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295章 怒其不争
  程渝又把王晨捡回来。

  顾轻舟大概能猜到程渝的心思。王晨在王家的处境很微妙,顾轻舟哪怕是为了秦纱考虑,也应该给王晨一个暂时落脚的地方。

  若此事能让程渝那混沌的心中开一扇明亮的窗,也算有成效。

  如此考虑之后,王晨暂时在顾轻舟这边住下。

  “喻家是开书局的,很多书籍都是他们出版印刷,从老祖宗时期就是做这个。”王晨说起了她的夫家。

  喻家除了书局,还有一家报社。

  “......就是这家报社,让喻家有了说话的舌头,地位也提高了很多。”王晨苦笑了下。

  她的丈夫喻臻,是个很有名的主笔。

  “他的笔名叫卞下,针砭时弊很犀利,文采极好,在这个行当里名望不错。”王晨又道。

  喻臻最擅长打舆论战了。

  当初有一个教员,和他看上了马场的同一匹马,那个教员的家境不错,说话也硬气,愣是将那匹马抢到了自己名下。

  喻臻气不过,抓住了那教员一点小辫子,大做文章,生生把对方的名声撕毁,让他狼狈辞职搬家,离开了太原府。

  “你们如果帮我,他一定会不遗余力的报复。”王晨对顾轻舟和程渝道。

  顾轻舟在太原府名声很响亮。

  越是有名,越容易引起话题,一旦被喻臻咬上,轻则谣言四起,重则身败名裂。

  顾轻舟的丈夫司行霈虽然不好招惹,可太原府毕竟不是他们的地盘,真惹上了喻臻,未必能讨到好处。

  小人最难缠。

  王晨不想害了顾轻舟和程渝。

  这也是为什么王晨想要争取王家的支持。

  王家在太原的地位远胜于喻家,王家自己也是有报纸的,甚至比喻家报业的规模还要大。

  如果由王家提出离婚,喻臻不敢耍小动作。

  王晨把这些跟顾轻舟和程渝说得清清楚楚,就是不想让顾轻舟什么都不知道,一头扎进她这滩浑水中来。

  “不过是一家报社罢了。”程渝很不屑,她对王晨道,“别说小小的主笔,就算他是天王老子,顾轻舟想要碾死他,就能碾死他!

  舆论战?那都是顾轻舟玩剩下的。你太看得起喻臻那瘪三了。”

  顾轻舟:“......”

  风好大,顾轻舟真怕程渝闪了舌头。

  程渝这番吹牛皮,让王晨也愣了愣,眼中闪光看向了顾轻舟,暗含希冀。

  顾轻舟的脸皮没程渝那么厚,她轻咳一声,转移了话题:“你也是上过学的,对于报社的管理,你懂多少?”

  王晨道:“喻臻贪玩,嫁过去之后,报社很多事务都是我在处理。”

  只有需要对付人的时候,喻臻才会去报社,写几篇文章。

  顾轻舟略有所思。

  程渝听懂了,问王晨:“你喜欢报社吗?”

  王晨似乎也懂了:“我倒是无所谓。不过,那家报社是喻家的舌头。若是能斩断他们的舌头,王家也会少很多顾忌,大概会同意

  我离婚。”

  “那好,你就要那家报社做离婚赡养费。”程渝道,“顾轻舟,快把那家报社给弄过来。”

  顾轻舟无语良久:“你把我当山大王了吗?”

  王晨笑起来。

  顾轻舟给王晨出了个主意。

  因为王晨性格的缘故,顾轻舟没有让她做很难的事。

  王晨没有极佳的心理素质,遇到事她会害怕、冲动,但是她对自己的目标又很明确。

  于是,顾轻舟在旁边提点,程渝也搀和其中,替王晨想了个简单容易操作的办法。

  “王晨,开弓没有回头箭,你可别后悔。”顾轻舟道。

  她第一次叫王晨的全名。

  王晨认真道:“想要什么,我非常清楚,绝不左右摇摆。”

  程渝却愣了下。

  王晨这话,在程渝心中起了个小小的涟漪。

  第二天的上午,王晨回到了王家,找到了她的侄儿媳妇叶妍:“我要回去了,你跟你四婶说一声。”

