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287章 撒娇的蔡长亭
  叶督军抱起了自己不足四个月的儿子,心中格外的踏实。

  屋子里暖融融的,孩子吃饱了还没睡,却不停打哈欠。

  叶督军对家庭的感情深厚,对孩子都很上心。

  “眼瞧着又长大了些。”叶督军道,“比上次好看了不少,越来越像我了。”

  六姨太含笑听着。

  乳娘接话:“是很像,特别是嘴巴和眼睛,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叶督军欣慰点头。

  孩子打了几个哈欠之后,就睡着了。

  叶督军这才把他交给了乳娘。

  佣人们铺好了床被,就全部退了下去。

  叶督军沐浴完毕,见六姨太已经换上了睡衣,他坐到了床边:“你回娘家了吗?”

  “还没。”

  “明天回去看看。”叶督军道,“大过年的,总要走娘家,我叫副官给你准备好年礼。”

  “好。”六姨太道。

  她低垂了眉眼,似乎漫不经心。

  “如果明天天气好,你可以带着孩子一块儿去。”叶督军道。

  六姨太这才略微抬眸,有点吃惊看了眼叶督军,然后笑道:“天寒地冻的,万一感冒了就不得了,还是算了。”

  叶督军嗯了声。

  他又另起了一个话头。

  好几次,他都想跟六姨太说点什么,然而六姨太不接茬。

  甚至提到了孩子,她接话也是慢半拍。

  她似乎不擅长聊天。

  更或者说,她不想聊天,不愿意谈及她的娘家、她的生活、她的孩子。

  叶督军就躺下了,将她抱到了怀里。

  “我的人,明天就会送方小姐回北平,以后会断个一干二净。”叶督军道。

  六姨太听了,哦了声。

  叶督军问:“你知道?”

  “不知道。”

  叶督军:“......”

  真没见过这么不会聊天的女人。

  叶督军也不会对着她大发感想,于是手缓缓往下滑,话音也逐渐淹没了。

  翌日,叶妩回到了督军府,副官告诉她,督军已经早早把方小姐送回了北平,甚至亲自派了副官,去北平方家说明原委。

  “督军昨晚去做什么了?”叶妩问。

  “在后院。”副官道。

  叶妩大大松了口气。

  而叶督军,完全不想再提这件事,方小姐就好像是生命里的过客,不着痕迹被抹去了。

  他叫人把小盒子送回给顾轻舟。

  “督军说,东西交给您处理。”副官道,“只是别流传出去。”

  顾轻舟点点头。

  她把那照片给撕了,连同汇票一起,抛入火盆里,把此事彻底盖过去。

  她打算派人去告诉康芝,她什么也没找到,不过烟斗不打算归还了。

  想必康芝对朴航的旧事,也没有刨根问底的打算。

  下午,蔡长亭来了。

  他一袭黑衣,鬓角略微有点长。

  好些日子不见,他的头发没有打理,任由它遮过了耳朵,这给他绝艳的容貌更添了一层。

  这样的他,更显得倾国倾城,惊艳万物。

  “轻舟,我丢了一个人。”蔡长亭笑道,“你能否帮我找回来?我不会白求这个情的。”

  顾轻舟心中明了。

  她故意问:“你丢了谁?”

  “余小姐。”蔡长亭道,“这件事,你是清楚的。余小姐她很无辜,只是照了我的意思画了图像。”

  顾轻舟笑了笑。

  她知道蔡长亭的用意。

  画得那么惊世骇俗,是为了平息叶督军对方悠然的怒火,从而接纳她,不成想弄巧成拙。

  方悠然逼婚不成,还把一个颇有才干的人搭了进去。

  绘画逼真的余小姐,用处实在太多了。

  就是因为知道她厉害,叶督军才不会放人。

  “你放心,叶督军不会杀她的。”顾轻舟笑道,“她那么能干,叶督军用得着她。她在叶督军手下,比在你手下应该更好过。”

  蔡长亭笑了笑:“这可难说了。轻舟,帮这个忙如何?”

  除了顾轻舟,其他人都要不来。

  顾轻舟却是摇摇头。

  “我不想帮你。”顾轻舟道,“帮了你,你会再反过来咬我一口。”

  蔡长亭无奈摇摇头。

  “轻舟,拜托你。”他声音柔软,虽然表情自然,可语气里有点绮靡的味道,配上他这张谲滟的脸,真可谓是一道**汤。

  任何人听了,都会心旌摇曳,被他牵着鼻子走。

  顾轻舟对美色抵抗力极强:“撒娇没用的,我不吃这套。”

  蔡长亭:“......”

  顾轻舟继续道:“你消息灵通。如果你有叶姗或者霍拢静的去向,我也许可以拿人跟你换。”

  蔡长亭又沉默了。

  他叹了口气,十分为难道:“还真没有。那就算了,只是可怜了余小姐。”

  顾轻舟不再说什么。

  这件事,很利索解决了,康芝果然没有来问。

  到了正月初八,司行霈回了平城。

  顾轻舟送他到飞机场,回来时在大门口遇到了高桥荀。

  他冲顾轻舟笑:“新年好。”

  “都初八了,你才来给我拜年?”顾轻舟笑道,“很忙吗?”

  “是啊,跟我父亲去见了几位叔伯,还有夫人那边的事。”高桥荀道。

  然后他开门见山,“我听说了程渝的事。”

  “什么?”

  “她住的那家医院,有日本人的股,我什么都知道了。”高桥荀道。

  同时他又说,“她和卓莫止也分手了,此事我也听说了。”

  卓莫止大年初一就跟方悠然到了太原府。

  可他没有露面。

  他和程渝说一刀两断,他做到了。他狠戾果断,绝不拖泥带水,跟程渝的性格完全不同。

  “高桥.....”

  “我知道,我知道!”高桥荀连忙打断她,“你想说什么,我心里都有数。我没有非分之想,就是来看看她。”

  顾轻舟想起了程渝之前的话。

  “这样吧,我派人去问问她,看看她可有心情见客。”顾轻舟道,“她还在小月子里,是不太方便的。”

  高桥荀点点头。

  顾轻舟派人去问。

  程渝那边的回答,也没有什么令人惊讶的:“程小姐不能见风,等她好了再拜会。”

  她没有见高桥荀。

  高桥荀的脸上,顿时就灰暗了一层。

  “那我就不打扰她。”高桥荀道,“我这次来,主要是给你拜年的。”

  顾轻舟勉强笑了下。

  高桥荀略微坐了几分钟,起身告辞了。

  顾轻舟送他出门,在门口不远处,好像看到了卓莫止的身影,一闪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