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299章 躲藏
  喻臻被逼无奈之下,突发奇想。

  但主意定型之后,他反而感觉这是个好主意,比离婚更好。

  在施行这个毒计之前,喻臻打算给王晨最后一个机会。

  毕竟,正常人想要杀人,都有一个心理底线,轻易不可能越过去。

  他从女学生那里出来,直接就去了王家。

  又是四太太秦纱接待他的。

  秦纱对喻臻说道:“十一妹这几日心情似乎有些不好,大概是养病太闷了,你们夫妻恩爱,你来看她,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我也很想她。”喻臻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来,他低着头腼腆的对秦纱道,“我攒了好多体己话,实在是忍不住了,想要来说给她

  听。”

  秦纱就当是夫妻间的私房话。

  她点了点头,非常体贴的说道:“那你等会儿跟十一妹多说说话,我让佣人们不要进去打扰。”

  喻臻谢了秦纱。

  到了王晨的房间,秦纱果然将佣人们都带走了,给王晨和喻臻留下说话的私人空间。

  秦纱一走,喻臻脸上的表情就变了。

  他冷着眼看着王晨,脸上没有丝毫情愫。

  王晨半卧在床上,不动声色的看着喻臻,也没有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王晨听到喻臻冷声开口,他说道:“我们离婚吧!”

  “喻臻,我在生病。”王晨看着喻臻,满眸失望。

  喻臻皱眉,不耐烦道:“我知道你在生病,我们离婚。由你主动提出,离婚之后,我会补偿你一笔赡养费的。”

  他实在是被小情人折腾怕了,又生怕小情人肚子里的孩子不稳。面对王晨的时候,他已然铁了心肠。

  王晨摇了摇头,看着喻臻冷笑,像之前那样挑衅:“你可真不是东西!”

  喻臻恼怒了起来,想要打人。

  “我不是东西?你呢,不下蛋的母鸡!”喻臻啐道。

  “你从哪里知道我不能生孩子的?”王晨眼神闪了下,却疾言厉色毫不退让。

  喻臻冷笑。

  “不想我知道?”他冷冷问,“那你就莫要吃药看病。”

  顿了顿,他继续道:“你最好还是离婚,之前不是你自己闹的吗?”

  “我不离婚。”王晨想也不想就说道。

  喻臻还想要说什么。

  王晨气定神闲道:“你当我不知?那个叫安倩的女学生,她怀了身孕。从前我要离婚,那是我求你,如今是你求我。”

  喻臻气急败坏,猛的上前扬手就要打王晨。

  王晨冷声道:“我四嫂带着人就在门外等着你,这好歹是王家的地盘,你有本事动手试试。”

  喻臻还真没本事在王家打王晨。

  他收了手,咬牙切齿问:“你想要什么?”

  “什么都不想要,就是要你不痛快,要你的孩子做私生子!要那个贱|人做姨太太!”王晨道。

  喻臻不敢打她,又气得不轻。

  之前的毒蛇,彻底在他心中盘稳了,他知道自己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了。

  王晨非死不可!

  “好,王晨,你果然很厉害,你们家祖宗一定为你荣耀!”喻臻狠狠道。

  他推门而出。

  出了房间一看,外面空荡荡的,秦纱根本没带人守在外面。

  他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王晨这个女人竟然这么的狡猾!

  王晨的心情,倒是不错。

  她一步步走得很稳。

  她以为自己做不到,也以为会出纰漏,却没想到她比自己预想中更厉害。

  从此,王晨有了自信。

  就在这时,秦纱敲门走了进来。

  秦纱含笑对王晨道:“姑爷这么快就走了?我看他脚步匆匆,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报社还有急事,他赶着过去。”王晨笑着说道,她的脸上已经看不出丝毫异样。

  等到傍晚喻臻派人送来莲子和大枣炖的汤品时,秦纱更是以为他们夫妻二人就如表面那般恩爱。

  王晨看着那汤品,并不敢喝,只说身子突然有些不舒服,央秦纱派车去接顾轻舟。

  顾轻舟很快就来了,王晨把那汤品端给顾轻舟看。

  秦纱心如明镜,却不点破,果然去把顾轻舟接来,只说请顾轻舟看病。

  “没有毒。”顾轻舟道

  “我以为他应该会很着急的。”王晨将汤品推开。

  就算这汤品里面没有毒,对她的肠胃也有好处,只要想到这东西是喻臻派人送来的,她就吃不下。

  好像谁家没有莲子和大枣似的,非要送!

  王晨有些苦恼的对顾轻舟说道:“他这段时间多半要不断的往这边送吃的,防不胜防,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他直接进入正题,

  不要整这些虚头巴脑的?”

  “他比你着急。”顾轻舟笑道,“你且再忍耐忍耐,最多三四天功夫,他就会忍不住要进入正题了。”

  王晨颔首。

  她心里有些凉,想着一夜夫妻百日恩,喻臻应该不至于像她计算的那般无情无义,可喻臻做出来的事情,却完全符合了她的预

  料。

  男人无情起来,真的是太可怕。

  “可我也不能每次都将你叫过来,那也太麻烦你了。”王晨道。

  如果喻臻送东西送得很频繁,那顾轻舟太太岂不是一直要奔波在王家和司府之间。

  “不必。他送的东西,你一概不吃不用。”顾轻舟道。

  “可……你不是说了,我们要麻痹他,减少他的防备心么?”王晨有些不解。

  “他已经在你的病床前提了离婚的事情,你在这种情况下还吃他送的东西,太奇怪了,他反而可能会提防。”顾轻舟道。

  王晨深以为然,是她想岔了。

  她们对喻臻布的局已经完成了十之**,只管等喻臻上钩就好了。

  而现在,喻臻已经上钩了,她们只需要喻臻把这钩咬结实一些。

  接下来的三天,喻臻果然频繁的给王晨送吃的、送用的。

  一开始,王家的人都称赞他们夫妻感情好,喻臻心疼王晨,可次数多了,王家不少人都有了闲话。

  “他是觉得我们王家会亏待他媳妇儿么?”

  “我们王家难道还能少了这几颗大枣?”

  “王晨虽然是旁枝,但到底是王家人,她在娘家养病,我们难道还会虐待她不成?”

  “这个喻臻也太小看我们了,既然这么担心王晨在这里受罪了,怎么不把人接回去养着?”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看这架势,他倒像是低声下气的,不太正常。派人去查查,看他最近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