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319章 丢人
  程渝和卓孝云这次很听话,不到晚上八点,他们俩就回来了。

  还给顾轻舟送了一瓶香水。

  “新到的,味道很不错。”程渝道。

  顾轻舟喷出一点,有种幽淡的兰花香,不浓郁。

  “真不错。”顾轻舟笑道。

  司行霈道:“难得你孝顺。”

  程渝道:“我不想跟你一般见识。走了,你们也早点睡吧。”

  顾轻舟笑了笑,叫人把香水收起来。

  说起程渝,顾轻舟就对司行霈道:“她这样听话,你多鼓励她。奖罚有度嘛,一味贬损她毫无益处。”

  司行霈捏了捏她的脸:“一瓶香水就把你收买了?”

  顾轻舟:“......”

  听起来,她是挺没骨气的。

  事情原本很平稳顺利,程渝听话,顾轻舟就很省心了。

  不成想,第二天晌午,辛嫂对顾轻舟道:“太太,四丫好像不见了。”

  顾轻舟略微蹙眉。

  四丫是在程渝那边服侍的。

  “你没问问程小姐?”顾轻舟心中隐约有种不安在弥漫,“程小姐怎么说,是不是派了她出去做事?”

  “问了。昨天程小姐让四丫去跑马场送衣裳,然后四丫说她想给她哥哥买一块料子做新衣,她哥哥快过生日了。

  程小姐就把四丫带到了城里,在一家布料行放下了她。程小姐还说,让司机等着送四丫回家。

  四丫说家里恐怕太太或者师座要用车,程小姐已经开出来一辆了,让司机先回了来,她回头坐黄包车。”辛嫂道。

  太原府不是顾轻舟和司行霈的地盘,他们的汽车只有三辆。

  汽车昂贵,将来又带不走,顾轻舟不会多置办。

  这三辆车,其中还有一辆是霍钺的。

  前几天,有一辆发动机有点问题,拿去维修了,至今没回来。

  家里两辆车出入,实在不好一整天都在外头。

  四丫是个懂事的,顾轻舟和程渝对她好,她却是很有分寸,不好恃宠而骄。

  司机听了她的话,想着她不过是个佣人,原本就有点轻慢之心,又考虑家里没人听差,万一太太叫不到人,师座要发火的。

  再三确认之后,司机就先回来了。

  “......和四丫住一块儿的说,昨晚她没回来。我早上去问了程小姐,又去问了司机,他们都说不知道。”辛嫂有点焦虑。

  顾轻舟道:“别慌,派人去找。”

  辛嫂道是。

  虽然叫辛嫂别慌,顾轻舟内心却是焦灼了起来。

  四丫是她从神女教的魔抓里救下来的,算是顾轻舟的亲信。

  她和狗子兄妹俩在府上兢兢业业,特别是照顾程渝。在程渝最难熬的时候,都是四丫伺候她的。

  四丫懂事,不会无缘无故失踪。

  一夜过去了,还没有消息,顾轻舟心中突突的。

  她喊了副官,让他们在太原府的人全部去找。

  而她自己,也去了趟布匹行,就是四丫最后落脚的地方。

  她是带着人去的。

  老板见状,只当她是砸场子的,先吓得半死。

  “......哦,我记得她,长辫子那个,穿银红色小袄。”老板道。

  顾轻舟点点头:“对,就是她。”

  “她在门口等黄包车,等了一会儿就自己走了。”老板道。

  顾轻舟问:“为何要自己走?”

  老板腿肚子有点转筋:“

  这位太太,我铺子里的客人进进出出,那位姑娘一块布挑了半天,我才记得她的。

  她又不是什么特大主顾,都走出店门了,难道我还非得丢下生意不做去留心她吗?她往前走,我看不见,就没看了。”

  这话符合逻辑。

  顾轻舟说了句抱歉,没有为难生意人。

  她站在大街上,就在四丫站过的地方停顿片刻,然后她往前走。

  往前走,是一处小巷子。

  巷子白天看上去都很幽深。

  四丫买好了布料,差不多就是黄昏了,天色不早,她会往小巷子走吗?

  那丫头虽然一根筋,却很胆小。

  顾轻舟看不出所以然,只盼着还有什么奇迹,就先回家了。

  “回来了吗?”一进家门,她就问等在门口的辛嫂。

  从辛嫂脸上,顾轻舟看到了愁云,就明白了答案。

  她叹了口气。

  辛嫂问:“太太,四丫不会出事吧?”

  “不会的。”顾轻舟不知是安慰她,还是安慰自己,“太原府朗朗乾坤,一个人不会无缘无故的丢失。”

  程渝和卓孝云也听到了消息。

  他们俩到了顾轻舟的院子。

  “四丫真没回来?”程渝脸上,有种难以言喻的错愕,“我明明让司机送她的啊。”

  顾轻舟又叹了口气。

  司机这会儿已经吓破了胆子。

  他当时没想那么多,只感觉一个佣人而已,没什么好矜贵的。

  四丫催他先走,他想着万一师座用车时找不到他,肯定要挨骂。

  他跟四丫没什么交情,不值得为了她耽误自己的差事,就先回来了。

  他也被叫到了顾轻舟的院子。

  “属下......属下看到街上到处都是黄包车......还有电车......”司机语无伦次,“属下.......”

  “不是你的错。”顾轻舟道,“没事了,你别害怕。你也出去找找吧,一有消息就回来告诉我。”

  司机如蒙大赦。

  他离开之后,四丫的哥哥狗子进来了。

  一大清早,他就知道四丫不见了,还以为她跑回了家。

  狗子怕太太责怪,自己先回老家去找了。

  “太太,四丫没有回去,村子里的人我都问过了,没有见到过她。”狗子道。

  顾轻舟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到了下午三点多,顾轻舟等不下去了,去报了案。

  “佣人?”叶督军问,“很要紧的佣人吗?”

  “是。”顾轻舟道。

  叶督军道:“那行,让军警们都去找找吧。太原府丢失的人,没有找不到的。”

  他放出了大话,然而到了晚上十一点,还是没消息。

  司行霈亲自出去找了,也没结果。

  他端起茶,喝了一口,对顾轻舟道:“轻舟,已经超过三十个小时了。”

  顾轻舟的心,咯噔了下。

  司行霈道:“有希望是好事,不过你得做好准备。”

  顾轻舟道:“我明白。再找找。她一个大活人,有力气,不至于悄无声息的,总能找到。”

  司行霈道:“但愿。”

  翌日凌晨四点,司行霈的密探们,找到了四丫。

  然而,他们谁也不想去跟师座和太太报告这个消息。

  推诿了十分钟,才选出一个人,让他回去报信。顾轻舟一直没睡,就等着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