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243章 人皮的畜生
  

第1243章 人皮的畜生



  程渝的疑问,让司行霈嗤之以鼻。

  叶督军一手遮天,为什么杀个人还要嫁祸?

  这不是很简单吗?

  因为他没有正当的杀人理由。

  对方并非无名小卒,而是一个旅长,在军中地位算是高的。

  哪怕是帝王,也没有随便动刑的权力。

  “之所以嫁祸古南橡,第一是没正当理由,第二是古南橡正好赶上了。”顾轻舟补充道。

  叶督军大概是还没想好如何解释王乔松的死,古南橡就撞到了枪口上。

  于是,他将错就错。

  他一边声势浩大抓捕古南橡,却又一边放水,连古南橡最有可能去的地方都不搜查。

  要不是叶妩,古南橡可以很顺利逃离山西的,叶督军的人会暗中保护他。

  而古南橡,自己是清楚的。

  他被叶妩找到了的时候,他没有喜悦,而是忧心忡忡。

  就好像,那时候的他,才算真正落入了法网。

  “顾轻舟,如此说来,古南橡挺冤枉的啊,后面你打算怎么办?”程渝又问。

  顾轻舟道:“得看叶督军的意思。对了,叶督军今天回来了吗?”

  “回来了吧。”司行霈道,“如果没找到叶姗,就该回来了,山西这么忙,他哪里能走一天半日?”

  叶妩回到家时,询问副官,督军回来了没有。

  如此寒冬,三小姐跑得满头是汗,鬓角都湿了。

  副官不明所以,如实告诉她:“督军刚回来不久。”

  “我去看看。”叶妩就要往外书房去。

  副官道:“三小姐,督军不在外书房,他出门了。”

  “是去了营地?”叶妩问。

  她一头的汗,而且气势汹汹,像是要吵架的。

  副官看到难得生气的叶妩,心底有些奇怪,心想三小姐素来好脾气,这次是怎么了?

  走神了片刻,副官才回答:“督军带了些东西,去安慰一个王旅长的遗孤。”

  叶妩心中咯噔了下,寒意直直往毛孔里钻。

  她忍着牙齿打颤,对副官道:“你多注意一下,督军回来了就跟我说一声,告诉我的女佣,及时通知我。”

  “是。”

  叶妩等了许久。

  到了晚上十二点,才听到女佣来禀报:“三小姐,副官说督军回来了。”

  叶妩赶紧起身,她要在叶督军进后院之前将他拦下,好好谈一番。

  叶督军今天很疲倦。

  从成都回来,没找到叶姗,这叫他失望透顶;去见了王乔松的遗孤,更是难过。

  他情绪不佳。

  “阿妩,怎么还没睡?”叶督军又不想跟自己疼爱的三女儿吵架,于是声音柔和了两分,“我也累了,有什么话,咱们明天再说。”

  叶妩却没动,立在飒飒寒风中:“父亲,你不是去慰问了一下王旅长的遗孤吗,能有多累?”

  “怎么说话呢?”叶督军声音一沉。

  叶妩这是找茬。

  “父亲,古南橡的事情,我都已经查清楚了。”叶妩声音梗住了,“您不必再在我面前遮遮掩掩,咱们好好谈一谈这件事。”

  叶督军先是惊愕,继而又想到了司行霈和顾轻舟。

  叶妩这番话,就有了出处了,叶督军不至于大惊小怪。

  “到书房来。”叶督军道。

  两人去了外书房,屏退了副官之后,叶督军看向叶妩,示意她可以开口了。

  叶妩反而无法镇定了。

  “父亲,我已经知道了,古南橡不是真正杀死王乔松的凶手。”叶妩端起了她罕见的肃然,“是父亲您枪毙了王乔松。”

  “胡说八道。”叶督军皱了皱眉,声音不高不低,不像是反驳,反而是暗示。

  “我有没有胡说八道,父亲您自己心里清楚!”叶妩端不住了,声音又梗住,“古南橡明明是无辜的!”

  “是吗?”叶督军神色冷凝,意味莫辩。

  “父亲,您放过他吧,您知道实情的。”叶妩哀求道。

  叶督军略微抬眸,沉声道:“阿妩,军政大事,不是你以为的那么简单。古南橡牵扯太深,关乎军心稳定与否。这件事,我是不可能答应你的。”

  他说这话的样子很严肃,让人看了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来。

  可叶妩不能不反驳,她要是不管了,古南橡就真的保不住那条小命了!

  她忍不住脱口而出说道:“父亲,你冲动之下枪毙了王旅长那样的人尚且内疚,如今又冤死古南橡,你真的一点儿都不会愧疚吗?”

  她这话一说出来,房间里一下子就安静了。

  叶督军脸上表情几经变化,最后他几乎是冷笑,毫不遮掩:“内疚?”

  叶妩心里有一丝怯意,还是大着胆子道:“若不是内疚,您好不容易从外地回来,又何必着急,亲自去看望安抚王旅长的遗孀和遗孤呢,您只需派你的副官代您去就可以了。”

  “并非内疚。”叶督军似叹息,慢慢道,“王乔松毙十次也不足为过。”

  他眼底全是可怕的冷意,似屋外那阴寒的冰霜,“我亲自去王乔松家慰问他家的孤儿寡母,并不是因为内疚,而是怜悯!”

  叶妩糊里糊涂:“父亲,王乔松他到底做了什么,让您这么生气?”

  “你知道王乔松的妻子是谁么?”叶督军道。

  叶妩摇了摇头。

  王旅长的妻子并不是太原府名媛,平日里也不大出来跟贵太太小姐们交际,她自然不知道。

  “王乔松的太太,是罗平的女儿;王乔松的兄长,是王远。”叶督军道。

  说到这里,叶督军伸手摸了烟盒。

  他很少在女儿面前抽烟,怕熏了她们,此刻却忍不住了。

  他的情绪,需得烟的热气来压一压。

  他点燃了雪茄,用力深吸一口,屋子里就弥漫了烟草的香醇。

  “我记得罗平和王远。”叶妩道。

  罗平是叶督军身边的一个老参谋,他跟着叶督军有些年头了,前些年因病去世。

  叶妩记得,罗平女儿的婚事还是叶督军促成的。

  而王远,则是叶督军身边的一个副官,之前有人行刺,王远替叶督军挡了枪,丢了性命。

  因此,叶督军重重奖赏了王远的家人——也就是王远唯一的弟弟王乔松。

  王乔松从一个小小班长,一下子就提升到了旅长。

  王乔松有一个做了多年参谋的岳父,又有一个忠勇可嘉的兄长,犯了什么错,叶督军都不能一枪毙了他的,不然人家会说他忘恩负义。

  如果不能给全军一个交代,他叶督军又要如何让那些兵们对他死心塌地!

  “原来他是因为这样,才敢肆无忌惮的。可父亲,抓他的把柄很容易,何必.....”叶妩有些不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