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260章 祸水东引
  顾轻舟给王东川出了个主意。

  这个主意,叫做“祸水东引”,是经过了王游川同意的。

  昨天,她收留王东川之前,他们两口子跟王东川聊过。

  王东川只有一个要求:“我想把冶铁工艺资料给日本人的事,别告诉我四哥。”

  顾轻舟不同意。

  “不说,王家就不会有防备。”顾轻舟道,“你挨顿骂重要,还是王家的基业重要?”

  王东川无言以对。

  于是他又提出,不想回家。

  “我能住在这里吗?”他问,“随便找个外客房。我今晚不想回王家。”

  司行霈见不得他黏黏糊糊的态度,一点担当也没有:“算了,也不必送回王家了,你直接滚吧,让日本人剁了你喂狗。”

  王东川脸上露出了惊恐。

  “司师座,司太太,让我住一夜吧,我需得一点时间。”王东川有些激动的恳求道,“等我好了,你们要我做什么都行。”

  “那我要你将王家的冶铁工艺偷给我呢?我不要刚淘汰的,我要最新的。”司行霈眉一挑,似笑非笑的看着王东川。

  王东川浑身一僵:“那......那我还是走吧......”

  司行霈笑了下。

  没有人会喜欢叛徒的。

  王东川这个回答,司行霈略感满意。

  他们同意让王东川住一夜,明天带着他去见王游川。

  顾轻舟那天偷听到,王东川想把资料给日本人,却不知道缘故。

  “你私下里出卖自家,是为了泄愤,还是求财?”顾轻舟问。

  王东川就跟他们说了前因后果。

  他感激王家,也不缺钱。

  他就是为了心中多年不灭的那个理想。

  他想要从军。

  求而不得的理想,让他答应了这个荒唐的要求。

  现在他自己回想下,也感觉自己在引火烧身。

  “......金家是做军火生意的,他们在这方面的门路多。”王东川道,“金千洋说他可以帮我在东北军中谋一个小连长的职位。”

  王东川想着:已经淘汰的工艺而已。

  不管它在整个行业多先进,王家都抛弃了它,做了更大的改进。

  那么,偷出来又有何妨?

  “你可有想过,淘汰的工艺,也是你们家数代人凝结的心血,你们家的新工艺也是在这个旧基础上的突破。

  一旦日本人拿到了这个淘汰的资料,在这个工艺上研究,也取得和你们家新工艺一样的突破,那么你们家的新工艺还有什么优

  势?”顾轻舟道。

  王东川整个人惊呆了。

  他一下子就变颜失色,半晌说不出话来。

  他很害怕。

  “照如此说,对方是别有居心的。”王东川惊悚想着。

  然后,他很自然想到了金千洋。

  是金千洋帮他牵线了。

  他这头反悔了之后,日本人会不会找金千洋的麻烦,会不会连累金家?

  “如果日本人找不到我,会迁怒金千洋的吧?”他很担心。

  他没觉得金千洋和日本人是同伙。

  顾轻舟和司行霈听了,哭笑不得。

  司行霈张嘴就想要骂醒王东川,顾轻舟却拉了一下司行霈的衣袖,阻止了他。

  她面色平静,如黑色玛瑙般璀璨的眸子微微一动:“也不必担心,我可以帮你。”

  “真的?”王东川高兴起来,然后他突然想到金千洋以前似乎是得罪过顾轻舟的,不由得又狐疑,“怎么帮?”

  顾轻舟无所谓道:“让你四哥把半份旧工艺资料拿出来,给金千洋。半份工艺,危害不大,金千洋也能搪塞日本人,不至于牵连

  金家。”

  “唉?”王东川只感觉跟不上顾轻舟的思路,“你现在不怕日本人破译我们家的新工艺吗?四哥他不会答应的。”

  “让你四哥拿出来,他知道如何规避的。”顾轻舟道。

  她说得信誓旦旦。

  王东川深知艰难。

  他去了客房躺下,想起明日就要去见四哥,睡意全无。

  四哥该多伤心!

  他身上的伤疼得厉害,又担心四哥又担心金千洋和日本人。

  或许是疼痛让他没有办法思考太多,王东川竟然从头到尾都没有琢磨过,司行霈和顾轻舟掺合到这件事中来到底能得到什么好

  处。

  他从不怀疑顾轻舟。

  翌日,顾轻舟就带着他去见了王游川。

  王游川很忙。

  王东川突然请辞,仓促间没有人能接替王东川的工作,王游川每日要处理的事情多出了许多。

  他早上起得早。

  才九点多,他已经处理了四个多小时的公务。

  听说司行霈和顾轻舟要见他,王游川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下,赶紧让人把他们先请到花厅去。

  王游川突然想起了上次司行霈和顾轻舟携手来王家,是带了王璀的。

  他脑子里便忍不住把此刻的事情和那天对比,开口问了女佣一句:“他们是自己来的,还是带着谁一起来的?”

  “九老爷跟他们一起来了。”女佣说道。

  王游川猛的站起身来,眼前不由得一黑,扶着桌子站了好一会儿,这股晕乎的劲儿才过去。

  他说道:“你快去请人到花厅,我马上就过去!”

  这不应该啊,王游川心想。

  王璀那孩子不懂事也就罢了,王东川不会不懂事的。

  这是他亲自教养大的堂弟,平日里又跟司行霈和顾轻舟毫无来往,怎么会犯在他们夫妻二人手中?

  犯在顾轻舟手里,还有活路吗?

  王游川的呼吸不稳了。

  王东川跟王璀不同,王游川舍不得了。

  王游川不敢耽搁,赶紧丢下手里的财务报表,匆匆朝花厅赶去。

  甫一进门,王游川就看到了堂弟的脸,心里一紧……

  当初王璀被带来,也是挨了打的。如今王东川看起来,竟是比王璀当日要严重得多了!

  他到底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顾轻舟把王游川的表情尽收眼底,含笑站起身:“四叔,您可别误会,九叔身上这些伤,不是司行霈打的。”

  王游川一头雾水。

  他心中惴惴,和司行霈、顾轻舟打了招呼后,就直接问王东川:“你闯了什么祸?”

  王东川之前的请辞,加上鼻青脸肿,王游川预感这次不能善了。

  “四叔,并非九叔闯祸,是我多管闲事。”顾轻舟笑道。

  她就把王东川做过的事,告诉了王游川。

  王游川脸色黑如锅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