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253章 最恶意的委屈
  顾轻舟的佣人四丫,是个傻孩子。

  “佣人是个傻的,一根筋。”顾轻舟笑道。

  卓莫止略微沉默。

  他后退几步,然后快步奔跃而起,轻轻松松就跳过了墙头。

  佣人四丫被他吓了一跳,尖叫了声。

  卓莫止眼风扫了她一眼。

  四丫后半句叫声,生生憋了回去,成了一句呜咽。

  卓莫止打开了院门,请顾轻舟进来。

  进了西跨院的客厅,卓莫止去推房门,顾轻舟则坐下。

  果然,程渝不肯开门,还对他们咆哮:“给我滚!”

  卓莫止大概习惯了她这样。

  程渝的脾气是可以琢磨的,不开心的时候情绪暴躁,而不开心的原因很简单。

  卓莫止敲了片刻,坐回来问顾轻舟:“她又遇到高桥荀了吗?”

  她每次不高兴、发疯,都是因为高桥荀。

  高桥荀给她的,好像是一种新的病症。发病的时候,她不知药在哪里,就要任由病痛狠狠折磨她一番。

  她也可以去找高桥荀,然而这样只会缓解片刻,结果却是让她的病情更重。所以她忍住了。

  忍住的时候,病得更厉害。

  卓莫止知道,她这样坚持,迟早会战胜的。

  然而不是现在。

  她这样疯狂,一定又跟高桥荀有关了。

  卓莫止从未这样恨过一个人,除了高桥荀。

  他冷淡的眉宇间,凝聚了一层煞气,似要把谁千刀万剐。

  “不是高桥荀,她已经很久不见他了。”顾轻舟道,“她不高兴,是另有原因。”

  她的声音沉稳,带着令人信服的魄力。

  卓莫止那紧固的心,稍微松弛了几分,面上覆盖的层云,也散去了大半。

  “那是怎么了?”他问。

  顾轻舟冲他摇摇头。

  然后,她对着里卧喊了句:“程渝,你不出来的话,我自己告诉卓少了。”

  卓莫止侧耳倾听。

  屋子里有了动静。

  很快,程渝拉开了房门。

  她拽起顾轻舟的胳膊,把顾轻舟往外推:“不用你讲,我自己可以说。”

  卓莫止不解:“到底怎么了?”

  顾轻舟就离开了。

  程渝和卓莫止四目相对,她眼睛里的红血丝,卓莫止看得一清二楚。

  “怎么哭了?”卓莫止问。

  程渝让他坐下。

  她也坐到了他对面,让女佣拿了条披肩给她。

  她用力裹住披肩,恨不能把自己埋在其中。

  卓莫止坐到她身边,问:“你这样冷?”

  他摸了下她的掌心。

  掌心是温热的,她倒是不冷。

  那么此刻的她,就是在微微发抖。

  怎么会发抖?

  “我怀孕了。”程渝的话,脱口而出。

  她觉得卓莫止赢了。

  他想要程家的势力,那么他成功了。

  他想要程渝,他也成功了。

  不成想,卓莫止脸色却游移不定。他声音略微僵硬,问:“几个月了?”

  程渝看他的面色,一瞬间就懂了。

  他居然怀疑不是他的孩子!

  程渝的心,一下子就堕入冰窖,同时火冒三丈,几乎想要毙了这厮!

  程渝内心有一团火。

  这火烧灼着她,让她想要拿去她爸爸那把匣子枪——沉重威猛的匣子枪,对着卓莫止一顿猛突。

  她想要揍他,拳打脚踢都不解恨。

  她要杀了他。

  这样的情绪是凶猛的、激烈的。而她也知道,自己不再是十几岁的程家大小姐了,任性应该收敛。

  她的手指捏得咔咔作响,唇不停的发抖,她死命咬住了牙关。

  卓莫止看着她,情绪莫测。

  他想要说点什么弥补,却又不知如何开口,故而他微微紧抿了唇线,竟是比程渝更委屈。

  屋子里的气氛,沉默得诡异,只剩下他们俩滞涩的呼吸声。

  良久,程渝的情绪逐渐过去了。

  那些愤怒,被一阵阵涌上来的悲凉遮掩。

  她很疲倦,也很冷。

  “我自从认识了你,就没有和其他男人睡过。”程渝告诉卓莫止,声音冷,冷得似冰雪。

  然而,卓莫止不语。

  他沉默着没接话。

  这是不相信吗?

  “你爱信不信。”程渝的心凉透了,四面都能漏风,“既然你有这样的怀疑,联姻就算了,你去跟你父亲说。孩子我也会打掉。”

  卓莫止抬眸。

  他道:“不行。”

  “哪一个不行?”程渝悲到了极致,反而生出了一点讥诮的玩心,“是取消联姻,还是打掉孩子?”

  “都不行。”卓莫止道。

  他的表情是阴森的。

  “告诉我,孩子到底多大?”他执意问,眼神很急切。

  当一个人怀疑你,铁证如山也无法洗白自己。

  程渝原本就是恣意快乐的心思。既然她在卓莫止这里遇到如此大的危机,那么她可以抛弃这段。

  就像她和高桥荀那样。

  “我也不知道。”她笑笑道。

  她就是不说。

  卓莫止的眼神,温度又低了一些,想要在程渝的脸上凝聚成霜。

  程渝不看她,低头瞧了瞧自己的手指。指甲有点长了,上次涂抹的指甲油也掉了,应该重新涂抹一回。

  这次,她要换个新鲜的颜色。

  想到自己的指甲油,好像都是粉嫩的红,程渝决定去重新购买一批。

  唇膏也要重新买。

  她的心思,一旦脱离了正事,就天马行空。她谁也不想管。

  当然,谁也别想让她受气。

  她不受这些。

  突然间,她的下巴一疼,是卓莫止上前捏住了她的下颌。

  “联姻还是会继续的,孩子我也要,它是.......”他声音沉重。

  孩子是谁的?

  他没说。

  一旦他说了,就好像把所有的事摊开了。然而他隐藏的秘密,坦诚并不会获得更多的理解和好感,反而会引发恐慌。

  他要这个孩子。

  当然,他更加要程渝。

  “你跟我结婚了吗?”程渝收敛了那些玩心和笑意,冷冷问他,“没有吧?既然没有,我的孩子跟你有什么关系?”

  说罢,她打开了卓莫止的手。

  她转身就要往里卧走。

  卓莫止拽住了她。

  “它是卓家的孩子。”卓莫止道,“当然跟我有关系。”

  程渝诧异看了眼他。

  卓家的孩子,却不说是他的孩子。

  他怀疑的对象不是高桥荀,而是卓家的某个人吗?

  程渝惊诧,同时感觉这个人好像是疯了:“你怀疑我跟卓家的谁不轨?卓老三吗?”

  卓莫止眼神微黯:“别胡说,他也配吗?”

  程渝心中打了个激灵。

  她好像一瞬间明白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