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278章 故意误导
  顾轻舟洗了两次澡。

  不过片刻,她的脚又开始凉了,怎么也捂不热。

  她打算喊佣人,再弄个汤婆子进来,司行霈却道:“这么晚了,让佣人也歇歇,她们也是劳累了一整天。我给你捂脚。”

  对待做事的人,司行霈总有几分怜悯。

  然而他并非一个善良之人。

  顾轻舟时常想把他剖析一番,看看他到底长了一副什么样子的心肺。

  “好。”她把脚放到了他的胸口。

  司行霈在被窝里替她揉按,稍微用力,把她的脚心揉得发红。

  气血活泛了起来,顾轻舟整个人都暖和了,就道:“睡吧,不冷了。”

  司行霈仍是替她揉按了半晌。

  他们俩静静说话。

  “我上次回去,听阿爸的意思,大概是要把琼枝嫁给一位姓裴的孩子。”顾轻舟突然道。

  司行霈神色微怔:“什么来路?”

  顾轻舟也是一怔,继而她笑出声:“我不是给你传递情报,而是和你唠家常,说点八卦。”

  司行霈一时没回过神。

  顾轻舟笑软了:“不习惯拉家常吗?等将来统一了,这样的日子天天都有,你怎么办啊老头子?”

  司行霈将她扑倒。

  狠狠吻了她的唇,司行霈半晌松开她,不悦道:“敢消遣我?看来你精神还不错......”

  “不要不要。”顾轻舟连忙要躲,“好汉饶命。”

  司行霈:“......”

  只劫色不劫财的土匪,迟早要饿死的,司行霈此刻就被她撩拨得不行了。

  这个晚上,顾轻舟洗了三次澡,简直就要脱层皮。

  “今年的第一天,日子就过成这样,我今年怕是不会轻松了。”顾轻舟道。

  司行霈亲吻了下她的鬓角:“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你出什么力了?”

  顾轻舟:“......”

  真不想要这种便宜事!

  于是,新年的第二天,和第一天一样,顾轻舟又起晚了。

  等她和司行霈起床时,已经是早上九点半,梳洗更衣,就快要十一点了。

  “你去看看程渝吗?”顾轻舟问。

  司行霈漫不经心喝粥:“看她干嘛?瞧见她那样子,我就想骂人;但她的确是意外,我又不好真骂,去和她大眼对小眼吗?”

  他虽然这么说,还是跟着顾轻舟去了。

  程渝还在床上躺着。

  她这时候倒是听话。

  顾轻舟让她在屋子里躺半个月左右,她没有再出幺蛾子,规规矩矩的,让自己置身于柔软枕席间。

  “......瞧着好像还胖了点。”司行霈端详程渝,“是睡肿了吗?”

  程渝差点扶墙吐血。

  “顾轻舟,你还有人性吗?我是伤患,你带这玩意儿来气我!”程渝要哭,“快带着他滚。”

  顾轻舟碰了司行霈一下:“说点人话。”

  司行霈道:“好好修养。”

  果然是指一指拜一拜,在他媳妇面前,孝顺得跟乖孙子似的。

  他不仅羞辱她,还秀恩爱闪瞎她。

  程渝感觉没活路了,有气无力:“你不要再来,我就能好好的。顾轻舟,快把你的这樽神送走吧,我这屋子里承受不住这样的神

  泽。”

  顾轻舟道:“我们等会儿还要出去,你可有什么想吃的,我给你带?”

  程渝摆摆手:“快点走,就算你仁至义尽了。”

  出了西跨院,寒风糊了顾轻舟和司行霈满脸。

  司行霈道:“看,我就说不用来瞧她吧?”

  顾轻舟翻了个白眼。

  他们打算去拜访王游川,还有卫生局的几位官员。

  车子过了街,差点和另一辆匆匆忙忙的汽车撞上。

  司行霈的车技不错,不会如此冒失,可见是对方心急火燎的要往前赶。

  “投胎去吗?”司行霈深深蹙眉,撸起了袖子,那模样是打算下车去揍人。

  顾轻舟最看不怪他这流氓德行,忙扶住了他的手臂:“地上打滑,对面的车子也是急......”

  一语说完,顾轻舟抬眸,只感觉这辆车有点眼熟,车子挡风玻璃后面的人影影绰绰,也有点面熟。

  待要看清,对面车子后座上的人下来了。

  正是叶妩。

  司行霈摇下了车窗:“小孩,你那司机还行不行了?不行的话,我让你老子重新给你换。”

  叶妩在他面前有点怯。

  她尴尬咳了咳:“对不起,司师座。”

  顾轻舟打岔:“你上车吧。”

  说罢,她自己也换到了后座。

  叶妩挥挥手,让她的司机先回去。

  “要去哪里?”顾轻舟瞧着神色略微紧绷的叶妩。

  她的司机都是督军府的副官,平时最有分寸。三小姐的车子,谁敢疾驰?跟着小姐们的人,哪个不知道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肯定是叶妩吩咐司机快追的。

  到底追谁?

  “我......”叶妩果然不擅长撒谎,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慌乱,她忙去整理,到底也只收拾了个七零八落,还是很明显把紧张铺满了

  脸。

  她自欺欺人的强装镇定:“我约了七哥,打算去看电影的。我起晚了,眼瞧着就要迟到了。”

  司行霈接话:“迟到了你还往相反的街上走?”

  太原府只有三家电影院,全在城南繁华地界,而叶妩的汽车,方向是城北,且已经里电影院很远了。

  叶妩强撑的弦,一下子就绷断了。

  她哑然了片刻。

  顾轻舟踢了下司行霈的座椅靠背,不动声色道:“是哪家电影院,我送你过去。”

  叶妩:“......”

  老师这场子圆的,实在像糊弄小朋友。

  叶妩叹了口气,道:“我其实是跟踪方小姐出来的,谁知道跟丢了。”

  “你跟踪她作甚?”顾轻舟问。

  “她鬼鬼祟祟的,我想看看她做什么去。”叶妩道。

  叶妩早起时,去父亲的外书房,打算问问今年给各家的年礼。

  以前这些,都是叶姗安排的。

  如今落到了叶妩头上,又没人指点她,有些账目她看不明白,又怕贸然猜测,会得罪人。

  她去请教她父亲,才知道父亲还没起床。

  这些日子,叶督军回府就去后院,小弟叶岫成了父亲的至宝。晚起,似乎也变成了平常事。

  叶妩准备回去,不成想却看到了方悠然。

  方悠然表情明显有点怔愣。

  她说她要出门,但是神色不自然,带着几分鬼鬼祟祟的。

  “我瞧着不对劲,就跟了出来。果然,她在珠宝行让司机等着,自己却从后门出来,乘坐黄包车往北去了。”叶妩道。

  顾轻舟听了,想要说什么。

  叶妩却抢先道:“我明白的。方小姐程府不错,不会轻易叫我看出破绽。而且太原府的地盘上,这样拙劣甩开我,她就是想引我

  去某个地方。

  既然她引我去,那么肯定有事,所以我打算去瞧瞧。到时候再随机应变,不跟进去,只让她以为我很好糊弄、很愚蠢。”

  顾轻舟错愕。

  司行霈眉梢一挑,特意回头看了眼顾轻舟:“不错,你这学生如今开了窍。”

  顾轻舟也笑了,略感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