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294章 积德行善
  顾轻舟跟着王璟,去王晨暂住的客房。

  王璟走得比较慢。

  他跟顾轻舟说起了王晨。

  “十一姑姑运气不好。十一姑父结婚前对她很好,婚后却像是变了样子。十一姑父好歹是个文化人,居然做出这种事情来。”王

  璟感叹。

  “谁说文化人就不会做出这种事情?”顾轻舟道,“自古文人多风流,风流的程度超过了道德,就是下流。”

  王璟还是不太愿意相信现实的残酷。

  他道:“一个人,怎能短短几年变得面目全非?”

  “也可能不是变了,而是刷得彩色逐渐掉了,露出了原本丑陋的本质。”顾轻舟道。

  “对。”王璟心不在焉点点头。

  昨天的雨水在地面落了个不大不小的水坑,王璟跨步过去,脚上还是沾到了泥。

  顾轻舟小心翼翼走在他身后。

  他想起什么,又问:“顾姐姐,你赞同十一姑姑离婚吗?”

  “婚姻是两个家族的事。”顾轻舟道,“牵扯的人不单单是夫妻俩。我不是男女双方的亲属,没有赞同或者不赞同的资格。”

  王璟嗯了声。

  他情绪突然有点低落。

  “怎么,你其实不赞同?”顾轻舟问。

  “我是有一些不赞同的,不是因为她离婚丢了王家的人。她离婚了,那个男的岂不是可以高高兴兴的和那个女学生在一起了?”

  王璟道。

  这孩子内心,也有一股子执着劲儿。

  “真是孩子话。”顾轻舟摇了摇头,“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不是不可以,要看是否值得自己付出那八百的价。”

  王璟雾里看花,总隔着一层,他观察大人们的婚姻,话也说得浅。

  他们俩聊着,就到了王晨的客房。

  王晨开了门。

  她先冲顾轻舟笑了下,然后对王璟道:“小十,你去玩吧,我想跟司太太说几句话。”

  王璟一愣,顾轻舟也顿了下。

  “十一姑,我......”王璟想要安慰她几句,然而他一个半大的男孩子,没经过婚姻,他的任何安慰都是隔靴挠痒。

  他自己也知道,之前的准备全部泡汤:“十一姑,你们慢慢聊,我去叫厨房给你做点好吃的。”

  “好。”王晨勉强一笑。

  王晨的脸上还红肿着。她没有做任何处理,甚至加重了伤势。这是挨打的痕迹,第二次了,王晨没打算再有第三次。

  她留着证据,换取自己想要的。

  王晨本来是不想见顾轻舟的,连王家人都不同意她离婚,顾轻舟一个外人能做什么?

  左右那些安慰的话,听着的时候心里是舒坦一点,可听多了也只会觉得徒劳无功。

  然而,等顾轻舟和王璟敲响了她的门时,她忽然想起来,自己的哥哥王东川在司家的军队里多时了。

  她想让顾轻舟隐瞒,别把此事告诉哥哥。

  他们兄妹是王家的旁枝,哥哥好不容易有了自己另外的前途,王晨不想他半途而废。

  若哥哥知道她挨打,肯定会回来的。

  “司太太,我想.......”

  “我不会告诉你哥哥。”顾轻舟见她欲言又止,索性帮她说出来,“你不想给他增添负担,我懂。”

  王晨看了眼顾轻舟,眼神略微松动了。

  “多谢您。”王晨道,“我正是想说这话。我哥哥最是疼我,怕他激动。”

  顾轻舟嗯了声。

  她是陪同王璟过来的。

  原本在她的计划里,自己是王璟的道具,不需要说什么,只需稍微附和几句。

  所以,等她单独和王晨相处时,她的思路不怎么顺畅,没有提前准备好,而且她不了解王晨。

  顾轻舟沉默了下。

  “我......我没有和他们闹,也不是图什么。”王晨却打破了沉默,“我是铁了心要离婚的。”

  她和喻臻是真心相爱过的,正因为真心相爱,喻臻的出轨和家暴才显得那么让人难以接受。

  她解释了之前的闹剧。

  她不是扭捏作态的要挟,而是心意坚决。

  “若他们不同意,我会跟那人同归于尽。”王晨补充道。

  她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冷静,没有半分冲动。

  顾轻舟抬眸,打量了她一眼。

  “真到了这个地步?”顾轻舟试探着问了一句。

  王晨则是非常肯定点点头。

  “他做任何事都会变本加厉的。前些天打我巴掌,尚且控制力道,昨天打我就是使劲浑身力气了,打得我当时眼前一黑。”王晨

  道,“他已经毫无内疚了。”

  顾轻舟道:“家暴是不能容忍的。”

  王晨的眼神略微一亮。

  哪怕只是口头的支持,都让她心头敞亮了不少。

  “多谢您。”王晨道,“我也没有其他事打扰您,就是在我哥哥那边,希望您能保守秘密,别叫他知道。”

  顾轻舟颔首。

  她和王晨不熟,对方遇到了人生大问题,顾轻舟不知怎么开口,安慰几句之后告辞了。

  她回家,程渝立马围上来。

  “打听清楚了吗?”程渝问。

  顾轻舟就把自己王家这一行所见所闻,全部告诉了程渝。

  程渝听到目瞪口呆。

  她气炸了:“王家的长辈都他娘的饭桶,懦夫!如果我遇到这种事,我爸爸会带人扫了喻氏全族!”

  顾轻舟喝了口茶:“你们家是土匪吗?”

  程渝捶了顾轻舟一下。

  女人多半会物伤其类,尤其是婚姻同样受过伤的女人。

  顾轻舟很同情王晨,却也知道这是旁人的家务事,程渝却不同。

  她辗转反侧。

  翌日上午,程渝自己去了王家,专门去见了王晨,此事她没有跟顾轻舟说。

  她去确定事情的真假。

  不成想,她去了之后,正好赶上喻家的人来接王晨。

  王家小辈们态度激烈,坚持不肯让十一姑姑回去;可长辈们则是态度暧昧,不停问王晨自己的意思,隐约是劝和不劝分。

  程渝拉起王晨,道:“走,去我们那边。你这脸一直不好,走出去受人指指点点。第一神医有神药,我带着你去拿一些。”

  她不由分说,在王家和喻家的双重劝阻下,把王晨又带了回来。

  顾轻舟无力扶额。

  “我想做点善事。”程渝道,“顾轻舟,我这一辈子没做过什么好事,所以我如此不顺。这次,我想要积德。”

  “然后把事情推给我,是不是?”顾轻舟翻了个白眼。

  “对啊,我也是在帮你积德啊。”程渝道。

  顾轻舟愁死了,再次想要活活掐死程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