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284章 惊世骇俗
  叶督军府简单的晚宴,气氛却很奇怪。

  叶妩和石博山先到了,随后才是顾轻舟和司行霈。

  司行霈一进门就想要抽烟。

  瞧着他抽出烟盒,石博山问:“司师座,能否给我一根?”

  司行霈问:“你也抽烟?”

  “偶然。”石博山道。

  司行霈这方面不吝啬,当即把烟盒递了过去。

  石博山自己点上了。

  “督军呢?”司行霈扫视了一圈,视线落在叶妩脸上。

  叶妩满眸紧张。

  这孩子的心气始终浮躁,总无法沉淀下来,叫人替她捏一把汗。

  “还没到。”叶妩道,“稍等,我父亲一会儿就来。”

  结果,等了一刻钟,没有等到叶督军,却先等来了方悠然。

  方悠然不是一个人。

  她身边,跟着一个穿杏黄色风氅的女人。

  这女人眉目寡淡,一碗水泼上去似乎就能化开,非常不起眼,存在感极低。看年纪不过二十五六岁,却没有半分朝气。

  众人很难在她身上凝聚注意力。

  方悠然介绍道:“这位是我的朋友余小姐......”

  余小姐略微一笑,也是淡淡的。

  叶妩点点头。

  她没说什么,方悠然却解释道:“余小姐路过太原府南下,原本答应今晚请她吃饭的。冒昧带了她过来,三小姐不介意吧?”

  叶妩道:“很欢迎,怎么会介意?”

  众人坐下。

  约莫等了半个小时,叶督军才姗姗来迟。

  他一进门,屋子里的气氛陡然紧张了,就连方悠然那舒缓的表情,也略微凝固起来。

  “都坐。”叶督军压了压手掌,对站起来迎接他的众人道。

  等叶督军入座之后,佣人才开始上菜。

  络绎不绝的肴馔很快堆满了桌子,餐厅里弥漫了美食和美酒的香醇。

  顾轻舟端起红葡萄酒,抿了一口。

  司行霈开口,问叶督军:“没有白酒?”

  “女士在场,喝什么白酒?”叶督军道。

  司行霈说:“难道喝这娘们唧唧的红酒就显得有品位?”

  叶督军:“......”

  这是哪里来的土包子?

  话题就此打开了。

  司行霈和叶督军你一言我一语,顾轻舟偶然插话,话题不至于那么热络,却也从来没断过。

  菜还没有上完,叶督军就很自然把话题转到了正途上:“轻舟,你那个匣子是干什么用的?”

  叶妩捏住筷子的手略微收紧。

  顾轻舟笑道:“一点小玩意儿,督军想看看吗?”

  叶督军点点头。

  顾轻舟就把匣子递给了他。

  他打开匣子时,方悠然不动声色瞥了眼自己的女伴余小姐。

  余小姐眸光坚定,用眼神示意她放心。

  而叶妩,也紧紧盯着叶督军。

  石博山闲坐,又从司行霈的烟盒里,抽出了一根烟。

  他没有点,而是衔在口中,若无其事打量满桌的人。

  叶督军看完之后,神色变了变。

  然后,他合上了匣子,把证据收在其中,问顾轻舟:“谁看过这些?”

  “很多人。”顾轻舟道。

  叶督军的视线扫动,在叶妩、石博山、方悠然和司行霈脸上逡巡一圈,问:“你们都看过?”

  叶妩忙道:“是,父亲。”

  叶督军道:“那么,你是知道的。”

  然后,他特意问方悠然:“悠然,你知道这里面是什么吗?”

  说不知道,就显得刻意且做作,故而方悠然大方道:“我应该是知道的。”

  叶督军的脸色冰凉如寒铁:“是吗?”

  “是照片吗?”方悠然问。

  叶督军抿唇不语。

  他的唇线紧紧的,露出山雨欲来的压迫感,让屋子里的空气都结了冰,每个人呼入肺腑的,全是冰冷。

  他没有回答,眼神和表情却告诉了众人:方悠然说对了。

  叶妩沉默着,很紧张,掌心全是冷汗。

  满场最踌躇的就是叶妩了。

  她不知自己是否应该开口。在这件事里,她是主要推动人,顾轻舟和石博山都是帮忙的。

  此刻,她应该出头。

  可她父亲的表情,让她拿捏不准:“万一贸然开口,弄巧成拙了呢?”

  叶妩没自信在父亲面前耍诈。

  此事的发展,好像还不需要叶妩去强调什么,于是她很识趣的闭上了嘴,不发一言。

  方悠然问完是照片吗,全桌寂静,没人开口,让气氛更加低沉。

  沉默似一张大网,把所有人都捞入其中,然而害怕上钩的人惊慌了。

  方悠然轻咳了下:“督军,前不久有人敲诈我父亲,用了点诡异的手段,拿到了我父亲不堪入目的照片。”

  叶督军仍是不语,眼里好像笼罩了一层黑雾:阴森可怕,同时又看不清楚真正的情绪。

  没有其他人接话。

  叶妩更是低垂了头。

  “......我猜想,督军您也是拿到了什么照片吧?”方悠然问。

  叶督军的下颌紧绷,道:“不错。你想看看吗?”

  方悠然一颗心,逐渐落定。

  她心中暗地舒了口气,面上维持着她的紧张:“不用看,我也知道是什么的。既然给了督军,怕是我跟保皇党有关的证据吧?”

  叶督军却没接这话,继续看着她。

  方悠然的坦诚,没有换来叶督军眼神的松弛,她心中又是咯噔了下。

  一开始的笃定,似被什么敲了下,裂开了一道细小的纹路。

  继而她又想:“怕什么?”

  她整顿了心绪,声音更加从容:“督军,我也有东西给您。”

  说罢,她拿出一沓照片,递给了叶督军。

  叶督军拿起来,一张张看了,表情更加难看。

  司行霈坐在叶督军旁边,伸头看了眼,就瞧见那照片是叶督军怀抱一位年轻漂亮的男人,额头紧贴着额头,十分亲密。

  司行霈笑起来:“督军,您还有这爱好?看不出来啊。”

  他看戏不怕台高,继续道:“这也没什么的,年轻漂亮的人儿,谁都喜欢,不论男女。”

  叶督军的脸更黑了。

  他的下颌越发紧绷,眼底的怒意灼热,快要将照片燃烧殆尽。

  叶妩和石博山也好奇想看,然而听到了司行霈的话,他们俩全缩回了脑袋,尽可能不去看叶督军的把柄,免得将来被记恨。

  “督军,这世上没有不能作假的东西,包括照片。”方悠然轻轻笑了下,“我看到这样的照片,是不会贸然怀疑您的。”

  叶督军把方悠然另外给她的,随手往桌上一甩。

  叶妩和石博山不想看也看到了。

  这照片上,全是叶督军和一个男人亲热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