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277章 工钱很高
  顾轻舟的目光似有实质,在叶妩和方悠然脸上一滑,那两人都不由各自收敛了神色。

  叶督军看在眼里,羡慕司行霈:“全怕她!家里有个像顾轻舟这样的女主人,什么牛鬼蛇神都能镇得住!”

  他的思路一过,轻轻咳了咳:“夜里滴水成冰,你们俩不冷?回去吧,别乱跑。”

  叶妩道是。

  她转身往外走,方悠然就跟了出去。

  她们一走,顾轻舟摇了摇头,端起桌上的红酒抿了口。

  司行霈则打趣叶督军:“这是有好事?”

  “什么好事?”叶督军被他说得一头雾水。司行霈的坏笑他是看懂了,却不明白他坏笑的原因。

  司行霈道:“督军,您都一把年纪了,别装清纯小男人。方小姐手上那钻戒,都能当灯泡用了,谁看不见?”

  叶督军的眉心略微收紧。

  他很想撕烂司行霈的嘴:叶督军也是年富力强,并没有“一把年纪”。

  然而,此刻他没了这些心思,只是正色道:“我没有给方小姐送过钻戒。”

  顾轻舟抿唇一笑。

  叶督军捕捉到了,问:“你笑什么?”

  “如果大家都隐约听说过我跟叶督军的绯闻,那么我大过年的出现在太原府,手上还戴着钻戒晃荡,没人会怀疑。”顾轻舟笑道

  。

  叶督军的脸色一沉。

  顾轻舟继续道:“如果你去问她,她可以说新时代的女性,带戒指是平常事,你反而自作多情;如果你不问,就是默许了流言蜚

  语,让订婚的消息发酵。”

  司行霈就接腔:“对。自作多情的话,少不了要接受方小姐的表白,到时候督军就得顺势求婚;若是不闻不问,又是满城风雨。

  ”

  他们两口子,一唱一和的告诉叶督军:方小姐逼婚来了。

  叶督军的眉头更深:“我就不能拒绝吗?你们俩咸吃萝卜淡操心,都给我滚蛋!”

  那个一遇到问题就自动负责出谋划策的小可爱顾轻舟也不见了,完全变成了司行霈那痞子的学舌八哥,也在旁边敲锣打鼓看热

  闹,叶督军很伤心。

  “饭还没吃,滚不动。”痞子司行霈满不在乎的说。

  叶督军:“......”

  原本还想谈谈正事,突然被这么一搅合,叶督军心思全无。

  他敷衍了几句,只和司行霈喝酒。

  饭吃完了,司行霈和顾轻舟告辞,夫妻俩仍是步行回家。

  慢慢踱步,别有乐趣。

  夜里格外的冷,铺面的寒流就像冰锥,直接刺入皮肤。

  顾轻舟的手,一直插在司行霈的口袋里,不肯拿出来。

  她走两步蹦一下,来缓解冻僵的双足,这样跳脱的她是不常见的,却也不新鲜。

  只有在司行霈面前,她才有如此孩子气的一面。

  “方小姐为什么突然坐不住了?”顾轻舟问司行霈。

  她问,其实也等于是自问。

  在她心中,有个主意已经成型了。

  司行霈却漫不经心道:“有了危机感呗。叶督军最近对六姨太宠爱有加,六姨太又生了儿子。方小姐拿乔,再也拿不住了。”

  顾轻舟错愕看了眼他:“你在叶督军府也有眼线?”

  “谁没有?就连方小姐,不也是知晓了内情吗?”司行霈无所谓道,“谁身边绝对干净呢?再说,叶督军宠爱六姨太,那是光明正

  大的,叶家上下都知道。”

  顾轻舟:“......”

  她拍了拍自己的脑子,只感觉自己把简单事往复杂里想,简直是脑残了。

  六姨太原本是不起眼的,至少方小姐不会将她放在眼里。

  可最近的变故太多了,六姨太生了儿子,叶姗又失踪,让方小姐没了从前的那份笃定。

  再也等不下去,索性来逼婚,这就是方小姐的策略。

  “这女人挺厉害。”顾轻舟笑道。

  “小聪明。”司行霈不屑一顾。见惯了顾轻舟的运筹帷幄,其他人的智慧,司行霈全看不上眼。

  顾轻舟笑起来。

  她突然一侧身,轻轻抱了下司行霈,撒娇道:“达令,背我回家好不好?”

  司行霈一愣。

  “舌头撸直了再说话。”司行霈道,“你叫我什么?”

  “亲爱的。”

  “换一个。”司行霈暗地里心花怒放,面上却要斤斤计较。

  “先生。”顾轻舟道,“先生,背你太太回家。”

  司行霈就蹲下了身子:“来。”

  顾轻舟一个跳跃,趴到了他背上,高高兴兴搂住了他的脖子。

  路灯的光,把他们的影子拖得很长,又合二为一。

  橘黄色的光芒,照亮了前路。

  顾轻舟的脸,凑在司行霈的脸侧,汲取他的温暖。

  司行霈笑道:“真轻,没三两肉。”

  顾轻舟就捏住了他的耳朵。

  还是很冷,顾轻舟有点打哆嗦,在寒风里声音颤颤巍巍:“马儿快跑,驾!”

  司行霈突然原地快速打转。

  顾轻舟吓得赶紧搂住了他的脖子,同时轻声呵斥:“混账,你吓死老佛爷了!”

  “老佛爷坐稳了,起驾了!”司行霈道。

  他奔跑了起来。

  顾轻舟忍不住大笑。

  初一的万家灯火,点缀了城市的温暖,街上没有闲逛吃风的人,只有顾轻舟和司行霈沐浴在寒潮里。

  他们像两个孩子,在风里打滚,乐此不疲。

  不远处的街尾,有黑色身影,和夜幕融为一体,只有衣角被风掀起波纹,带起淡淡玫瑰的清香。

  远处的人,站成了墙壁,一动不动。

  近处的两口子,飞奔着回了自己的家。门口的灯火,给他们披上了一层温暖的光,就连搅动的风,也带着几分温馨的炙热,不

  似寒夜。

  他们回家了。

  墙角的人,却一直没有动。

  寒冷把世界分割开来。

  对于幸福的人,那不过是温馨的点缀,眼里是屋檐下水晶一样的冰锥,反射着更色彩斑斓的叠影;对于寂寞的人,那就是最恶

  毒的酷刑,它把心理和生理的痛苦都无限放大。

  顾轻舟进屋之后,脱了外套,躺在沙发上不肯动弹。

  司行霈抱她:“去洗澡了。”

  宛如抱起了他的孩子。

  顾轻舟讨价还价:“今天不洗行吗?”

  “我帮你洗。”

  “这么好?”

  “工钱很高的。”司行霈低声暧昧道。

  顾轻舟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已经晚了,整个人落入了司行霈的臂弯里,把自己当工钱给付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