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286章 反噬
  局势变得太快。

  方悠然从万事俱备,到溃不成军,不过一两分钟的时间。

  她的脸色已经刷白。

  余小姐是个胆小聪明的人,不会跟叶督军硬碰硬,故而选择了实话实说。

  “那么,这就是真的?”叶督军仍是克制着情绪,只能看到他眼底似凝霜般的寒意,其他全看不见。

  “是。”余小姐笃定道。

  既然决定惜命,那么倒戈就要快,态度就要决然,犹豫不决只会让她处于险境。

  “副官,送客。”叶督军喊了声。

  就有副官应声而入。

  副官请了顾轻舟和司行霈离席,也请了石博山和叶妩,却独独没有请余小姐。

  余小姐心中咯噔了下。

  众人离开,叶督军也站起来,看了眼余小姐:“余小姐,请你移步。”

  说罢,他自己走了出去,手里还拿上了小盒子。

  他带着余小姐出去了。

  方悠然此刻像溺水的人,想要抓住浮木:“督军......”

  另外的副官却拦住了她的去路。

  方小姐暂时被禁锢在餐厅里,任由她一张白皙俏脸变成了土灰色。

  叶督军带着余小姐出门。

  走到书房的路上,突然就有两个副官出来,一左一右架住了余小姐。

  余小姐想要大叫,却被死死捂住了口。

  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人见过那余小姐。

  她擅长的伪造,触及了叶督军最憎恨的地方,叶督军一向宽容的心里,就容不下这个人了。

  男人和男人亲热......

  上次叶督军还因为此事毙了一个旅长,他心中的恨意,掺杂了懊悔。

  他回到了书房,仔细翻看了顾轻舟给他的小盒子。

  盒子里除了照片,还有很多的汇票,全是大面额的。

  这些汇票,是朴航把康家的钱汇给了方悠然。

  方悠然父亲的官,就是靠这些钱买来的。

  这层关系,他们处理得极其隐秘,叶督军曾经查过方悠然的种种,因为保皇党搀和其中,替她抹去了痕迹,叶督军什么也没查

  到。

  他怀疑方小姐,也是最近的事。

  当男人对女人产生了生疏时,才会认真看待她。

  认真思索方悠然,叶督军发现了很多不合情理的地方。

  如今,一切都真相大白了,叶督军没有特别难过。

  他总感觉自己对不起方悠然,耽误了她的青春;现在他知道了,自己没有耽误她,他只是她的猎物。

  他甚至是保皇党的猎物。

  这样,他们就算扯平了。

  “六姨太那边开饭了吗?”叶督军把小盒子阖上,锁在柜子里,问副官。

  副官急忙打了个电话。

  六姨太的女佣说,她们尚未开饭。

  只要叶督军去,哪怕吃完了,再吃一顿也无妨。

  “让她准备开饭,我这就去。”叶督军道。

  他也懒得管叶妩和石博山。

  那俩倒霉孩子,这会儿肯定去顾轻舟那边了。

  “没有顾轻舟坐镇,不成事。”叶督军想。

  他所料不差,叶妩和石博山的确是去了顾轻舟那边。

  “......我以前在康家吃饭,见过朴航拿筷子的手,手势和方小姐一模一样:都是把筷子放在无名指和小指之间。”顾轻舟道。

  那时候,她什么证据也没有。

  而且,她根本不想去查。

  叶督军是个老谋深算的军阀,他如果想跟方小姐结婚,自然是考虑周全了,任何事都不足以动摇他。

  顾轻舟的小猜测,没必要告诉叶督军。

  康芝那边,哪怕朴航死了,她大概也不想知道自己丈夫生前还有其他爱过的女子。有时候实情除了让人痛苦,毫无意义,特别

  是朴航已经故去的情况下。

  闹出来,对大家都没好处。

  直到方小姐上门逼婚。

  “只是拿筷子的手势很像。”顾轻舟道,“这种很没有说服力,再说谁会莫名其妙去学别人拿筷子的姿势?除非是想要极力讨好那

  个人......”

  顾轻舟顿了下,又道,“朴航在康芝面前,总是矮一截。所以有个女人尽了全力巴结他,他是会动心的。”

  叶妩错愕。

  这点小细节,她是不会留意到的。

  “我就顺着这个思路,去查了查朴航的遗物,找到了一个烟斗。那是天津一家银行送给大客户的礼物。

  我派副官去了天津,找到了这条线索,又假装是康家的人,顺利打开了朴航的保险柜。”顾轻舟道。

  朴航的保险柜藏得很隐秘,他死后康家没搜出来。

  那个保险柜里,既有他一部分失联的财产去向,也有他最不可告人的机密。

  “方悠然利用我,她还以为那照片就是我要给父亲的证据。”叶妩道,“怪不得她不慌不忙。

  她不仅利用了我,还利用了表哥,让我毫无防备。老师,她这次是来真的。要不是你,我今天就惨了。”

  石博山的脸色有点灰白,他没吭声。

  叶妩大大舒了口气。

  方小姐这根刺,终于拔了出来。

  “二姐如果知道了,肯定很开心。”叶妩低声道。

  顾轻舟轻轻摸了摸她的头。

  中途叶妩去洗手间,石博山才开口。

  “.......蔡长亭在销毁方悠然的所有档案。”他道,“我也是信错了人,才拿到了那张照片。”

  “是蔡长亭故意给你的。”顾轻舟笑道。“其实,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照片是假的,很险。”

  蔡长亭要的,也许并不是方悠然的成功,他做这件事,好像就是想坑石博山一回,让石博山彻底失去顾轻舟的信任。

  他不能做顾轻舟的心腹,却也不会容许石博山成功。

  蔡长亭已经在反噬保皇党了。

  他从石博山下手。

  “他简直是疯了。”石博山愤然道,“如此两败俱伤,他到底图什么?”

  “他就是个疯子。”司行霈很不屑道,然后他看了眼石博山,问,“石少,你行不行啊?”

  石博山被他问得哑口无言。

  他也坑过蔡长亭的。

  被蔡长亭坑了一次,并不算他无能。可此刻这种狡辩,说出来毫无意义,反而显得他更加猥琐。

  各种心酸,石博山一口咽了。

  “告辞。”他站起身走了。

  等叶妩从洗手间出来,餐厅只剩下顾轻舟和司行霈时,叶妩错愕:“我表哥呢?”

  “他吃饱了,先回去了。”顾轻舟笑道,“吃饭吧?”

  叶妩哦了声,没多想。

  她心情很好,吃了两碗饭。

  这天晚上,叶妩仍住在顾轻舟这边,给程渝作伴,没有回督军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