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290章 表演
  夜里的风很冷,四面八方的寒意能把人一口吞没。

  程渝的脸冻僵了,舌头也僵了。她捋了半晌,也没能整理出一个话头。

  于是她自暴自弃的站着,并不打算力争上游表演一个若无其事给卓莫止看。

  “那老头说话难听,怎么任由他欺负?”卓莫止开口就如此问。

  程渝莫名其妙:“我反驳了啊,你没看到他都气炸了吗?”

  卓莫止:“......”

  这家餐厅,她以前和卓莫止来过很多次,所以接到没名没姓的邀请时,她只当是卓莫止。

  如果一开始就知道是高桥教授,她才不会送上门被人骂。

  高桥荀那孩子,始终不能像个男人一样成事。

  程渝对他,常有种泛滥的母爱。最近这种无聊的感情消失无踪了,可到底不忍心将他贬入泥里。

  “那是高桥荀的父亲。”程渝补充道,“他杞人忧天,以为我还会招惹他儿子。”

  卓莫止问:“你不是招惹了吗?”

  程渝道:“没有。”

  再次沉默。

  程渝不看他,只是放空眼神看着不远处的街道。来往的人和车穿梭,街上的路灯把影子拖得很长。

  “要我送你回家吗?”卓莫止问。

  程渝抬眸,视线终于落在了他脸上。

  可能是光线的错觉,程渝感觉他瘦了,而且瘦得很明显,好像垮了一层似的。那双眼睛,原本就没什么朝气,现在更显得阴沉

  。

  当时找他,是因为他明媚而阳光,像个不谙世事的大孩子。

  一转眼,这个大孩子成了个精神病,真是造化无常。

  “你瘦了。”卓莫止道。

  这话,是在程渝心口,却被他先说了出来。

  他斟酌着用词:“怎么瘦了?没有好好调养吗?”

  程渝道:“睡得太多了。”

  他们俩站在路边,寒风一阵阵的,身边人络绎不绝。

  程渝想要回家,或者找个暖和的地方坐下。

  可卓莫止说了恩断义绝,再去招惹他,也许下场就会和今天一样,被他的家人指着鼻子骂。

  程渝一向不走回头路。

  当初对高桥荀的决然,在这烈烈寒风里占了上位,她道:“我不能吹风,先回去了。再见。”

  她招了招手。

  她的司机很早就看到了她,一直在等示意,此刻把车子利落开了过来。

  程渝迫不及待上了车。

  车子里没有寒风,程渝终于感觉能喘口气了,她关上了车门。

  司机问:“开车吗,程小姐?”

  程渝犹豫了下。

  就在她犹豫的这个瞬间,卓莫止已经转身,快步往后走去,压根儿没有回应她的再见。

  程渝往掌心呵气,庆幸自己没有自作多情,说出什么自打脸的话。

  “开车。”她道。

  这场谈话,程渝毫不保留的,打电话告诉了高桥荀。

  她在电话里问:“你说你从小没有母亲,谁把你养育大的?有点孝心吧,做个承担责任的大人。”

  高桥荀没开口,程渝就挂断了电话,并且告诉佣人,加紧家里的巡逻,不许任何人跳墙而入。

  过完元宵节,顾轻舟就回来了。

  她一回来,带了些礼物打算去看秦纱,顺便告诉秦纱一点小事。

  程渝却拉住她。

  她把最近发生的事,都告诉了顾轻舟。

  顾轻舟听完,脸色也凝重了起来。

  “这也太过分了。我会去找高桥教授,把此事跟他解释清楚。自从你们分开,纠缠不休的是高桥荀,他怎么能把自己儿子的过错

  ,推给你?”顾轻舟道。

  程渝拿眼睛打量她。

  顾轻舟问:“怎么?”

  “我还以为,你会偏袒高桥荀。你对他的感情很奇怪,总好像姐姐对弟弟一样。”程渝笑道。

  “的确有点。”顾轻舟道,“可他做错了,我也不会包庇他。”

  程渝摇摇头,失笑道:“算了吧,我如果真想跟那老头计较,当时就泼他一身酒,甚至叫副官揍他。

  说给你听,就是想你可怜可怜我。你好不容易回来了,快别偷懒,带我去吃好吃的。”

  顾轻舟看着她。

  程渝道:“不用过问,你心中有数就行了。”

  顾轻舟点点头。

  她吩咐副官,把家里的守卫再加强一层,同时不许高桥荀再登门。

  程渝和高桥荀这一段,一年前程渝就自己把它了断了。

  始终没有放下的,是高桥荀。

  “你想吃什么?”顾轻舟问她,“咱们去吃。”

  “想吃水晶肘子。”程渝道,“油腻一点的。小月子里饮食清淡,我嘴里都淡得要泛清水了。”

  顾轻舟笑笑,答应了。

  她派人去订席位,打算明天再去拜访秦纱。

  她们俩吃了一顿,程渝吃得比较多,顾轻舟觉得太油腻了,吃几块就放下了筷子。

  中途,隔壁雅间似乎有吵架的声音。

  “听听,好像是少奶奶来抓丈夫的短儿,肯定是包戏子。”程渝很八卦。

  顾轻舟敲了敲她的碗:“专心吃你的吧。哪怕是隔壁杀人了,也不归你管。”

  程渝道:“你这乌鸦嘴。要是隔壁真杀人了,我以后就吃不下水晶肘子了,全赖你。”

  顾轻舟抿唇笑了。

  她又催促程渝,不许她偷听。

  隔壁的吵架声,慢慢低了下去。

  等顾轻舟和程渝吃好了,准备离开时,顾轻舟在雅间门口被人撞了个满怀。

  对方急匆匆冲出来的,差点把顾轻舟撞倒,幸而程渝在背后扶住了顾轻舟。

  程渝没见过这样横冲直撞的人,当即大怒:“你赶着去投......”

  待看清楚了对面的人,程渝的话突然就打住了,再也骂不下去。

  迎面是个和顾轻舟、程渝年纪相仿的女人,梳了妇人的发髻。这女人满头满脸的汤汁,像是被人泼了,而且左边面颊有个清晰

  的五指印痕。

  顾轻舟愣了下,感觉这女人面熟。

  然而对方不等顾轻舟和程渝看个仔细,哽咽着说了句“对不住”,转身跑下了楼。

  而她所在的雅间,没人追出来。

  顾轻舟和程渝对视一眼。

  “走吧。”顾轻舟道。

  上了车,顾轻舟用帕子擦衣襟。那女人一撞,汤汁也沾到了顾轻舟的前襟,雪色狐皮毛沾上了污渍。

  “顾轻舟,你说那女人是不是狐狸精?瞧着她那眉眼,挺俊俏的,但是一股子受气的小家子气派。”程渝道,“是不是被男人的老

  婆打了?”

  顾轻舟道:“我怎么知道?”

  “你猜一下嘛。”程渝道,“你不是最擅长观察吗?那个雅间的人,都没有追出来......”

  顾轻舟啼笑皆非。

  哪有这么乱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