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225章 深夜抓人
  

第1225章 深夜抓人



  顾绍心中发涩。

  顾轻舟一声声的“姆妈”,顾绍很伤感,替她心疼。

  “姆妈,逢年过节总是错过了给你扫墓。以前是不懂事,也有点迷茫,以后不会了。”顾轻舟又道。

  说罢,她又磕了三个响头。

  从墓地出来,顾轻舟对随行的两名副官道:“你们去颜家说一声,我遇到了我阿哥,可能晚点回去。”

  “不,明天回去。”顾绍忙插话,“舟舟,我有很多的话要跟你说。”

  顾轻舟沉吟了下,只是给副官递了个眼色。

  副官会意。

  顾轻舟去了顾绍的饭店。

  他们先在一楼大厅吃饭,两个人选了靠窗的位置。

  顾绍心情很好,点了一大桌子菜。

  “阿哥,你女朋友这次没来么?”顾轻舟问。

  顾绍笑道:“我们不是很和睦,以前在一起也是因为异国他乡的,她太过于寂寞,想让我照顾她。

  如今回来了,她有不少的朋友,玩得很开心,所以我跟她提出分手了。”

  顾轻舟愣了下。

  “她同意了?”

  “同意了。”顾绍笑道,“外头念书的人,思想都是开通的,哪怕结婚了也有离婚的。男女朋友,分手是平常事。”

  顾轻舟又看了眼顾绍。

  他神色飞扬,愉悦至极。

  “也对。我没有念过新时代的书,不太懂这些。像我的话,就绝不可能离婚,死也要做司家的鬼。”顾轻舟笑道。

  她略微所指的表述,顾绍显然是听懂了。

  他轻松快乐的神色,略微一黯。

  暗淡之后,他重新整顿了情绪:“说这些做什么呢?舟舟,你想不想知道我这些年的趣事?”

  顾轻舟点点头。

  她和顾绍聊了起来。

  顾绍似乎很懂聊天的技巧,虽然都是在说他的事,却不会让顾轻舟感觉烦闷,他总是能把话题说得生动有趣。

  餐厅打烊之后,他们俩去了顾绍的房间。

  侍者端了一壶咖啡进来。

  “咱们秉烛夜谈!”顾绍笑道,“我在法国的时候就想,将来回家了,见到了舟舟,一定要把我见过的、学过的,全部告诉她。若不是舟舟,我根本没机会出来念书。”

  “阿哥,这明明都是你自己的成绩,我不敢冒功。”顾轻舟道。

  顾绍却摇摇头。

  两个人都喝了咖啡,毫无睡意。

  顾绍说的时候,顾轻舟偶然插一两句话。

  不知不觉,时间就到了凌晨两点。

  顾轻舟看了眼墙上的挂钟。

  顾绍笑道:“我有点饿了,叫饭店送些宵夜来吃。”

  “那好。”顾轻舟笑道。

  她去了趟洗手间。

  顾绍给大堂打了电话。

  不过五分钟,房间的门铃就响了。

  顾轻舟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很方便站起身:“我去开门。”

  她笑盈盈打开房门时,却是一惊。

  外头的走廊上,夜风呼啸,把窗帘掀起。屋檐下的灯,是昏淡的米黄色。

  凉意流窜,司行霈就站在顾轻舟面前。

  他换了军装,虽然铁灰色的军大衣干净,可他里面的军装却是脏兮兮的,可能是刚从营地回来。

  他连洗个脸的功夫都没有,就奔向了岳城。

  顾轻舟微愣,同时又失笑:“你怎么来了?”

  司行霈冷冷望着她:“顾轻舟,你长出息了?”

  顾轻舟道:“进来说话吧,外头冷。”

  司行霈却一把拽住了她。

  顾轻舟还想要挣扎一下,司行霈已经打横将她抱起。

  顾绍也听到了动静,走出来就瞧见了这一幕。

  他的表情全部僵在脸上。

  顾轻舟低声对司行霈道:“快放我下来。你别弄得太尴尬了。”

  司行霈不依。

  顾绍道:“司少帅,这么晚了,不进来喝杯茶吗?”

  他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挑衅。

  司行霈原本不想跟他一般见识的,却看不得他小人得志。

  他放下了顾轻舟,转身就朝顾绍走了过去。

  顾轻舟吓了一跳。

  她快了司行霈一步,拦在了他面前,声音微急:“司行霈!”

  司行霈不言语,面容却覆盖了寒霜。

  顾绍冷冷道:“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副土匪脾气,一点也没变。舟舟是你的奴隶吗?

  她不能有自己的亲人吗?哪怕我不是她的阿哥,就算是普通朋友,叙叙旧也不行么?你要不要盖个地下室,把舟舟关起来、锁起来?”

