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231章 一个人的恶意和私心
  

第1231章 一个人的恶意和私心



  王珂毫无气势,是个文弱书生模样。他就这么问,三人自然是不肯招的。

  顾轻舟派来的人问道:“王少爷,您打算怎么办?还去参加聚会吗?”

  王珂想起了很多事。

  他心中也有了成算。

  沉默片刻,把思路理顺,王珂道:“把车推出来,直接回城,将这三人送去警备厅!”

  车子里面没有多余的座位了。

  但是可以绑了,放在后备箱里面带回去。

  “是。”顾轻舟派来的人应了,将汽车推了出来,将三位犯人绑死了塞到后备箱,带着王珂打道回城。

  回城之后,他们没有去王家,直接去了警备厅报案。

  这三人竟然敢绑架王家的少爷,这对警备厅来说,也算是大案子了!

  王家既是太原府望族,又是叶督军府的姻亲。

  军警再三跟王珂保证,一定会好好查,王珂这才回了王家。

  他跟顾轻舟派来的随从道谢:“今晚多亏了你们。若不是你们,我就落入人家的圈套了。

  最要感谢的还是司太太的神机妙算。今天晚了,我也不好上门道谢,你们帮我转达一下我的谢意,明天我再亲自登门。”

  几个人应了。

  王珂回到自己的院子,满心疲惫。

  他失望极了,却又不甘心。

  他想要找到设陷阱人的把柄——康连节,还有范子惠。

  他不能被人愚弄了。

  这么想着,王珂就起身,给范子惠打了个电话。

  电话不是范子惠接的,是范家的佣人接的。

  王珂对电话那边说道:“我是王珂,跟你们小姐约好了去城外玩的,但是谁知道我的狗不知道误吃了什么,傍晚的时候突然口吐白沫,等兽医看诊结束,已经是这会子了。这也太晚了,麻烦你们转告范小姐,今晚我就不去了。”

  王珂心想,从范家到农庄也不是太远,范家应当会派人过去跟范子惠说一声。

  若是范子惠不知情,这也就没有后续了。

  若是范子惠知情,自己不去,她一定不甘心,说不定会再打电话过来邀请他。

  只要她再来电话,王珂就有办法对付她了。

  挂了电话之后,王珂就换了身衣裳,坐在那儿等着。

  密探们回到司府。

  顾轻舟心里存了这件事情,尚未入睡。

  众人见了太太,将事情禀报了,并且转达了王珂的谢意。

  “他这回倒是懂礼数了,没有半夜打电话跟我道谢。”顾轻舟笑道。

  密探们见事情结束,退了下去。

  事情差不多落定。

  顾轻舟想:“康暖一直担心她父亲,不知他要做什么,现在清楚了。我要不要打个电话给她?”

  然而这个电话,对康暖来说,算不得安慰。

  “算了,让她也睡个好觉吧,这件事后面还有得愁呢。”顾轻舟想。

  她没有打给康暖,而是打给了警备厅。

  她说,这件事跟她也有关,让警备厅仔细查。

  “连夜审问吧。”顾轻舟道,“尽快给我答复。”

  她的话,在警备厅还是很管用的。

  又是一个无眠夜。

  王珂没睡。

  顾轻舟也没睡。

  康连节更没睡。

  几个人中,康连节心情最好,简直想要高歌一曲。

  他等着马帮给他传来好消息。

  王珂那孩子,阴沉的时候看起来吓人,不过是一个纸老虎,并没有什么本事的,也没啥体力。

  要把王珂引到圈套里面去,简直是轻而易举!

  康连节曲起手指敲着红木桌面,心想:“等绑了王珂,问出了宝藏的地方,还是杀人灭口的好。不然放他回去了,他将宝藏告诉了王家,又是一个隐患。”

  王珂守着这个秘密这么多年都没有告诉别人,合该是轮到他康连节发财了。

  有了那些宝藏,老太爷算什么,他妹妹算什么?

  他可以随心所欲,再也不用为了每个月的零用被他们拿捏了!

  他甚至可以买一些军火来保护自己,或者给自己开辟一场基业,好教太原府的人看看他康二老爷的厉害!

  “上次灌了王珂那么多酒,他都没说具体地址。那又如何?最后还是我的。”康连节想。

  康连节越想,越是红光满面。他的心跳动得有些厉害。

  他心脏不是很好。

  西洋医生说了,让他别太激动,否则容易中风。

  若是平时,他不会放任自己这么兴奋,但是在今晚这个好时候,他愿意任性一把,让自己多高兴一会儿。

  “二老爷,您的电话。”女佣来叫他。

  “好,好!”康连节一骨碌爬起来,春风满面的去接电话了。

  他爬得时候,动作有点快,是不太舒服的,反而他没留意到。

  电话是马帮打过来的。

  康连节屏退了女佣,对着电话问道:“事情办好了吗,人带到我说的地方去了?”

