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303章 和好
  二月底的太原府,柳树始发嫩芽,给虬枝梢头点缀了鹅黄色的春意。

  长短柳条随风款摆,一下下撩拨着心湖,激起阵阵涟漪。

  程渝站在武备学堂大门口的柳树下,一动不动成了雕像,只有她的红色风氅如火,似开了满树的花:秾艳、灼目,开出了整个

  烈烈盛景。

  卓莫止听到门卫亲兵的禀告,当时懵了下。

  他觉得是听错了,或者对方故意报了程渝的名字。

  饶是如此,他还是急匆匆放下了他的枪,让一众学生各自练习,他脚步如飞到了门口。

  并没有错。

  那女人眉目精致,红衣黑发,树影落在她脸上,光线斑驳中的她,眼神格外镇定。

  她走向了卓莫止。

  未开口,声已哑。

  “......卓孝云,抱我一下。”她扬起脸,对卓莫止道。

  卓莫止脸上是静止的,四肢百骸是僵硬的,程渝的话,好像一个个重锤,敲开了他坚硬如石的神经,每个字都钻入了他的脑海

  里。

  他抬起胳膊,笨拙将人一拉,整个儿抱住了她。

  她身上有香气,浓烈却不刺鼻,是她最爱的香水。

  她从不隐藏自己的张扬,活得热烈奔放,就连香水也要比旁人多撒几滴,味道盖过所有人。

  他抱住了她,程渝也搂住了他的脖子。

  “你是我的。”程渝踮起了脚尖,挂在他身上,凑在他耳边道。

  卓莫止的胳膊更紧,浑身的血脉加剧流淌,半晌才惊觉是他心跳如鼓。

  “你说呢?”她问。

  卓莫止打横将她抱起,塞到了旁边的小汽车里。

  副官一愣,车钥匙已经被卓莫止抢走了。

  那汽车绝尘而去。

  靠近南城门的饭店,四楼的客房从客人进门就有动静,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暴风雨。

  被风暴席卷的程渝,疲倦躺在卓莫止的胸口,她浑身酥软,鬓角汗湿了。

  卓莫止亲了亲她的额头,修长手指缓缓摩挲着她的后背,感受她肌肤的凉滑。他情不自禁的,又紧了紧手。

  他和程渝竟那样像:孤傲,倔强,不肯先低头。

  没想到,程大小姐却服软了。

  卓莫止此刻抱紧了她,仍感觉不真实,像两个月来无数的梦境那样,让他虚虚的不踏实。

  “......你轻一点,我喘不上气。”程渝提醒他。

  卓莫止的手微松。

  他又摸了摸她的头发,心里的话脱口而出:“为什么?”

  为什么愿意回来找他?

  问完他就后悔了。

  他并不想知道她为什么回头,这并不重要。她能回来,就是对他的恩赐。

  而程渝,听了估计会翻脸。

  卓莫止想要描补,把这句话怎么扔出去的怎么捡回来,却不成想程渝接住了。

  程渝道:“我新认识了一个朋友,她让我明白了很多道理。”

  卓莫止脸色变了下。

  程渝看在眼里,第一次伶俐百倍:“是女人。”

  卓莫止表情顿时就很尴尬。

  程渝还是头一回见他如此尴尬,忍不住笑起来。

  她一笑,满屋子就像铺满了阳光,变得明媚而温馨。

  “......她说了什么?”

  “不是她说了什么,而是她做了什么。”程渝道,“原来,每个人都会有迷茫甚至怯懦。我瞧不起自己的那些软弱,全是人之常情

  。

  只要坚持一下,就能把那些扛过去,然后得到自己想要的。”

  卓莫止看着她。

  她的话,听起来糊里糊涂,然而契合了卓莫止的心境,他全懂了。

  “我不是想要赶你走,是我太内疚了。一旦我内疚,我就会下意识把自己藏起来,装作若无其事,等其他人来迁就我。”程渝又

  道。

  她的手,莫名有点抖。

  她用力抵在卓莫止身上:“我做错了。错了之后,我害怕承认,害怕你的指责.......”

  卓莫止已经听清楚了。

  他全明白了。

  故而他抱紧了程渝,在她额头又亲了下:“我也错了。”

  两人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确定,程渝搂紧了他。

  第二天,他们回到了顾轻舟那边。

  程渝神采奕奕。她素净的面容上,像扑了光,那双眸子熠熠生辉。

  顾轻舟瞧见了,诧异问:“这样愉快?”

  程渝就笑了起来。

  她一直想要卓莫止的。在孩子还没有出事之前,她就想通了,她是对卓莫止起了天长地久的心思。

  然而一旦出事,她就失去了承担的魄力。

  软弱到被男人打耳光的王晨,在离婚这件事上的坚持,好像一道光照进了程渝的心里。

  原来,女人也需要一根顶天立地的脊梁骨。

  不管遭受了多少磨难,这根脊梁骨不倒,哪怕柔软的女子也能撑起天地,叫人敬佩。

  王晨在程渝眼里是闪光的。

  反观自己,程渝终于把自己丢弃在旁边的责任感找了回来。

  她和卓莫止,不应该就这样结束。

  她找到了卓莫止,把自己的内疚、软弱,甚至性格里的骄纵,全袒露给了他。

  “那......”顾轻舟斟酌了下,“你们算是和好了吗?”

  “嗯。”程渝道,“他也害怕来见我。卓家和程家联姻结束,是因为他们家其他兄弟搞鬼的。

  他当时垂头丧气的,忽略了这一点,着了道。他也感觉自己无能,弄丢了我,还搞了这么大的仗势,不敢来见我。”

  顾轻舟哦了声:“那你们俩倒是能理解彼此,心路相似。”

  她的话,一针见血。

  正是因为明白,当程渝点破时,卓莫止那么急切接住了她。

  程渝很有感慨,她对顾轻舟道:“我从小就被我爸娇惯,家里哥哥和弟弟都要让着我。

  哪怕我妈想要管束,也总是被爸爸和其他人打搅,养成了我很多的毛病。我一直不知道,直到这次看到了王晨。

  我舍身处境想了想王晨,假如我遇到这样的困难,我会一走了之。就好像蜗牛,把软弱往壳里一缩,等其他人来替我解决所有

  的问题。

  问题解决了,我再伸出头来,享受阳光雨露。躲起来是很轻便的,但没有脊梁骨,永远站不起来。”

  王晨不软弱吗?

  她当然软弱,喻臻打她的时候,她甚至不敢还手。

  哪怕如此柔软,她也挺起了胸膛,为自己奔了一个前途。

  她得到了报社,摆脱了渣男,得到了王家上下的支持。

  她像是狠狠抽了程渝一个耳光。

  程渝对卓莫止是有感情的,深浅她不知道,就像她当初对高桥荀也有好感一样。

  她想要卓莫止的,她只是不敢承担自己的责任。

  “站起来就好。”顾轻舟拍了拍她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