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242章 凶手的嫁祸
  

第1242章 凶手的嫁祸



  叶妩突然明白了一个疑点:老师的人是在哪里找到了古南橡。

  在阿婆家。

  “我父亲在整个山西一手遮天,古南橡那么简单藏匿,为何他找不到?”叶妩自问,“不,他没有找不到,他只是不想找......”

  这个思路顺通了之后,其他的事情,逐渐抽丝剥茧,出现在了叶妩的眼前。

  她的心似一团火。

  她想要回家,想要立刻见到她父亲。

  叶妩转了身,直接往大门口走去。走着走着,路好像变长了,于是她开始小跑,小跑又变成了疾奔。

  司行霈的副官就看到,叶三小姐似发疯了一样,从他们府上跑了出去。

  “要不要跟太太回禀?”副官们面面相觑。

  “得回禀。”另一个道。

  于是,他去禀告了顾轻舟,说叶妩跑走了。

  司行霈挑眉:“看来,那小丫头终于想通了。”

  顾轻舟道:“你都那么说了,她肯定会回过神来的。她之前没想通,是因为她身在其中,不像我们置身事外。”

  司行霈捏了捏她的面颊:“你就会帮她说好话。”

  程渝很快也知道了此事。

  她这两天还在烦和卓家的联姻,陡然听闻叶妩急匆匆往这边跑了,只当是有了大绯闻。

  “......是不是司行霈调戏了她?”程渝问顾轻舟。

  司行霈磨牙:“你找死?”

  顾轻舟还得在中间劝架。

  她把古南橡的事,告诉了程渝。

  程渝越听,越是觉得有趣,就拉住了顾轻舟问东问西。

  “凶手到底是谁?真不是古南橡吗?”程渝催促着问道。

  “不是古南橡。”司行霈看了程渝一眼,“你确定想知道凶手是谁?”

  “想知道。”程渝急忙点头。

  “事关重大,你得先跟我保证,永远不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司行霈肃然,“否则出了什么事情,我一定让你们程家一起承担。”

  “我保证我保证!”程渝有些不高兴,跟顾轻舟告状,“你看咱们都认识这么长时间了,他还把我当外人!”

  “你不是外人,难道是内人不成?”司行霈问。

  程渝道:“你内人不是顾轻舟?这会儿又想换成我了?”

  司行霈脸色沉了下去,很想杀人。

  顾轻舟见这两人斗嘴,会两败俱伤,就在中间调停:“都不许闹!”

  这两人这才正了神色。

  “快说嘛。”程渝沉默了一下,又催促起来,“谁杀了王乔松?”

  司行霈点燃了雪茄。

  他摆起了说长话的架势,先问程渝:“叶督军的人找了好几天,没找到古南橡,我们很轻易就找到了,为何?”

  程渝气急:“我哪里知道?”

  她是带着脑子来听故事的,不是带着脑子来思考的。

  司行霈不好好说话,非要让她想,程渝想要撕烂他的脸。

  真是天下第一讨厌鬼!

  顾轻舟笑笑,替程渝解释:“叶督军故意避开古南橡会去的地方,是想要饶古南橡一命。

  我一开始也没想到,古南橡会藏在阿婆家。后来找到了,我才惊讶怎会如此轻易,这时候反应过来,我们办了件错事。”

  “叶督军故意饶过古南橡?”程渝问。

  顾轻舟点头。

  “那就是说,古南橡没杀人?”程渝又问。

  顾轻舟再点头。

  “谁杀了人?”程渝这会儿,脑子灵活了一点,“你不会说,是叶督军吧?”

  顾轻舟笑了下。

  司行霈露出一个赞许的表情。

  程渝有点吓到了:“真的吗?”

  “能悄无声息在军营里杀人的,除了叶督军还有谁?”顾轻舟道,“如果不是他自己,他不会查不到凶手的。

  叶督军的情报系统,比你想象中更可怕。他第一没有逮捕凶手,反而将错就错把事情推给古南橡;第二,明明古南橡就在眼皮底下,他却不抓人。”

  由此可见,叶督军是打算嫁祸给古南橡的。

  一名旅长被杀,叶督军需得给全军一个交代。

  军心要稳,叶督军不能没有罪名乱杀人。

  可他的确是把王乔松给毙了。

  罪名给古南橡,然后他又暗中庇护古南橡逃走,从此这个案子不了了之。

  谁知道叶妩搀和其中。

  这就是为何叶妩问起时,叶督军那么愤怒。

  他怕叶妩坏事。

  顾轻舟事先不知,直到她很轻易找到了古南橡。

  事情顺理成章的,被她捋出来了。

  她知道,也告诉了司行霈。

  司行霈去军营里混了一整天,也从蛛丝马迹中证明了顾轻舟的猜测。

  而古南橡,他何尝没有自己的猜测?

  这就是为何他总是欲言又止。

  真正没看透此事的,是叶妩;真正想要帮忙,也是叶妩。

  然而,她这次帮了倒忙。

  “顾轻舟,你的学生也有办砸事情的时候!”程渝幸灾乐祸,“你这个老师好丢脸啊。”

  “滚蛋!”司行霈冷淡道,“你下次还想要帮忙吗?”

  程渝立马噤声。

  她和卓莫止的事,需要顾轻舟的地方太多了,她不敢和司行霈顶嘴了。

  眼瞧着天色渐渐晚了。

  程渝还不走。

  司行霈问她:“你干嘛?”

  “我等着一起吃晚饭。”程渝厚着脸皮说道,“你总不会将我赶回西跨院,让我孤零零的一个人吧?”

  司行霈翻了个白眼。

  程渝大爷一般躺在沙发上等着开饭的样子,让他很有些不悦。

  他将修长有力的腿搭在茶几上,指使程渝:“你去厨房说一声,切一盘水果过来。”

  “你摇铃,女佣就送来了。”程渝也翻白眼,“你就是想指使我!”

  “你吃我的住我的,我还不能指使你干点儿活了?”司行霈利落打了个响指,“快去,还想不想留下来吃晚饭了?”

  程渝忍住怒气,起身去了厨房。

  “你又欺负她!”顾轻舟笑道。

  然后她看着司行霈搭在茶几上面的脚,嫌弃的皱了皱眉:“我每日还要在那里坐着喝咖啡呢!”

  司行霈这才把脚放下来。

  程渝端了水果进来,递给了司行霈。

  顾轻舟诧异:“你这是尽哪门子的孝?”

  程渝差点吐血:“滚蛋吧你们俩,都占我便宜!”

  她气鼓鼓坐在旁边,就是不肯走。

  过了一会儿,程渝又问顾轻舟:“你说,叶督军干嘛偷偷毙了自己手下一个旅长呢?

  若是那王乔松犯了事,叶督军找个借口处理他,还不是易如反掌吗?”

  这点,程渝很想不通。

  整个山西都是叶督军只手遮天,叶督军杀个人还要嫁祸,怎么有点滑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