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228章 在书房里跳舞
  

第1228章 在书房里跳舞



  康暖喝到了热可可。

  “怎么了?”顾轻舟问她。

  在康昱和叶妩面前,康暖支支吾吾。可她满腹心事,都写在脸上了。

  顾轻舟帮助过康暖,她的本事又厉害,康暖十分的信任顾轻舟。

  她斟酌了下,对顾轻舟道:“我去买红豆糕,遇到了另一件事。”

  “什么事?”

  康暖看了一下伺候的女佣,顾轻舟对女佣点了点头,女佣便下去了。

  这里只剩下顾轻舟和康暖二人。

  康暖这才把她的事,告诉了顾轻舟:“我出门的时候,遇到我父亲也要出门。”

  她用一种很不可思议的口吻,描述这件事。

  “这年头,女人都可以出去交际,更别说男人了。”顾轻舟道,“难道这其中有什么古怪不成?”

  “是有古怪。”康暖道,“我父亲不喜欢下雨天,如果没什么大事,他宁愿在家里喝茶也不肯出门的。

  他先是跟我说,他要去办一件大事,然后又跟我说他是去喝茶,前言不搭后语。我觉得不对劲,就去他经常去的茶楼看了一看。”

  “看到什么了?”

  康暖满腹忧愁:“看到他和两个人见面。那两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马帮的。他见马帮的人,难道会有好事吗?我担心他在犯错。”

  她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然后看向顾轻舟,道:“轻舟姐,我家是什么情况,你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祖父本来就看不上我父亲,我父亲又总是生事,我担心他误入歧途,犯下什么大错来,祖父将我们二房赶出去。”

  康家老太爷的几个儿子都不成器,全靠姑奶奶康芝撑着。

  若是被赶出了康家,康连节又是那样的性格,康暖怀疑他会饿死。

  还有更重要的:若是二房被赶出去,七哥怎么办?

  叶督军那时候会肯把女儿嫁给七哥吗?

  康暖最担心的,是她七哥的前途,以及他和叶妩的婚姻。

  她已经很惨了,她不想父亲再毁了她亲哥哥的人生。

  会有这个担忧,不是一日两日的事情了,父亲一直不着调。

  今天看到父亲跟马帮的人见面,康暖本来就悬着的心晃动得更加厉害了。

  “轻舟姐,我该怎么办?”康暖问道。

  顾轻舟沉思了下。

  她道:“找马帮的人,多半是办些不能见光的事情。你父亲,最近在忙什么,你知道吗?”

  康暖摇了摇头。

  “每个人都有些不能见光的,可大可小。”顾轻舟慢慢道。

  康暖的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这次不一样,我感受得出来,他一定是在谋划什么大事。他闹得越大,后果越难收场。”

  “他若是真的在谋划什么大事,你问的时候,他就会遮遮掩掩,而不是告诉你他要去茶楼了。”顾轻舟尽可能安慰康暖,“这说明他谋划的事情跟康家没有关系。”

  康暖的心,稍微放松了几分。

  顾轻舟这句话,安慰到了点子上。

  “只要不是算计自家,祖父也许会网开一面。”康暖道,“轻舟姐,多谢你开导我。”

  顾轻舟拍了拍她的手背。

  “我知道,你担心的是你七哥,还有阿妩。和你一样,我也希望你家里安宁,这样你七哥前途好,他和阿妩的婚姻遂顺。

  你这样相信我,若再遇到什么事情,就过来找我。说给我听,我来帮你分析。”顾轻舟道。

  顾轻舟的谋略比许多男人还要厉害,康二老爷根本就不是顾轻舟的对手。

  听顾轻舟这么说了,康暖的一颗心渐渐安定下来。

  她们俩回到了客厅。

  牌局还在继续,可惜康晗不太会,不想打了。

  顾轻舟接替了她。

  玩了一下午,康家兄妹吃了晚饭这才离开。

  叶妩住得近,顾轻舟说好了亲自送她回去,康昱就先走了。

  等康昱一走,程渝和叶妩都围上来,问顾轻舟:“康暖怎么了?”

  “她是不是谈恋爱了?”程渝问,“看她的样子,莫不是爱上了有妇之夫?”

  顾轻舟啼笑皆非,打了下程渝:“你盼着一点人家的好!”

  康暖的事,顾轻舟没说出去。

  “老师,暖暖她真没事吧?”叶妩问。

  顾轻舟道:“我暂时还不能告诉你。不过别担心了,她无碍的。”

  叶妩很信任顾轻舟,果然不再多言。

  康暖没有告诉他们,定有难言之隐。对于旁人的难处,叶妩素来很体贴。

  到了叶督军府,顾轻舟去看了六姨太和她的儿子。

  叶妩的婚期临近,她颇有压力。

  她道:“老师,我很久没有和你一起睡了,趁着司师座还没回来,我今晚住你那边好吗?”

  顾轻舟笑道:“你方才不说?非要我带着你回来一趟,你才说?”

