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221章 神枪手
  

第1221章 神枪手



  司行霈从督军府回来,得知了一件趣闻,他认定跟卓莫止有关。

  “......高桥荀和他的两位同伴,全部中枪。在场的人说,开枪之人是黑巾蒙脸,而且是骑个自行车。”司行霈笑道。

  顾轻舟听得目瞪口呆。

  “枪杀?”她反问司行霈,因为司行霈语气轻松得诡异,让她误以为自己错过了什么要点。

  “对。”司行霈笑道,“蒙脸、自行车,像不像古时骑马射箭的游侠?”

  男人都有游侠梦。

  就连司行霈都不例外。

  顾轻舟总好像是没听懂,半晌才问:“司行霈,当街开枪,这不是很恶劣的大事件吗?高桥呢?”

  司行霈摆摆手:“他们没事。当街骑车开枪,高桥和他的同伴每个人身中两枪,却全部避开了要害。”

  顾轻舟这才懂了。

  开枪之人是卓莫止。

  太原府有不少的射击高手,可跟高桥荀有仇的,大概只有卓莫止。

  “是卓莫止吧?”顾轻舟再三确认。

  “八成是了。”司行霈笑道,“年轻人真有意思。轻舟,我们那时候就没这样争风吃醋过。”

  顾轻舟无奈摇摇头。

  “你还叫好?”她啐司行霈,“这是大事。你想想高桥荀,他做错了什么,要受这样的无辜之灾?”

  司行霈不以为意,只笑问道:“你还挺维护高桥的。”

  “他曾经是我五哥的朋友, 他也很像我五哥。不管他和程渝如何,我对他的感觉是不变的。”顾轻舟道。

  司行霈就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

  他没有多谈。

  提到了颜一源,再谈下去就要伤感了。

  “叶督军怎么说?”顾轻舟也转移了话题,不往深处走。

  “他派人把卓莫止叫了过去。”司行霈道,“警备厅的人查了一下午,没人看清楚行凶之人的面容,身材修长,衣裳普通,说不出所以然。

  枪是很普通的猎枪,有门路的人都能弄到,子弹也没有特殊的。查来查去,查不到卓莫止头上。

  叶督军说行凶手法,像卓莫止,找了他去。卓莫止离开的时候,叶督军发火了,可见他也没抓到卓莫止的把柄。”

  顾轻舟有点担心。

  叶督军都看得出是卓莫止,高桥荀也能。

  在太原府的日本人,后面有日本领事馆撑腰。

  卓莫止是卓大帅的儿子,此事就敏感了,日本人可能会当成大事来处理。

  “他怕是要得罪日本人了。”顾轻舟道,“一旦他上了暗杀黑名单,以后就难了。”

  司行霈笑道:“叶督军怎么会让自己地盘发生这种事呢?估计会编好理由,给卓莫止开脱。”

  顾轻舟点点头。

  已经是凌晨了,顾轻舟还是喊了女佣过来,问她卓莫止今天来了没有。

  女佣说没有。

  “上午的时候,卓少帅和程小姐吵了一架。”女佣道,“卓少帅走得时候,表情吓死人了。”

  就是这个吵架,激怒了卓莫止。

  卓莫止不好对女人下手,只得把怒气发泄在高桥荀身上。

  他还算理智,没有一枪毙了高桥荀。

  顾轻舟对司行霈道:“你明早什么事都得放下,去找卓莫止谈一谈。他不能这样欺负高桥。”

  “你到底偏袒谁?”司行霈啼笑皆非,“你上次不是才说,想要撮合他跟程渝的婚姻吗?”

  “他对程渝好,可他未必就是良善之人啊。”顾轻舟道,“你对我也很好,可外头有几个人喜欢你?”

  司行霈压住了她。

  “怎么了,往我身上撒火?”司行霈捏了捏她的面颊,“我要旁人喜欢我作甚?轻舟喜欢我,我就满足了。”

  顾轻舟无可奈何。

  翌日,顾轻舟早起就去了趟医院。

  司行霈在家里等着,哪儿也没去。下午时,顾轻舟还没从医院回来,卓莫止倒是来了。

  副官在大门口拦住了他,让他去司行霈那边。

  司行霈见到了他,先递给他一根雪茄。

  一边抽烟,司行霈一边委婉说了顾轻舟的意思。

  “......别惹女人。女人是不讲道理的,她们崇拜强者,更同情弱者。你把高桥荀放在弱者的地位,会引发她们的圣母心。”司行霈道。

  他一副很有经验的样子。

  没等卓莫止说什么,司行霈继续道:“枪法不错。自行车上都能那么精准射击,你算个神枪手了。”

  卓莫止牵了下唇角,算是笑了下。

  司行霈道:“这主意不怎么样。”

  “为何?”卓莫止反问。

  “做事看似留一线,实则毫无意义。我若是你,我会直接一枪毙了高桥荀。”司行霈道。

  卓莫止蹙眉:“他没有到该死的份上。”

  “可你打他两枪,也不能让他知难而退,毫无意义,还会招惹一堆后续的麻烦。”司行霈道。

  卓莫止也清楚,他道:“我不怕麻烦。”

  “那你永远难成大器。”司行霈道,“一个人做事,要从效率上去考虑,并非一时意气。”

  卓莫止表情肃然。

  他沉思了司行霈的话,也深知自己的做法太过于幼稚。

  幼稚之余,效果也微弱。

  司行霈的话,让卓莫止似醍醐灌顶。

  “多谢司师座教导。”他道。

  司行霈摆摆手:“不用讲客气话。我跟程家算是至交,程艋是我兄弟,程渝就像我亲妹子。你若是能跟程渝有个结果,往后咱们也是亲戚。”

  卓莫止心中一动。

  他好像明白了司行霈的意思,问:“程督军他知晓我?”

  司行霈就惊觉这人敏锐。

  小小的一句话,就被他抓住了破绽。

  “他的确是来电报询问过你,大约是有意的。”司行霈道。

  卓莫止那张略微阴冷的脸上,有明亮一闪而过。

  他很快恢复了镇定,道:“我会努力,还请司师座多替我美言。”

  司行霈让他别客气。

  卓莫止和司行霈聊完了,这才去了程渝那边。

  高桥荀受伤的消息,程渝还不知道。

  卓莫止想到了司行霈的话。

  此事等程渝知晓,就会起到反效果,还不如自己去告诉她。

  他打定了主意,就去找程渝了。

  与此同时,顾轻舟终于从医院回来了。

  司行霈看了眼手表,已经是下午五点。

  顾轻舟在医院待了七八个小时。

  “这么多话要说吗?”司行霈语气顿时就不善了,“这可是一整天。”

  顾轻舟脱下了风氅。

  她把风氅交给了司行霈,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

  滚滚热茶下肚,她才有力气开口。

  “遇到了一点事,所以耽误了。”顾轻舟道。

  “什么事?”司行霈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