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247章 师座财大气粗
  

第1247章 师座财大气粗



  古南橡还是跪着,他的腰背挺得很直,就如同每一个军人一样。

  “我杀了人,自然是有罪的,可王乔松做人太过分,本来就该杀。督军问我为什么要谋杀他,那我少不得要跟督军告状。”古南橡道。

  古南橡铿锵有力的按照顾轻舟之前的交代说了起来。

  “王乔松贪污军饷,克扣银钱,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长此以往,士卒怨怼,损害是督军的军心和士气。

  他非常的残暴,一喝酒就喜欢打人。军中不许饮酒,他却明知故犯,大家摄于他的权威,不敢去告他。

  他喝醉之后,性情大发,营中有好几个新兵被虐打得丢掉了性命。他还十分的好色,走在大街上,非要调戏路过的女学生,损害督军军营的威望。

  我多次劝说他,可他总不听。冲动之下,他怕我说出去,便要杀我,却不敌我。我失手将他毙了,不后悔。”

  他的话,字字铿锵有力。

  古南橡没有说王乔松喜欢糟蹋少男少女。

  叶督军大大松了口气。

  他暗中又看了眼顾轻舟。

  顾轻舟办事,果然是滴水不漏,能把叶督军的顾虑都照顾到。

  叶督军松了口气,诸位将领们却怒了起来。

  “就算是贪污军饷喝酒打人,这也有军法处置,你一个下属,怎么敢跟长官动枪?”

  “谋杀长官可是大罪,督军,您可不能姑息古南橡!”

  “你劝说不动,也该将事情上报,自己就将人杀死了,这叫什么?”

  “王旅长的岳父和兄长可都是督军身边的英雄,立过功的,你这么做,置督军于何地?”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没有一个人站在古南橡这边的。

  “该枪决!”

  他们都这么认为。

  叶督军对他们这反映,一点也不意外。

  所有人都知道,王乔松是叶督军的亲信,他死了之后,站在他这边说话,可以投叶督军所好。

  要不然,王乔松做了那么多恶事,为何无人告诉他?

  “督军,您打算怎么处置古南橡?”诸位将领开始询问叶督军的决定了。

  叶妩却忽然开口了,她扫了一眼众人,问道:“你们心里最恨的是不是古南橡杀了罗参谋的女婿、王副官的弟弟?”

  “正是。”一位师长回答道,“古南橡杀了功臣,督军若是不严厉处置他,以后督军在军中要如何服众扬威?”

  “可罗参谋的女儿和王副官的儿女却未必恨古南橡。”叶妩说道。

  叶督军一颗心瞬间提了起来。

  “阿妩!”他厉声阻止。

  叶妩不止一次坏事了。

  “督军,何不听听民意?”顾轻舟道,“三小姐的说辞,倒是新鲜。”

  她开口了,就意味着这件事仍在顾轻舟的掌控之中。

  只要是顾轻舟的安排,就不会出乱子。

  叶督军再次松了口气。

  “说吧。”叶督军道,“为何他们不恨古南橡?”

  叶督军同意叶妩插话。

  诸位将领都沉默了。

  叶妩整了整思路:“知道古南橡的事情之后,我去查了一下,这个王旅长爱打人的毛病并不只是在军中发作,在家里他也这般。

  他的妻儿和寄居的侄儿侄女,几乎每天都要被他毫无理由的毒打一顿。”

  叶督军松了口气。只要不妨碍那两个孩子的名声,叶妩要怎么说,他都是无所谓的。

  “这……”诸位将领有些吃惊。

  然后其中一个道:“训妻教子都是正常的事情。”

  “胡师座,您没有听清三小姐的话,她说的是毒打。”顾轻舟帮腔,“您教导孩子会时常把他打得骨头都断掉吗?听说您的孩子年纪都不算大......”

  胡师长没面子,狡辩道:“孩子不听话,棍棒底下出孝子。”

  叶督军深深蹙眉。

  这话他听不得。

  他是慈父。

  “素日也不曾见你多孝顺,或者我也该提醒令尊对你棍棒相加?”叶督军冷冷道。

  他如此不给师长面子,这是气到了。

  胡师长碰了一鼻子灰,尴尬退到了旁边。

  叶妩又道:“王副官的两个孩子,我父亲当年是见过的。想来当初王副官的葬礼,你们中许多人也是去参加过的,他的儿女是什么样子,你们也都看在眼里,绝不是调皮捣蛋的。

  寄居王旅长家中之后,就是因为老是挨打,他们学校的功课已经落下了大半,你们要是不信,可以去学校问他们的老师。”

  众人沉默下来。

  “可见王旅长并不良善。”叶妩利落得出了结论,“倒是古南橡,嫉恶如仇,此举让人觉得甚是快意。”

  叶督军心里渐渐明白了顾轻舟他们的打算。

  “军法如山啊,三小姐。”总参谋这时候开口了。

  叶妩沉默。

  司行霈就该上场了,于是他道:“军法如山,不容人情,这点不假。只是,听所古南橡是神枪手,若是就这么枪决了,未免太可惜了一些。

  督军,这人你要是不要,不如干脆送给我,我拿他做一个团长。”

  “不行!”另一位师长疾言厉色,“古南橡杀人,就是犯了军法,理应按照军法处置。”

  哪有这样送人的?

  若是军法如此轻松,以后大家都不用遵循了。

  “可是王旅长已经死了,您这会子就算是杀了古南橡,人也不会活过来。”司行霈无所谓道,“我是爱惜人才的,又如何能看着古南橡因为一时冲动就丢了性命?”

  叶督军和诸位师长、总参谋,就议论了起来。

  说起来,光贪墨军饷这一项,王乔松就是死罪。

  王乔松的确该死。

  可古南橡没资格枪毙了他。

  然而,古南橡又是失手的,并非故意杀人。

  这是诸位师长议论的重点。

  只有叶督军知道,古南橡没有杀人,故而他的话总是往好处引,话里话外是想放古南橡一马。

  师长们却不同意。

  叶督军也没把意思明确表述出来。

  这个时候,司行霈再次开口了:“督军,我出两百万银元,跟您买下古南橡。古时犯了事的,处罚有‘发卖为奴’。

  买下古南橡之后,古南橡就是我的人了,我如何安置他您别过问。

  您拿这些钱,给那些被王旅长打死的人家一些补偿,再给他的家属一些补偿,好教他们不缺了过日子的嚼度,您看怎么样?”

  司行霈一本正经的跟叶督军商量起来。

  诸位师长眼睛都亮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