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318章 手表
  司行霈回到了正院。

  顾轻舟还没有起床。

  他凌晨回来,闹到早上七点多才让她睡。

  她好像很疲倦。

  司行霈俯身,在她面颊上亲吻了下。

  她有所察觉,努力想要睁开眼,看看身边的人。

  司行霈的手,却捂住了她的眼睛,低声道:“睡吧,中午再叫你吃饭。”

  他刚抽烟回来,手指有淡淡烟草的清冽。

  顾轻舟的眉头舒展,得到了什么依靠似的,唇还不由自主翘了下,又陷入了深沉的睡眠里。

  她睡得人事不知。

  中午吃饭时,程渝和卓孝云也过来凑数。

  饭桌上的程渝,好吃的也堵不住她那张能嘚啵的嘴。

  “康暖来了,你知道不?你当然不知道了,睡得像只猪,佣人都不敢叫你。”程渝道,“不是我说,你们也节制点吧,将来老了就虚了。”

  如果倒退两年,顾轻舟一定会面红耳赤,和她打起来。

  此刻,她只是舀了一碗汤,慢条斯理喝着,妩媚的眼波稍微一掠:“羡慕我?”

  程渝梗住。

  司行霈在旁边助攻:“真羡慕啊?啧,孝云你努力点吧。要是我老婆羡慕旁人,我一定没脸活。”

  卓莫止:“......”

  他都不知道司师座还有脸这种东西。

  他很想拦住程渝,让她别试图挑战顾轻舟了,因为结果会导致他们俩都溃不成军。

  要识时务。

  论起腹黑皮厚,他们俩加起来也不及司行霈。

  挑衅司行霈两口子,他们毫无胜算啊。

  程渝还想要说什么,卓莫止在桌子底下轻轻碰了下她的脚,她这才不情不愿的闭嘴了。

  顾轻舟喝了一碗汤,才问程渝:“康暖来做什么?”

  “不止她,还有康晗和你师弟二宝。”程渝道,“多久不见,来看看你吧。谁知道你大白天睡觉,很容易叫人多想,尴尬不尴尬?”

  顾轻舟:“......”

  你才会多想吧?

  正常人,为什么要多想?

  程渝打算乘胜追击,就看到司行霈递给她一个警告的眼神。

  再斗下去,会两败俱伤,程渝收敛了气焰,打算暂时放过顾轻舟。

  吃完了饭,顾轻舟打电话去康家。

  电话转给了康晗。

  “师姐,就是我和二宝想你了。”康晗道,“你是不是生病了?”

  顾轻舟只好当面撒谎:“不是的,昨晚有点失眠,早上才睡着。”

  “没事吧?”

  “没事,就是睡前喝了咖啡,忘记了这茬。”顾轻舟道。

  康晗信以为真。

  她也没什么事,只说二宝好久不见顾轻舟了。

  “改日我请你们出去玩。”顾轻舟道。

  康晗说好。

  快要挂了电话,康晗又道:“对了师姐,我八姐的手表丢了,你让家里佣人留心,看看是不是落你们那边了。”

  顾轻舟说好。

  她问佣人,有没有看到手表。

  她这边的佣人说没有。

  程渝那边却有了消息。

  “就在沙发里,我还以为是程小姐的,就放到程小姐的首饰盒子里去了。”四丫道。

  程渝打开盒子,果然看到了一支陌生的手表。

  手表是软皮的表带,表盘上镶嵌了钻石,灯火一照就熠熠生辉,非常昂贵。

  “怪不得要找了。”程渝道,“这表精致得很。”

  顾轻舟道:“既然找到了,就叫人送回去吧。”

  程渝递给了四丫:“你跑一趟吧。”

  四丫道是。

  她换了衣裳,拿着康暖的手表,出门去了康家。

  不成想,没过两个小时,四丫就回来了。

  她兴致勃勃对顾轻舟和程渝道:“正巧了,我在街上看到了康小姐,她好像是从旁边小巷里出来......”

  顾轻舟略微蹙眉。

  四丫又道:“我把手表还给了她,她还挺紧张的往小巷看。”

  程渝听到了这里,感觉不对劲,忙道:“她跟谁在一起呢?”

  “没瞧见。”四丫道。

  “你这傻丫头。”程渝戳了下四丫的头,“她分明就是偷偷约会,你看到不躲开,还去喊她!”

  四丫吃惊。

  “真的吗?”她有点无措,“我不知道嘛。就是看到了她,想着不用专门跑去康家。”

  顾轻舟拍了拍四丫的肩膀,笑道:“没事,撞见就撞见了,难道不能见人吗?”

  此事,她们没有太在意,就连四丫自己,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当天晚些时候,康暖打电话给顾轻舟,笑道:“轻舟姐,多谢你派人送手表给我。”

  “应该我亲自去一趟的。”

  “不用这样客气。咱们就是一家人,还用得着这样虚套吗?”康暖笑道。

  寒暄几句,她就挂了电话。

  顾轻舟仔细听了她的话音,她并未打听什么,就是很普通的一句道谢,也没有提到四丫。

  看来,四丫并没有撞破她的行踪,让她担心。

  很小的一件事,顾轻舟原本也不是很上心的。

  又过了两天,程渝在家里闲不住了。

  她想起司行霈的警告,又不敢真出去闲逛。

  于是她央求卓孝云:“咱们去骑马吧?这样的春暖花开,躲在家里做什么?再说了,哪有能躲避过去的灾难?”

  卓孝云挺为难的。

  程渝又道:“就骑两个小时,去司行霈那家骑马场,最是安全不过了。”

  她委屈道,“我在家里都快要发霉了,再耽误下去,我就要发脾气了。”

  卓孝云犹豫了下,问:“那问问司师座如何?”

  他太过于小心翼翼。

  程渝没办法,就派人去问了司行霈。

  司行霈很痛快:“去吧。又不是坐牢,你们俩出门机敏点就行了,也不是要天天缩在屋子里。”

  程渝大喜,看司行霈那混蛋顺眼多了。

  她换了崭新的骑马装。

  四月的跑马场,绿草如茵,不远处的树林郁郁葱葱,旁边小径开满了花,五颜六色甚是艳丽,引得彩蝶驻足缠绵。

  跑了两圈,程渝感觉索然无味。

  “等会儿去看个电影吧?”她问卓孝云。

  卓孝云道:“如果你真的烦了,咱们去吃顿好的。电影院黑灯瞎火,实在不宜久待。”

  程渝道:“我这身骑马装,去吃饭会被侍者看轻的。我要回去换套衣裳。”

  然而时间又来不及了。

  等她回家换好衣裳,只怕要到晚上七八点。

  “叫佣人送衣裳过来。”卓莫止道,“这样,咱们就能直接去吃饭,早点吃完早点回家。”程渝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