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292章 及时雨
  顾轻舟回家时,程渝就在她的院子里。

  她正在喝佣人做好的咖啡。

  茶几上,摆放了一个首饰盒子。

  “是什么?”顾轻舟问。

  程渝道:“是口红,我买多了,送给你些。”

  顾轻舟打开,里面约莫有二十几管,就道:“又用不完,买这么多作甚?”

  “显摆呗。”程渝道,“走到铺子里,对小伙计说,这些我全要了,威风得不得了。我从小就爱这样,我妈说教都不好使。你如果

  没我妈那口才,也免开尊口教训我。”

  顾轻舟:“......”

  这暴发户式的爱好,到底是从哪里遗传来的?

  顾轻舟把口红交给佣人,让她收起来。

  “她回去了吗?”程渝又问,“王家怎么说?”

  程渝说得是王晨。

  “我没进去。”顾轻舟道,“我瞧着她挺有主见。”

  程渝又问:“她丈夫是做什么的?他干嘛打她,你知道吗?”

  顾轻舟啼笑皆非:“你把人领回来的,你来问我?我没仔细打听,对她也不熟。”

  程渝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就是脑袋一热,想起一出是一出。至于善后负责,有你嘛。”

  顾轻舟揉了揉眉心,心里细数着把人大卸八块的几种刀法。

  “程渝,我最近老了,你发现没?”顾轻舟问她,“你想知道原因吗?”

  程渝:“......”

  这位姐姐此刻才终于消停。

  翌日,有人送了河蟹来。

  是王璟。

  王璟有一个同学,家里面是做水产生意的,近日他帮了那个同学一个小忙,那个同学就送了他几大筐优质的河蟹。

  太原府不靠海,这种新鲜的水产很难得,王璟有了好东西,第一个孝顺父母,第二个就孝敬顾轻舟。

  他送了顾轻舟一大筐。

  河蟹是寒凉的东西,不能多吃,而且河蟹的肉本来就不多,吃起来比较麻烦。

  顾轻舟就将这一筐河蟹分成了三份,一份给叶妩送了过去,一份给康暖送了过去。

  中午,她的餐桌上就上了河蟹炒年糕。

  用的是川蜀那边的做法,十分辛辣爽口,红彤彤的辣油一看就很带劲。

  程渝特别喜欢吃,就着这盆河蟹炒年糕吃了三大碗米饭,顾轻舟对她表示佩服:“猪都没有你能吃。”

  程渝:“......”

  实在听不出这句哪里是赞美她。

  顾轻舟看着她打饱嗝的样子,忍不住又说:“慢点,噎不死你。”

  程渝想啐这乌鸦嘴一脸。

  辛嫂也看到了程渝的狼吞虎咽,叫人准备好了山楂汤,等着程渝闹胃疼。

  结果一晚上过去,程渝这边什么事都没有,早餐的时候一点儿胃口不减。

  王家那边却派人来寻顾轻舟,说是四太太秦纱昨晚闹了一夜的肚子,到凌晨的时候才好一些,请她过去给看看。

  “怎么回事?”顾轻舟问。

  来人说:“吃多了河蟹。”

  顾轻舟:“......”

  旋即她又想到,大概不是河蟹的问题,而是王晨。

  顾轻舟送王晨过去的,此事开门的佣人知道。

  而王晨怕是没把前因后果将清楚,正巧王璟弄了些吃食,秦纱就趁机请顾轻舟。

  “我这就去。”顾轻舟道。

  程渝忙道:“我也要去。那王家妹子什么也没告诉我,我还想问问呢。”

  “等我回来告诉你。”顾轻舟道。

  程渝不依不饶,顾轻舟就是不同意。

  她没办法,只得道:“那你快点回来。”

  顾轻舟说知道了。

  王家她是常来的,佣人们都认识她。听闻是四太太秦纱邀请的,佣人就直接道:“司太太,您可要带路?”

  “不必,你们去忙。”顾轻舟道。

  她轻车熟路去了四房的院子。

  远远的,顾轻舟就听到了声音:有怒喝,也有哭啼,嘈杂混乱。

  秦纱请她来,自然不会提防什么,怕是正缺一个外人来搅局。

  顾轻舟就直接进去了。

  四房的客厅里坐满了人,四太太秦纱旁边有个年轻的女人低着头坐着,正是王晨。

  有个女人疾言厉色,是王家的三太太,顾轻舟见过她的。

  “……这不行,这太丢人了。”

  “四弟妹,你可不能一时糊涂,心软答应了她!这算得了什么事,这么点小事就哭哭啼啼回娘家,成何体统?”

  答应什么?

  顾轻舟的脚步在原地顿了下,就听到三太太继续道:“太原王氏,那是从汉朝就显赫的名门望族,几千年了。

  普天之下,谁有咱们王家血统高贵?哪怕是寒门祚户,也知道‘家无犯罪之男、无再嫁之女’,这是约定俗成的家训。

  离婚,我看她是想抹黑咱们,给王家丢人现眼。”

  顾轻舟是个旧式的人,听到这席话,还是震惊了下。

  时代的变迁,让旧貌换了新颜,不少的老式家族,也爱刷上“门风开化”的新粉,不愿意守旧被人嘲笑。

  而王家三太太这席老掉牙的论调,依旧不变。

  “三伯母,你这说话也太可笑了吧?你还裹脚吗?”王璟在旁边道。

  三太太被王璟气了个倒仰,准备骂人,却看到了顾轻舟。

  屋子里的声音一静。

  “轻舟。”秦纱含笑喊了她,“我刚派人去请你的,不成想......”

  好像不是她特意派人请顾轻舟来救场,而是她先请了顾轻舟,却没预料到现在的争吵。

  “我来得不巧吧?”顾轻舟也故作诧异,“怎么了?”

  在场不少人,都是王家的长辈。

  有个外人在场,大家自持身份,不太好意思口无遮拦。

  “没有,没有!”王璟急忙站起身,想把顾轻舟安插到场中,看看家里的长辈们当着客人的面,还能放什么厥词。

  王璟快要被他们气炸了,感觉王晨也要崩溃了。

  顾轻舟简直是及时雨

  “顾姐姐,你这边坐。我母亲昨晚吃了河蟹,肚子不舒服,你可不能走,等会儿要给她瞧瞧。”王璟关切道,“你没有不舒服吧?

  ”

  其他长辈看出了王璟的用意。

  自家讨论大事,弄个外人来,可见秦纱和王璟是偏袒王晨的。

  然而顾轻舟又是打着看病的幌子,总不能不顾秦纱的病体,将她赶走。

  “没有。”顾轻舟道。

  秦纱就道:“轻舟,你先到里屋坐。”

  里屋和客厅,不过一道门,坐在里面什么都能听见,甚至通过打开的门,什么都能看见。

  “小十,你去陪你姐姐。”秦纱又道。

  顾轻舟往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