  “我要拿些换身衣裳嘛。”叶妩道。

  她神色暗淡。

  顾轻舟不明。

  她把叶妩带回了家。

  叶妩带了自己的睡衣、梳洗用品,两个人洗了澡躺下,叶妩才对顾轻舟道:“老师,今天是我二姐的生日。”

  顾轻舟心中发紧。

  叶姗消失已经好几个月了。

  “老师,她还能回来吗?”叶妩低声,把头放在顾轻舟的肩膀上,依偎着她。

  顾轻舟颔首:“会的,她一定会回来。”

  叶妩仿佛安心了。

  顾轻舟这才明白,她为何非要跟自己一起睡了。

  她们说了很多的话。

  到了早上五点,顾轻舟被电话吵醒了。

  打电话的人是王珂。

  “司太太,我昨晚失眠了,怎么回事?”他很焦虑,“您能不能来给我复诊?”

  顾轻舟看了眼时间:“现在才五点。”

  “您上午来,行吗?”他着急了起来。

  顾轻舟道:“好,我十点左右去看你。你也自己回想下,为何睡不着。你的失眠症,肯定不会复发的,别担心。”

  王珂的情志病其实已经痊愈了的,可是他之前带司行霈去取那些宝藏,宝藏旁边就是尤峥的尸体,顾轻舟担心他又被尤峥的尸体勾出什么心病来。

  这种心情最忌讳反复,所以他打电话给顾轻舟,顾轻舟也不敢掉以轻心。

  “王家六哥患了失眠症?”叶妩也被吵醒了,有些吃惊,她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件事。

  当初顾轻舟让她帮忙,在王玉书面前提起王珂,也没告诉她缘故。

  叶妩一下子就清醒了。

  顾轻舟也清醒透了。

  她下床,从桌上的暖壶里倒水喝,也倒了一杯给叶妩。

  两个人拥被聊天。

  顾轻舟道:“他的失眠症不算严重,连吃药都用不着,好好调理一下,也就好了。”

  王珂突然变得消瘦阴郁,又突然好了起来,若是说什么事都没有,反而引人生疑。

  顾轻舟就跟王珂商量,他患失眠症的事情可以透露给大家,只需把病因瞒着就好了。

  外人不需要知道因何而起。

  反正失眠症并不是什么猎奇的病症。

  王珂同意了的,所以顾轻舟才说给了叶妩知道。

  “原来是因为失眠,我说六哥当年怎么突然就变得不爱搭理我们了。”叶妩恍然大悟。

  她心里对王珂理解万分,睡不着觉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王珂长期睡不着觉,性格变得古怪,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老师,那他是不是快要恢复如初了?”叶妩笑道,“我很想念从前的王六哥,他挺有意思的。”

  王珂以前开朗大方,还是很受欢迎的。

  顾轻舟笑了笑,说道:“这个我不能保证,得看他自己了。”

  但是她私心里却觉得,王珂会一日比一日开朗的,他本性就不应该是一个躲在阴暗角落的阴郁人。

  王珂一夜未睡,顾轻舟和叶妩也早早醒了。

  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另一个人,也是彻夜难眠。

  康暖眼瞧着天际露出了青灰色,一个晚上过去了。

  她的担心,丝毫没有减少。

  昨天,她和七哥、晗晗回到康家时,父亲已经在家了。

  出门之前,康连节跟康暖说了要早去早回的,康暖却回来得比康连节还晚。

  若是以往,康暖怕康连节念叨,肯定不会往康连节身边凑了。

  今天情况有些不同。

  “我父亲呢?”康暖一回到家就问女佣。

  “二老爷在书房。”女佣的表情有些古怪。

  “在书房怎么了?”康暖不解的看着女佣。

  女佣的表情,她有点读不懂。

  康连节虽然整天无所事事,但是书房他还是有的。而且,他的书房比一般人要大,他讲究排场和虚荣。

  “二老爷在书房跳舞。”女佣咋舌。

  跳舞?

  康暖露出和女佣一样的表情。

  看来父亲心情是十分的好,不然他不会在书房跳舞的。

  康连节是老派的人,看不上时髦派的东西。

  他一般不会做跳舞这种新潮的事情,再说了,他从哪里学会了跳舞?

  “我过去看看。”康暖道。

  到了书房外面,就听到咿咿呀呀唱戏的声音。

  是留声机里的唱片声音。

  康暖想起刚刚女佣的话,心里忍不住想到,难道她爹一边听戏一边跳舞?

  这可太不伦不类了,传出去,那是要被人笑话的。

  等进了书房,她发现和自己猜测丝毫不差。

  也不知道父亲把哪里的留声机搬来了,质量忒好,录的京戏唱片放上去,就跟有人在耳边唱似的,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再看到独自一人跳着蹩脚探戈的父亲,这毛骨悚然就变成滑稽了。

  康暖是不敢笑的,她看着父亲,觉得他的心情十分的好。

  “父亲。”等父亲停了下来,她出声唤了一句。

  康连节关掉留声机。

  他实在是太高兴了,满脸笑容。

  这对康暖而言,是非常罕见的。

  “他到底在高兴什么啊?”康暖心里却慌得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