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266章 双重人
  叶妩眸子里,第一次有了种渴求。

  身为叶督军的幼女,叶妩在物质上是一应俱全。

  她从不对任何东西流露出渴望的神色,除了飞机。

  叶督军笑了笑:“你如果想要,就靠自己挣,这次的不算,你只是个跑腿的。若你下次能自己筹划安排,再做到滴水不漏,父亲

  就给你一架。”

  孩子有点理想是好事。

  叶妩笑道:“父亲,您太高看我了。”

  叶督军又是一阵怅然:女儿的上进不过那么一瞬间,还是被飞机眼馋的。

  若顾轻舟是他的女儿就好了。

  叶督军这心思,也只是在脑海中转个筋,如果让平野夫人知道,她能糊他一脸。

  有顾轻舟做女儿,绝非什么幸事。

  王家的冶铁秘方,闹了一出,以后想要得到就更难了。

  那些秘技,王家是绝不可能卖的,也不会外传。

  除了偷就是抢。

  在叶督军的地盘,抢王家不切实际。

  于是就只剩下偷了。

  “偷”这么一出,平野夫人还没有下手,日本人就先坐不住了。

  “一帮蠢货,勾结另一个蠢货金千洋,闹了这么一出。”平野夫人端着茶,一边品尝茗香,一边口吻恬静。

  她倒也不至于动怒。

  她自有她的方法。

  不过,经过金千洋一事,王家怕是防范更深,平野夫人的方法也没那么十拿九稳了。

  她是有点生气的。

  然而她习惯性的保持着她的涵养,生气也不屑于外漏。

  “这件事倒是有趣。”蔡长亭在旁边道,“有轻舟的影子,是不是?”

  “她越发爱管闲事。”平野夫人笑了笑。

  这次的笑容,是真心实意的。

  蔡长亭懂得她的心思。

  顾轻舟管得越多,牵挂就越多。在这个关头,太多的旁骛只会拉顾轻舟的后腿,让平野夫人有机可趁。

  “这样是不明智的。”蔡长亭道。

  顾轻舟的大理想太轻,小世俗太重。她和其他人一样,她渴望朋友,维护交际。

  这些,在平野夫人和蔡长亭看来,都是不务正业。

  “她从不明智,只是机敏过人罢了。”平野夫人道。

  两人话里话外,与其说是失望,还不如说是欣慰——顾轻舟的牵绊越多,越好控制。

  程渝也很失望。

  她对顾轻舟的飞机不以为意,气哼哼道:“他居然没有身败名裂。”

  “谁?”顾轻舟不想接茬,就故意反问。

  “金千洋!”程渝道,“我爸在世时,帮过金家多少,金太太是有数的!后来我和哥哥投奔金家,他们是怎么对我的?”

  想到这里,程渝又感叹,“我妈就不那么天真。她哪怕躲到深山老林,也不敢寄希望于金家。”

  顾轻舟端起茶,慢慢抿了一口。

  程渝继续道:“金千洋太缺德了。”

  顾轻舟抬眸,淡淡道:“你别太激动了,孩子要紧。”

  程渝旋即想到,金家这次又大放血,心中稍微痛快了几分。

  时间到了腊月二十。

  司行霈中途过来,是为了程渝的事,他原本腊月很忙的。

  “你自己回去?”他问顾轻舟,“还是我先将你送去南京?”

  顾轻舟考虑了下。

  王东川的事情结束,平野夫人原本的野心,可能会蛰伏;而顾轻舟离开之后,她的进度会加快。

  顾轻舟多离开几天,只有好处。

  “我去南京吧。”顾轻舟道,“去陪陪阿爸和琼枝。”

  司行霈说好。

  顾轻舟收拾皮箱。

  程渝站在旁边看,心情很复杂:“你带着我一起去吧?”

  “我建议你最近哪里都不要去。上次你回云南,我好一阵担心。怀孕的前三个月,胎位是不稳的,这个时候最容易出事。”顾轻

  舟道。

  程渝撇嘴:“你就是不想带我。”

  “这的确是原因之一。”顾轻舟道。

  程渝就气得想要挠她。

  顾轻舟临走前,特意给佣人们发了过年的红包。

  然后,她叮嘱了辛嫂和四丫:“程小姐身边,你们要多留心。外人问起时,半句都不许提。”

  四丫是一根筋的,连忙点头。

  辛嫂沉稳干练:“太太,您放心吧。程小姐看着脾气不好,我的话她还是听几句的,我会照顾好她。”

  顾轻舟点头:“那我就全拜托给你了。”

  她到底还是不放心。

  出门时,再三告诉程渝:什么不能吃、什么不能做。

  “......千万记住了,别跑别跳。”顾轻舟道,“时时刻刻小心慢行,吃熟不吃生,荤素要合理。”

  “知道了司太太。”程渝满颐烦躁,“你比我妈还要啰嗦。”

  顾轻舟就在她脑门上弹了一指头。

  程渝又道:“你太操心了。如果这孩子没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她说此话时,卓莫止正好进门。

  卓莫止面容冷肃,程渝的话让他双眸更阴沉了几分。

  顾轻舟恰好在,就帮忙打了个圆场,对卓莫止道:“她就爱唱反调。我回去这些日子,你多照顾她。”

  “我会的。”卓莫止道。

  他对顾轻舟客气礼貌,特意整顿了表情,让自己看上去稍微柔和,不那么凶神恶煞。

  顾轻舟离开之后,仍是不太放心程渝和卓莫止。

  那两个人,一个总像是长不大,对自己应有的责任无法重视;一个是双重人,谁也不知他下一秒是什么面目。

  这等情况下,让他们小心翼翼呵护程渝肚子里的孩子,挺难的。

  顾轻舟气程渝,除了觉得她没有承担母亲的义务,更是自己求而不得的东西,程渝却想要丢弃。

  顾轻舟做梦都想要个孩子。

  她的事与愿违,程渝看不见,还话里话外觉得自己的孩子不能见光。

  上了飞机,顾轻舟也显得心事重重。

  “怎么,舍不得太原府?”司行霈问。

  顾轻舟回首此处,牵挂真的很多。

  程渝和叶妩可以并排第一,但程渝怀孕了,她的孩子加重了她的份量。

  “最舍不得程渝了,其次是阿妩。”顾轻舟道,“还有其他的,像秦纱、王璟,也舍不得。”

  司行霈搂了她的肩膀。

  顾轻舟就顺势把头靠在他身上,阖眼打盹。

  她小睡了一觉。

  一觉醒来,她就到了南京。

  下了飞机,总司令府的人就在不远处等着他们。

  司行霈发了电报,司督军派人来接顾轻舟了。

  “这样热情。”司行霈唇角弯了下,好似讥诮,又是感叹,“他真老了。”

  一个人老了的标志,就是开始重视曾经忽略的亲情和儿女。

  司督军这样的性格,本不会单独等儿子媳妇的。

  如今,他不仅亲自等着,还派了人早早来迎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