  顾轻舟回眸,看了眼顾绍:“阿哥,请你不要挑拨离间。”

  顾绍脸色一瞬间惨白。

  司行霈的面容,则是稍微好转,甚至有了几分淡淡笑意。

  笑意稍纵即逝。

  顾轻舟拉紧了司行霈的手,和他五指紧握。

  “你去楼下等我半个小时,我很快就下来。”顾轻舟低声对他道。

  司行霈道:“最后一次。”

  他暗暗亮了自己的獠牙,恨不能一口咬死顾绍。

  结婚两年了,他还会深夜来抓顾轻舟。

  顾轻舟有点无奈。

  “你先下去。”顾轻舟道。

  司行霈临走前,眼神似锋利的刀,从顾绍脸上滑过。

  顾轻舟突然看到了从前他的影子,有点嗜血般的疯狂和怪异。

  等他离开,侍者也送了宵夜。

  宵夜是热腾腾的小汤包,以及两碗小米粥。

  顾轻舟没有吃的心思。

  顾绍也是。

  “舟舟。”他声音沉重,“我没有挑拨离间,他一直都是这样的,难道不对吗?这不是正常人的生活。”

  顾轻舟叹了口气。

  顾绍大概以为,司行霈对所有人都这样。

  其实并不是。

  哪怕蔡长亭当面说过他爱慕顾轻舟,想要得到顾轻舟,司行霈都可以放任他们单独吃饭、见面。

  他连一个愤怒的表情都不屑于给蔡长亭。

  当然,也有其他人喜欢过顾轻舟。

  司行霈同样如此。

  唯独对顾绍,他特别苛刻,因为他知道,顾轻舟是爱顾绍的——是亲情里的爱。

  这点爱,足以叫他胆战心惊。

  一瞬间,顾轻舟心疼了司行霈,心中某个地方也变得柔软。

  像狼一样的司行霈,也会有怕处。

  “舟舟!”顾绍声音猛然一提。

  顾轻舟这才察觉到,她走神了。她在和顾绍聊天时,走神去想自己的丈夫了。

  她估计也是没救了。

  “阿哥,不是这样的。”顾轻舟道。

  顾绍蹙眉,表情忧郁沉痛。

  顾轻舟道:“他对我很好,阿哥,绝没有囚禁我的打算。他今天很不礼貌,是我做得不对。”

  顾绍错愕。

  他突然想要拉住顾轻舟:“我们见面,你觉得不对吗?舟舟,你以后是不是不会再见我?”

  “阿哥,只要你愿意,咱们永远是亲兄妹。我不会不见你,却也不会让司行霈误会。”顾轻舟道。

  顾绍沉默了。

  他不说话,头似无力般低垂着。此刻的他,像个悲伤的大孩子。

  “阿哥,你不要和司行霈比。如果你非要和司行霈比,让我做个选择,我只会选择他的。”顾轻舟道,“到时候,你反而难受。”

  “我呢?”他问,声音里有点湿意,潮潮的,像是随时能落下眼泪。

  “所有人,包括我自己,都不如司行霈对我重要。”顾轻舟道,“我把自己的命,都放在司行霈之后,更别说你了。”

  说罢,她轻轻握住了顾绍的手。

  “阿哥,我很高兴还有你,以及舅舅和顾缨。”顾轻舟道。

  顾绍回握了她的。

  他的手,此刻很绵软,像是被人抽尽了力气,也不看她。

  良久,顾轻舟抽回了手,道:“很晚了,阿哥你早点睡。我可能要连夜去平城,明天回太原府了。”

  她起身走了。

  房门打开时,顾绍仓促又急切喊:“舟舟。”

  顾轻舟停住了脚步。

  顾绍走到了她面前,脸色是很难看的,却努力挤出了笑容:“过年的时候,回来看我。”

  “好,我尽量。”

  “那我等着你。”顾绍道,“你快走吧,别惹得他不高兴。”

  这句话,仍有挑拨之意。

  顾轻舟就转身走了。

  下楼时,司行霈依靠着车门,正在抽烟。橘色光芒一闪一闪,照亮了他的眸子。

  他眸光阴森,宛如黑夜的狼。

  顾轻舟走近,他就搂住了她,抬起她的下巴,狠狠吻住了她。

  顾轻舟任由他汲取。

  他松开她,缓缓摩挲了下她的面颊,道:“那小子走了。”

  原来,顾绍站在走廊上目送顾轻舟。

  顾轻舟道:“满意了?”

  司行霈冷哼:“满意什么?大半夜的,千里迢迢过来捉jian,你当我乐意呢?”

  顾轻舟重重打了他一下。

  她转身上了汽车。

  回去的路上,顾轻舟不怎么说话了。

  司行霈自己开车,问:“生气了?”

  他没指望顾轻舟回答。

  他还以为,顾轻舟肯定气炸了。

  不成想,顾轻舟道:“我想起了很久前的一件事。”

  “何事?”

  当时司行霈和芳菲很好,是兄妹之间的那种亲昵,顾轻舟却气得哭了。

  九岁的张辛眉告诉她,假如她不开心,那么司行霈就是错了。他再合情合理,都是错的。

  如今,换了个角度。

  顾轻舟就知道,她也错了。

  她再有立场,司行霈如此焦急和气愤,她都错了。

  “......如果你为此不开心,肯定是我做得不够好。”顾轻舟道,“对不起司行霈,我当时没想那么多。我常会忘记,我对阿哥的感情,和你看到我跟他的感情,是不一样的,我忽略了你。”

  司行霈猛然踩了刹车。

  顾轻舟差点撞到了挡风玻璃。

  司行霈用力拽过了她,将她抱到了自己怀里,再次吻住了她。

  他吻得用力,几乎要把她吞噬入腹。

  “顾轻舟,有了你这句话,我可以为你肝脑涂地。”司行霈放开她时,在她耳边道。

  他把头依偎在她的颈项间。

  顾轻舟就抱住了他的脑袋。

  她低笑:“这么好哄?给你一块糖,你就能卖命啊?”

  “是。”司行霈道,“你现在知道了。以后多给我一点甜头,我把命给你。”

  顾轻舟心中柔软了。

  她又是心疼,又是感慨,在他短短头发上亲吻了下,情不自禁说了句:“真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