  二老爷心想,幸好他一直穿着出门的衣裳,立马就可以过去拷问王珂。

  已经做了灭口的打算,他也不在乎在王珂面前暴露自己,反正那就是一个死人。

  “人带去警备厅了。”电话那边焦急万分,“康二老爷,您老想想办法,看怎么将人捞出来。”

  “什么?”

  康连节有些不明白,他明明让他们把人带去他指定的地方,他们怎么把人带去警备厅了?

  “是王少爷将我们的人抓了,送去了警备厅,已经报案了。”马帮的二当家说道,“康二老爷,您也别着急。我们既然收了你的钱,就会帮你办成这件事,这一回不行,还有下一回……”

  康连节懵了。

  他们收了他那么多钱,没有办好事情,还好意思说有下一回!

  王珂吃了这一次的亏,受了教训,下一回哪里就这么好骗了!

  “康二老爷,现在不是跟我们扯皮的时候。”马帮的二当家按捺住惊恐,“警备厅一般不会连夜审讯犯人,咱们得趁着天亮之前将人捞出来,不然麻烦就大了。”

  康连节差点气炸了。

  他买凶绑架,最后却要他去捞人。

  可他必须去捞。

  万一马帮的人陷入大牢,把他招了出去,他这辈子的颜面全完了。

  康家也丢脸。

  老太爷还不知道要怎么处罚他。

  康连节打了个寒颤。

  “我去想办法。不过,你们马帮欠了我这一次。”康连节不肯吃亏,“你要是想让我在你大哥面前帮你瞒着,你最好好好想想怎么还我这个人情!”

  马帮是有门路从警备厅捞人的。

  不过,因着康连节和马帮的二当家有喝过酒的交情,这场买卖,是他们俩私下谈成的。

  所以现在出了事,二当家也慌了,反过来还要找康连节去捞人。

  挂了电话之后,康连节安慰自己:“没事的,将人捞出来了,交给二当家。二当家自然会好好处理的。到时候也查不到我身上来了。”

  马帮的人,嘴巴也是牢靠的

  那宝藏就在那里,二当家欠了他这个人情,总要将王珂绑了来的,不急不急,等他处理好这件事之后,再慢慢图谋宝藏的事情。

  “二老爷,这么晚了,您还要出门?”下人一边替他开门,一边问道。

  “老爷要做什么事情,轮得到你来问么!”康连节脖子通红,踢了开大门的下人一脚。

  下人被这一记窝心脚踢倒在地,却不敢说什么,赶紧爬起来拉开大门。

  大门吱呀打开,外面竟然站了好几个人。

  他们是军警。

  “我有些不舒服,还是回去休息了。”康连节转身想跑。

  军警拦住了他,朗声道:“康二老爷,王家六少爷报案,有人意图绑架他,我们立即审问了犯人,他们供出您是幕后主使。”

  为什么会立即审问?

  不是说不会连夜审问吗?

  康连节脑子里只剩下四个字,那就是:大势已去。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警备厅的人说不出话来。

  耳朵里隐隐约约听到“我们已经通知王六少爷了”几个字。

  他不怕事情暴露,也不怕被王珂知道自己的真面目,不过是绑架未遂,自己只要咬死了不认,他是康家的二老爷,他们就不能拿自己怎么样。

  可是,这么以来,他到手的宝藏,就没有了啊!

  之前已经规划好了的,买一批军火,建一场基业,太原府所有人的崇拜赞扬,这些全部都离他而去了!

  不,这不该是他的结局!

  康连节忽然紧紧捂着胸口,抽搐了起来。

  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轰然倒地。

  目瞪口呆的下人看着他青灰的面色,试了一下他的呼吸,惊恐得大声叫了出来:“二老爷!”

  康连节大喜大悲之下,竟然就这么晕死了。

  前来带康连节走的军警们都有些慌张。

  领头的那个看着被下人叫喊出来的康家人们,后退了两步,然后稳住身形:“我们只是按照规矩来带康二老爷回去问话,连碰都没有碰到他,他自己就倒下了。”

  康老太爷是老年人,觉少,被惊醒之后知道康连节的事,又是气又是惊。

  他用拐杖使劲敲打着地面,嘴唇哆嗦着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是被气得狠了。

  康暖兄妹也跑了过来。

  康昱震惊的看着躺在地上的父亲,小心翼翼想去试探他的呼吸,然后厉喝:“快打电话给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