  叶妍又怀孕了,这些日子吐得晕天黑地,实在没精力过问十一姑姑的事,她吐字艰难:“十一姑姑,你亲自往四婶那边去一趟,

  我怕是没办法替你做主。”

  王晨点点头。

  她将此话告诉了秦纱。

  秦纱有些吃惊。

  她是后来嫁到王家的,所以跟王晨并不熟悉。

  秦纱知道王东川和王晨兄妹对王游川来说很重要,不愿意看到王晨在这种时候回到喻家的那个火坑的。

  “等你四哥回来之后,再说这件事。”秦纱说道,“你在喻家那边受了委屈,就算要回喻家,也要等你四哥将姑爷敲打一番再回去

  。”

  她心里有些奇怪,昨天王晨还要死要活的折腾,非要离婚,怎么今天她又想回去好好过日子了?

  “我这就让人去请你四哥回来。”秦纱说道。

  “不必了,四嫂。”王晨阻止了秦纱,“我已经想通了,喻臻是我的丈夫,这种小矛盾,我们私下里解决就好了,若是闹回娘家,

  只怕夫妻缘分会越来越浅薄。”

  秦纱狐疑看了眼她。

  如此隐忍识大体,怎么不太像之前的口吻?

  “十一妹,家暴可不是小矛盾。”秦纱蹙眉道,“你四哥已经在处理此事了,你确定这个时候回去?”

  王晨却铁了心一般。

  “四嫂,我真的想通了。喻臻其实没有打伤我,是我自己弄成那样,故意回来找你们,想把事情闹大的。”王晨道。

  秦纱错愕看着她。

  一时间,秦纱也不知道真假。

  不过,她嫁到王家这么久,也很少听到其他人说王晨的婚姻不幸福。

  “那好吧。”秦纱犹豫了下,同意了,“你坚持要回去,我也不拦你了,只是之后再遇到什么为难的事情,一定要回来跟你四哥说

  。我们都是你的亲人,会站在你这边的。”

  她这话刚说完,立马就想到了之前咄咄逼人责骂王晨的三老爷和三太太,秦纱不由得脸上一红。

  倒是王晨,似乎并没有想到这一节,面色坦然的跟秦纱表示了感谢。

  王晨就这么离开了王家,回到了喻家。

  秦纱到底是不放心,派了人去喻家打听。

  她怕王晨回去又要挨打。

  等到傍晚的时候,派去打听的人回来了。

  他跟秦纱说道:“佣人说,姑爷并没有打姑奶奶。姑奶奶回到喻家的时候,姑爷不在家,姑奶奶亲自做了一桌子好饭菜。

  等姑爷回来了,姑奶奶就跟姑爷温言软语小意求和。姑爷见姑奶奶百般讨好,态度就和软了。”

  “难道王晨是想麻痹喻臻,然后下毒毒死喻臻?”秦纱心里忍不住想道。

  她挥手让来人下去。

  等到晚上王游川回来,她就跟王游川说了这件事,还跟王游川说了自己的猜测。

  “下毒?”王游川认真思考了下, 然后摇摇头,“一旦下毒,十一妹就摘不清的。如此,她自己也活不成。若她这样不惜命,她

  也不会回去的。”

  秦纱深以为然。

  然后她对王游川道:“十一妹去了轻舟那边,轻舟会不会给她出了主意?”

  “那不是更好?轻舟的主意,自然不会叫十一妹吃亏。”王游川道。

  这倒也是。

  秦纱不相信闹着离婚的王晨是真的回去重新过日子,她猜测这里面肯定有事情,于是她一连几天都派人小心打探王晨那边的消

  息。

  然而,这几天王晨并没有跟顾轻舟的人接触,一直在专心做一个“贤妻”,在家里好饭好菜的伺候喻臻,甚至亲自帮喻臻洗脚,

  在报社里也勤勤恳恳处理本该喻臻去做的一些琐事。

  几天下来,喻臻竟然跟女学生那边淡了一些,跟王晨的关系好转起来。

  这手段,完全就是家中贤妻笼络丈夫的。

  秦纱悻悻然:“内城的女人,愚昧得可怕,这样的气都能忍下来。”

  虽然怒其不争,秦纱也放松了警惕,没有再盯着王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