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272章 实情
  顾轻舟这个旧历年,怕是过不好了。

  她让佣人重新去买了很多的年货。有各种吃食,还有水仙、炮竹和对联,到处都弄得喜气洋洋。

  不管怎么说,年都是要过的。

  程渝却催她走。

  “我没事的,别矫情了。”程渝道,“咱们这样年轻,往后的日子还长,你家里老父亲需得早点孝顺。”

  顾轻舟道:“你这些话里每个词,我都能拿出来甩你一脸!”

  程渝的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又实在不想吵架,气哄哄躺下不理她了。

  关于小产,仍是不提半个字。

  顾轻舟到了太原府就派人给司行霈发了电报,司行霈也回了。

  “等我,初五归。”他道。

  顾轻舟也给南京发了电报,只说朋友急病,她需得留下来照顾,不能回去陪司督军过年。

  等年后闲暇,她再去探望。

  她原本就是第一神医,这话说得含糊不清,司督军和司琼枝却能顺着思路,脑补出神医悬壶济世的细节。

  “吾儿医者仁心,救苦救难,家中安稳,不必记挂。”这是司督军的回电。

  顾轻舟把电报放在眼前,看了好几遍才慎重收起来。

  叶妩也知顾轻舟归来,大喜。

  叶督军也道:“你到我这边来过年,正好陪陪阿妩。”

  顾轻舟就说:“程小姐生病了,我得照顾她。要不然,我也不会这个时候回来的。”

  叶督军不知程渝怀孕又小产的事,只问:“程小姐怎么了?”

  “一点小顽疾,最近发作。”顾轻舟道。

  到了除夕,顾轻舟一大清早安排佣人扫尘。

  她去了程渝那边。

  顾轻舟瞧见了程渝正在看电报,表情怔怔的。

  电报挺长,似乎是什么密件。

  “怎么了?”顾轻舟问。

  程渝抬眸,静静看了她一眼,然后把电报递给了她。

  顾轻舟扫了几眼,一颗心就逐渐凉透了。

  电报是云南程家发过来的,以程督军的名义,说程、卓两家的联姻暂时终止,又问程渝何时归家。

  顾轻舟的手指,略微僵硬。

  “卓莫止这人的心,果然挺狠的。”顾轻舟想。

  亦或者,他从一开始就不太满意。程渝的心思不在他身上,他酝酿了一肚子的火,随着程渝小产而点燃。

  他不相信程渝是意外。

  而程家接到这个消息时,就知道是程渝的孩子出事了。

  程家不敢贸然在电报里询问程渝,怕程渝伤心,只问她何时回家。

  程渝怀孕,原本要避人耳目,是不会回云南的。

  顾轻舟问:“需要我帮忙吗?”

  程渝似回神般,摇摇头:“不用了。就这样吧,一切回归正途,皆大欢喜。”

  顾轻舟想要劝说几句。

  可程渝不想提。

  “程渝......”顾轻舟的舌尖,一时间也是千斤重。

  程渝看懂了她的面色,这次没有敷衍她,而是冲她点点头,拍了拍自己床侧的位置:“上来吧,地上冷。”

  顾轻舟果然脱了鞋子,钻入了程渝的被窝。

  被窝柔软温暖。

  顾轻舟和程渝半坐在床上,程渝跟她聊天。

  程渝告诉了顾轻舟,她为何会小产。

  “我考虑了很久,特别是和卓莫止吵架之后。这孩子来得不恰当,将来它的身份和前途,都难以言喻。”程渝道。

  顾轻舟没有反驳,不打断她,只是轻轻嗯了声,等待着她的下文。

  “那天吵架,我就想通了,我不能要它。”程渝道,“我去找了一家小中药铺子,想要弄点打胎药。”

  顾轻舟的心,猛然一缩。

  她微微攥紧了手指,似若无其事:“然后呢?”

  “大夫给我把脉,说才上身两个月,孩子的好坏全不知道,现在就不要了,有点可惜。”程渝叹气。

  她在药铺里坐了很久。

  “我当时心里一酸,难受得厉害,就想要转身离开。可下了决心,总是摇摆也不好,我就对大夫说,我不要了。

  大夫写了药方,小伙计给我取药。我站在柜台上,看到旁边有人取安胎药,我......”

  程渝说到这里,就顿住了。

  她当时心中酸涩得厉害。

  她很想要哭。

  在那个瞬间,她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她想要这个孩子!

  哪怕卓莫止是个疯子,这孩子她也想要。

  真相在千钧一发之际,浮上了心头。

  “......我拿了药,给了钱,出门就把那些药给丢了。”程渝道,“从那天开始,我就想好了,这辈子我要跟卓莫止好好过。

  从前浑浑噩噩,那天却突然拨开乌云。卓莫止他只是病了,我应该救他;孩子哪怕没有名目,我也爱它。”

  顾轻舟错愕看着程渝。

  程渝深深叹了口气。

  她就在那个时候,把自己前些年的迷茫给扫空了。

  她抓住了明亮的前途。

  “我之前过得不如意,不知道自己要什么,那时候我知道了。”程渝道,“我第二天再次出门,是想去医院,买些安胎的药。

  路上的时候,我突然口中犯酸水,我闻到了羊肉的香味,就特别想吃饭。”

  于是,她停下来吃东西。

  她那几天出门,全部都是乘坐黄包车,并非家里的司机。

  因为她之前去打胎,不想让顾轻舟知道,所以算是偷偷摸摸,后来就习惯了。

  “......我吃饱了出来,在街上看到了高桥荀。我当时下意识想要避开他,就往旁边街上一躲,没想到遇到了一帮小地痞打架。”程

  渝道。

  顾轻舟脸色一敛。

  “他们没有打我,你别担心。”程渝道,“可是他们推搡中,把我推到了。我倒地之后,有个人踩了我一脚......”

  顾轻舟只感觉呼吸凝住了。

  她口鼻间呼出来的,是寒霜般,将她凝固住。

  程渝的声音,就在此刻哽住了:“肚子疼,我爬起来去了医院。我吓坏了顾轻舟,这辈子没这样害怕过。

  我当时拉着医生,求他无论如何也要救我,我也想如果你在我身边,一定不会有事的。

  医生尽力了,孩子自己落了下来,都没有成型。没李子大,就没有了。”

  屋子里的空气,寒冷如冰。

  顾轻舟的身子有轻微颤栗。

  她的舌尖好像被封住了,半晌说不出话来。

  “是我的错。如果我不馋嘴,就不会上街去;如果我不招惹高桥荀,也不会好好走路就躲开他。

  如果我没有天天骂我的孩子是野种,它也不会那么生气,气得不要我这个娘,重新去投胎了。”程渝说到这里,终于泣不成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