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311章 逃亡
  六姨太稍微低头,就看到了自己的儿子。

  他已经吃饱了,却不像往日那样安静。

  今天他格外烦躁,不时要闹腾。

  乳娘说,是外头迎亲的鞭炮惊了孩子的魂,叫叫魂就可以了。

  可六姨太心中,莫名感觉酸楚和刺痛。

  是惊魂吗,还是母子连心?

  六姨太走到今天这一步,早已是心如磐石。她从小就不是个天真的人,对人心的估计很到位。

  所以,她毫不怯懦。

  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犹豫和摇摆只会让她的计划功亏一篑。

  然而,孩子一下下的哭泣,露出他嫩红的牙床时,六姨太的心好像被什么撞得粉碎。

  她突然低下头,亲吻了孩子的面颊。

  良久,她都没有把唇从孩子脸上离开,而她的眼泪早已浸湿了孩子的小脸。

  她背对着乳娘,乳娘不明所以,只是低声提醒了句:“姨太太?”

  “没事,你出去吧。”六姨太对乳娘道。

  她声音平稳,没有半点杂乱,任谁都看不出她泪流满面。

  乳娘离开之后,琼英在她的怀里慢慢睡着了。

  屋子里的摆钟,滴滴答答,一下下有条不紊的走动着,发出齿轮轻微的响动。

  叶督军府的宴席,从中午一直持续到了晚上。

  午饭之后,就是名角的堂会。

  有大名角专门从北平和天津赶过来,只为了督军府的这场堂会。

  戏全是热闹的。

  午饭之后就是下午茶,下午茶才撤下去,又是晚宴。

  众人或三两交谈,或沉浸在戏文里,不知不觉让时光溜走了。

  入了夜,康家的宴席也正式开始,叶督军府这边更加热闹。

  两家一个是从政,一个是从商,有交集的亲朋并不多,所以各自热闹各自的,并不相互打扰。

  约莫到了晚上八点,顾轻舟有点疲乏了。

  她今天一直在应酬。

  她和司行霈形影不离,众人对这对贤伉俪很有兴趣,总有人过来搭讪,一刻也不能松弛。

  什么表情、什么语言,都要精致到位。

  长时间这样高强度的思考和表演,让顾轻舟有点脱力。

  晚宴才上到一半的菜,顾轻舟就附耳跟司行霈说了句什么。

  司行霈站起身,把顾轻舟带到了叶家外书房的小客厅。

  这地方他们常来,是叶督军平时会客的,副官们守卫严密,里面却没什么机密可以偷窥。

  瞧见是他们,副官立马放行。

  “真是累死了。”顾轻舟对司行霈道。

  司行霈倒了一杯热腾腾的橘子水给她:“我冲的,你喝一点。”

  顾轻舟不喜欢桔子粉刚冲出来的味道,摇摇头:“我想要白开水。”

  她话音未落,副官麻利去倒水了。

  顾轻舟喝了水,依靠着司行霈打盹,然后她就听到了脚步声。

  她立马睁开了眼睛。

  司行霈也听到了。

  副官们更是错愕。

  然后,副官长跑进来,对着众人吩咐:“后门集合,锁好书房所有的门,所有人都出来。”

  顾轻舟和司行霈就站了起来。

  副官们道是,然后看了眼顾轻舟和司行霈,似乎很为难,不知该如何赶客。

  “我休息好了,咱们去坐席吧。”顾轻舟道。

  司行霈却放开了手,上前叫住了副官长:“怎么了?”

  副官长笑了下:“没事,司师座。入了夜,正常换岗巡逻。”

  司行霈阴测测瞥了他一眼:“那行,我自己去问督军吧。他人呢?”

  副官长:“......”

  “这也不能说吗?”司行霈问,“是不是在后门?”

  说罢,司行霈冲顾轻舟招招手,示意她跟上。

  副官长连忙去拦,道:“司师座,您要不先入席吧。家里出了点事,督军需得离开一会儿。”

  司行霈推开了副官长。

  他带着顾轻舟,直接去了叶督军府的后门。

  后门已经集合了督军府所有的亲卫,叶督军也坐在为首的汽车里。

  司行霈敲了敲车窗。

  叶督军烦躁,摇下了车窗:“你怎么出来了?”

  “出什么事了?”司行霈问他,“是不是我上次告诉你的?”

  叶督军揉了下太阳穴:“不是。”

  司行霈问:“今天可是你闺女大喜的日子,客人们全看着你呢,你确定要自己去?我和轻舟对太原府也很熟悉,而且我们俩离开

  了,才没有人注意。”

  叶督军顿了下。

  “有了消息,我随时派副官回来告诉你,跟你自己出去有什么不同?”司行霈又问。

  叶督军那颗几乎要爆炸的心,逐渐冷却了。

  的确,今天是叶妩大喜的日子。

  虽然她已经去了康家,可叶家的宾客们全部都在。

  叶督军失踪一两个钟头,客人们会怎么想?

  叶妩小时候被她母亲虐待,叶督军总感觉对不起女儿,断乎不肯在她大婚的时候闹出什么闲话。

  他下了车。

  “六姨太不见了。”叶督军道。

  司行霈笑了下:“逃了吧?我就知道......”

  叶督军眼眸一寒:“现在不是说笑的时候。”

  司行霈收敛了几分笑容:“好。我把她带回来,你需要什么?是无论如何都要带回她,生死不论,还是.......”

  “要活的!”叶督军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她是我儿子的母亲!”

  “万一她不想活呢?”司行霈问,“那是放走她,还是打残了带回来?”

  叶督军的怒火,几乎要转移到司行霈身上。

  顾轻舟这时候见缝插针:“要完整带回来。你别耍嘴皮子,快去吧。”

  司行霈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

  很快,督军府的亲卫就集合完毕,在司行霈的带领下出发了。

  顾轻舟和叶督军在后门处站了片刻。

  叶督军没有打算回去,而是默默抽出一根雪茄。

  顾轻舟等他抽完,才道:“督军,您先回去坐席吧,我去六姨太的院子看看。”

  叶督军似回神,道:“走吧。”

  他没有回去坐席,而是跟着顾轻舟,一块儿去了六姨太的院子。

  院子里很乱,孩子不停的哭。

  一进门,顾轻舟和叶督军就看到叶姗正手忙脚乱抱住她弟弟,试图哄一哄孩子。乳娘要接,都被叶姗打断。

  孩子好像天生有什么敏锐,此刻哭得快要断气了。

  叶姗也是又急又悲,眼底闪着泪光:“别哭了琼英,姐姐在这里呢。”

  顾轻舟实在看不下去了,上前对叶姗道:“你把孩子给乳娘!”

  说罢,她利落把孩子抱了过来,递给了乳娘。

  叶姗愣了愣。

  乳娘跟孩子的时间长,孩子熟悉她的气息,哽咽着想要吃奶,很快就安静了。

  孩子一安静,这屋子里就迷茫种诡异的寂寞,让每个人心头都空荡荡的。

  大家都在想:“六姨太为何要逃跑呢?”

  她是叶督军的新宠,她还有个儿子。

  什么母亲这样狠心,能丢下孩子,还用孩子打掩护,把佣人们都赶走,自己悄无声息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