得王珂脑袋不正常的,顿了下,他又问道:“那小子古里古怪,这次来找你,可有说什么出格的话?”

  “他从来没在我面前说过什么出格的话。”顾轻舟摇了摇头,说道,“仔细说的话,他也算是一个好孩子。”

  司行霈却是不认同的。

  之前坐汽车从王家离开的时候,他也看到了王珂,看起来阴郁得像是暗处的苔藓,哪里有半点儿好孩子的样子!

  司行霈道:“他看你的眼神,太让人讨厌了!总感觉他有所图谋!”

  “他还真有所图谋,他想求我治病。”顾轻舟道。

  “除此之外呢?”司行霈问。

  他似笑非笑,略有所指。

  顾轻舟一下子就明白他想要问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