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276章 新年好
  车子里的人,是叶督军。

  叶督军在街尾就瞧见了这两口子。

  他没太敢认,因为活泼得蹦上蹦下的顾轻舟,像只坐不住的猴崽子,实在不像那五步一算的精明鬼。

  旁边的司行霈,倒是笑得若无旁人。

  叶督军好一会儿才确定是他们,这才让副官按了喇叭。

  “这样冷的天,你们俩好闲情逸致。”叶督军道。

  司行霈道:“没事,我们年轻,抗冻。”

  叶督军:“......”

  中老年的叶督军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想要活活掐死这个爱显摆的小王八蛋。

  “上车吧,去我那边吃晚饭。”叶督军道,“大年初一的,你们也不来给我拜年,简直是没规矩。”

  夜幕逐渐拉开,将繁华的太原府笼罩其中,路灯鳞次栉比亮起,昏黄的灯火似一层薄薄黄纱,在城市的周身徜徉。

  夜晚,像红妆初上的美人,露出了她的娇媚。

  顾轻舟和司行霈乘坐叶督军的汽车。

  司行霈和叶督军并排,顾轻舟就落到了副驾驶座上。

  “你今年来的很早?”叶督军问。

  司行霈道:“这也许是在太原府最后一个春节了,自然要早点过来。”

  叶督军一愣。

  没由来的,他心中空了下,竟生出几分不舍。旋即又想到,这小子是个混账玩意儿,不回来才好,他还能少受点气。

  “我看你是贪图温柔乡!”叶督军道。

  司行霈点点头:“男人在我这个年纪,精力旺盛得过头,没女人真活不下去。督军,你应该不懂。”

  叶督军翻了个白眼。

  如果枪在手边就好了。

  “司行霈!”前头的顾轻舟,发出了低声的警告。

  因为这席话在顾轻舟听来,实在有点像开了荤腔,低俗得可恨。司行霈这没皮没脸的架势,能把话题堵死。

  司行霈则笑了:“太太不让我说,我不说了。我好色,又惧内。”

  顾轻舟顿时就起了谋杀亲夫的心思。

  叶督军再次翻了个白眼,感叹道:“贤侄啊,你是如何能做到这样不要脸的?”

  司行霈:“熟能生巧吧。”

  叶督军:“......”

  车子在叶督军府停稳,叶督军刚下车,副官就迎了上来。

  副官想说什么的,却瞧见了顾轻舟和司行霈,又把话题咽了下去。

  叶督军会意,对司行霈两口子道:“你们先去坐,我更衣就来。”

  佣人把他们领去了饭厅。

  叶督军进了小书房,脱了外面的军用风氅,换上了家常的大衣。

  副官恭敬站在旁边,禀告道:“督军,方小姐是跟卓少帅一起来的......”

  叶督军扣衣裳的手略微一顿。

  今天才大年初一,方小姐如果想要从北平过来,肯定是需要飞机的,否则她就是年前出来的。

  卓家吗?

  叶督军微微眯了下眼睛,心中生出了几分异样的情绪。

  他顿了顿,道:“去安排晚宴。”

  副官道是,然后又问:“要请方小姐吗?”

  “不必,让三小姐招待她,只有我、司师座和司太太。”叶督军道。

  更衣完毕,叶督军到了饭厅。

  他进来之前,这两口子正在说说笑笑的,好不亲热。

  叶督军有点嫉妒。

  年少夫妻老来伴。他这样的年景,最盼望有个知心知意的伴儿。瞧见年轻人恩爱,他很是羡慕。

  他轻轻咳了咳。

  闲聊了几句,菜就上来了。

  宴席摆上,顾轻舟问:“阿妩呢,她不吃饭吗?”

  “方小姐来了,阿妩招待她。”叶督军道。

  顾轻舟就明白,叶督军这是有什么话,想要单独跟司行霈说。

  她不再多言。

  果然,两杯酒下肚,叶督军就问出了主题:“卓家和程家的事,进展得如何?我听到风声,好像是不顺利。”

  司行霈道:“是很不顺利。”

  叶督军顿了下。

  这关乎局势。

  一旦卓家和程家的联盟彻底失败,那么其他蠢蠢欲动的军阀们,可能会有新的动向。

  “怎么回事?”叶督军问,“我是今天知道消息的。”

  叶督军是刚从天津回来,听到了这个消息。

  他还没有来得及去查。

  程渝落胎之事,就发生在太原府,只要有心,就能查到。

  司行霈如实告诉了他。

  “......原本有了孩子,程家就变得谨慎,想要把这件事往后拖。卓家不知内情,只当程家要生变。

  程渝的孩子一落,卓莫止就回家说联盟不成了,并且自作主张给云南发了电报,说终止联姻。”司行霈道。

  叶督军很是不屑:“卓家做事,没有大格调,不愧是山贼出身。他卓氏能有今天的功业,全靠老天爷赏口饭吃。”

  军阀之间,也是相互看不顺眼。

  从叶督军的角度看,卓家办事太过于儿戏。

  亦或者说,卓家在试探程家的底线。这虽然不是儿戏,却是卑劣。

  联姻也是利用女人,却不是用伤害的办法利用女人。卓家如果是在试探的话,已经在践踏联姻者程渝的颜面了,手段实在卑鄙

  讨厌。

  这等乱世,可能就是这样的小人才能出人头地吧。

  “我就是看不惯军阀们之间这样的联盟,才绝不会把我的女儿嫁给相同门第,成为联姻的枢纽。”叶督军道。

  顾轻舟感叹:“这世上真心疼爱女儿的父亲,又有几个?”

  在这个瞬间,她想到了顾圭璋。

  叶督军突然想到了叶姗。

  他又想起了叶妩曾经被他的妻子虐待。

  说他疼爱女儿,他真有点不配了。

  叶督军轻轻叹了口气,道:“我也......”

  正在这时,门口响起了脚步声。

  高跟鞋滴滴答答踩在青石板路上,发出一连串的脆响,在这寒冷的夜里格外清晰。

  叶督军的话也被打断了,蹙眉看了眼外面。

  脚步声进了小院。

  走近了,才知道是两串脚步声,并肩同行。

  “父亲。”叶妩先进来了。

  在她身后的,则是方悠然。

  叶督军这边宴请司行霈,是有很重要的话要谈,这才刚刚开了头。故而,他脸上的不悦顿现,问:“你们怎么过来了?”

  “方小姐听说父亲回来了,要过来给您拜年。”叶妩道。

  方悠然站在身后,笑容明艳:“督军,新年好。”

  叶督军的态度,并未缓和,点点头:“新年好。你们先去玩,我这边有事。”

  方悠然愣了下。

  叶妩眼底,则是闪过了几分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