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280章 很重要的人
  客人是石博山。

  “新年好,轻舟。”他道。

  司行霈正好在家。

  石博山他是见过的,而且见过好几次,是叶督军的外甥。

  当初二宝还在太原府的时候,石博山还给顾轻舟引荐什么术士,此事司行霈也知道。

  石博山和平野夫人的关系,司行霈更是听顾轻舟说过了。

  当此人熟稔叫顾轻舟的名字时,司行霈蹙了蹙眉,道:“石少,怎么也得礼貌叫声司太太吧?”

  石博山不意外,果然换了称呼:“是我冒失,司太太。司师座,您也新年好。”

  司行霈颔首,语气疏离又冷淡:“新年好。”

  他对此人没什么意见,完全不将对方放在眼里,比对待蔡长亭还要轻视。

  顾轻舟道:“是来给你姨父拜年的吗?来得挺早啊。”

  “是,新年凌晨就出发了,幸好火车速度快。”石博山笑道,“这次是专列,如果平常,怕是两天到不了。”

  “那你一路上辛苦了。”顾轻舟道。

  石博山道:“不辛苦。我常年旅行,住在火车上比自家还要多,习惯了。”

  顾轻舟和他瞎聊,毫无目的,仅仅是拖延着他,又好奇,很热情:“那是不是很有趣?”

  “司太太喜欢新鲜的景色和人物吗?”石博山反问。

  顾轻舟摇摇头。

  “那您可能会觉得难耐。我极度的喜新厌旧,旅行的确很有趣,不会在一个地方久留。”石博山道。

  顿了顿,石博山又问顾轻舟,“上次你那个师弟,如今病好了吗?”

  “还没有。”

  “我认识的那位宁先生,最近就在东北。如果你想要见他,我可以引荐。”石博山道。

  顾轻舟说:“他......到底是什么人?你上次就提过。”

  “术士。”石博山笑道。

  顾轻舟见过术士的,郭七老先生就能未卜先知。他通晓过往的种种,手段了得,却得过且过。

  “等空闲了,你请他到太原府来吧。”顾轻舟道。

  “宁先生心高气傲,不会到太原府来。如果你想要见他,我可以领你去。”石博山道。

  顾轻舟道:“那好,改日再说。”

  两个人说闲话,顾轻舟的话题有意无意扫过她想要知道的消息,而石博山对那些问题几乎都是回避。

  她心中明了。

  一个小时后,叶妩才过来。

  “表哥,你今年这么早?”叶妩有点吃惊,“就你自己来了,姨母没来?”

  “她前些日子扭伤了腰,大概是坐不得火车。”石博山道,“你要不要跟我去天津?”

  叶妩跟姨母感情很好。

  “怎么扭伤了?”她关切。

  石博山道:“小事。她最近爱上了打网球,我教她做热身活动,她不听,直接上去打,一下子就扭到了。”

  “严重吗?”

  “医生说没事,就是损伤,要贴膏药和静养。”石博山道。

  叶妩微微抿唇。

  她真想去看看姨母,可方小姐还没走,自己现在离开,无疑是把家拱手送给方小姐。

  “等过了正月十五,我的飞机送你去天津。”顾轻舟道,“石少,你也多住几天。”

  石博山点头说好。

  他见过了叶妩,又跟顾轻舟打了招呼,就回到了叶督军府。

  叶督军对这个外甥的身份,早有猜测,只是不点破。

  如今他突然跑过来,再加上方悠然,叶督军心如明镜。

  哪怕心中透彻,叶督军也没跟叶妩说什么。

  叶妩没有回家,仍住在程渝的西跨院,给程渝念书。除了督军府没什么值得留恋,也是因为她不想面对方悠然。

  她总有点怯场,怕自己处理不好。

  这是很没自信的一种心态。

  不过,叶督军的电话很快就打过来了:“夜不归宿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家里一堆事,你是指望我?”

  叶妩这才想起,自己如今是后宅唯一的女主人,小事不用过问,大事需得请示她,她离开太久就会乱套。

  当佣人把后宅小事拿到叶督军面前时,叶督军的不耐烦可想而知。

  于是,叶督军给全家的女人都戴了顶“不靠谱”的帽子。

  “这就回来。”叶妩道。

  匆匆忙忙回家,叶妩先花了两个小时处理琐事。

  等一切按部就班,叶妩去看了住在客房的石博山。

  “表哥,要不要我请你去看电影?”叶妩问。

  石博山笑道:“那叫上康昱。你一个小丫头片子,我跟你有什么好玩的?”

  叶妩无语。

  “他最近忙。他姑父去世,父亲中风,过年家里家外的重担都是他的。”叶妩道。

  康昱和康暖兄妹,好像变成了大人。康家的二老爷倒下之后,二太太彻底不成气候了。

  康昱和康暖兄妹俩,一个操持外面大事,一个管束内宅小事,两个人忙碌起来,反而更有气色。

  至少康暖看上去神采奕奕,比从前漂亮了很多,脸上的稚气和委屈全没有了。

  康昱太忙,平时还好,过年时应酬就不断。康家那么大的买卖, 与其交往的人家不计其数。

  叶妩上次去拜年,都只是和他坐了十几分钟。

  他正在努力站稳脚跟,成为家族的实权人物,想要顶天立地,为叶妩撑起一片保护伞,叶妩不愿意这个时候拖后腿。

  “这几天他没空,表哥你多住几天。”叶妩道。

  说罢,她就要走。

  石博山反而喊住了她:“不是去看电影?”

  “你不是不想跟小孩子去吗?”

  石博山笑道:“气性这么大!我错了,给你赔不是!”

  兄妹俩讲和。

  叶妩带着石博山出门,汽车路过一处街道时,叶妩看到有个人进了一家珠宝行,正是上次方悠然去的。

  而这个背影,又是方悠然。

  “这家珠宝行有什么不同寻常吗?”叶妩心想。

  同时她又想,“方小姐倒是挺活络的。”

  她心中想着。

  第二天,叶妩派人去查那家珠宝行。

  大过年的,不少铺子都停业,独独这家珠宝行年三十都没有关门。

  她派人去查,很快叶督军也就知道了。

  叶妩想:“这大概是方小姐想借助我的手,告诉我父亲一点消息。既然如此,我就先顺了她的意,看看她还有什么幺蛾子。”

  很快,副官就查到了。

  “三小姐,这家珠宝行......”副官欲言又止,“是一个对您很重要的人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