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323章 暗潮汹涌
  司行霈突然登门,把金太太和金千洋吓了一跳。

  尤其是金千洋。

  “他来做什么?”金太太满心疑惑,然后看向了自己的儿子。

  金千洋被这目光看得芒刺在背。

  “娘,我最近可什么也没干。”金千洋急忙解释。

  每每有事,金太太都会先怀疑自己的孩子。

  不知她到底是太过于疼爱孩子,患得患失,还是太不信任自己的儿子。

  “你先不要出去,我去见见他。”金太太冷静道。

  她让佣人请司行霈去会客厅。

  更衣之后,金太太出来见了司行霈。

  卓孝云听说过她,却是第一次见她。但见这位太太浑身金银装饰,富贵逼人却丝毫不显得庸俗。

  她的穿着搭配,恰到好处的奢华,不过分、不简陋。

  她生了一张略微西域人的脸,五官深邃,眼窝很深,就显得眼神格外有神采。

  “这女人不简单。”卓孝云在心中评价。

  金太太的视线,也短暂在卓孝云身上停留,然后看向了司行霈和程渝。

  她似笑非笑:“稀客啊,我没想到金家这小庙,还有大佛光临。司师座,程小姐,你们当初住在金家,多有亏待。”

  这席话,字字句句带着指责,好像是程渝和司行霈忘恩负义。

  金太太只说了开头和结尾,生生把她孩子们几次置顾轻舟和程渝于死地的事轻轻盖过去,倒好像是他们辜负了她。

  程渝的心情原本就不好,听了这话,气得想要骂娘。

  司行霈却脸色不改,表情从容:“金太太过谦了。当初落足太原府,的确是多亏了金家招待。没有给您道谢,实在太失礼了。”

  金太太被他说得一梗。

  若是司行霈反驳,或者恼怒,她都能理解,然后就不欢而散的送客。

  不成想,司行霈跟她一样,强装失忆,将过去的恩仇一笔抹去。

  “我从岳城带了些好酒,想请您尝尝。您如果赏脸,明天中午燕回楼吃顿便饭,如何?”司行霈道,“轻舟也想要感谢您。”

  金太太心中猛然跳了下。

  此事跟顾轻舟有关吗?

  他们又在搞什么鬼?

  金太太心中快速盘算着,思考司行霈此举的用意。

  她沉默的时间有点长,司行霈就指了程渝:“金太太,我可是诚心实意。这不,我和程小姐以及她的未婚夫联袂来请,就想化解从前的过节。”

  金太太的怒意,差点就要爆炸。

  金家几条人命,他简简单单“过节”二字,就想要一笔勾销?

  天下哪有这么便宜事?

  金家的孩子,命就这样不值钱吗?

  金太太的手,用力攥了起来。

  太原府光天化日之下,又有平野夫人坐镇,金太太不信司行霈和顾轻舟敢拿她如何。

  “司太太怎么不来?”金太太问。

  司行霈道:“家里死了个佣人。她跟那佣人颇有感情,在家里主持丧事呢。”

  “哦......”金太太还不知此事,问,“什么佣人?”

  “一个小丫头。”司行霈道,“小事。”

  金太太也没往心里去。

  司行霈又道:“金太太,这次燕回楼宴请,我还请了其他朋友,您是不介意的吧?都是熟人。”

  &n

  bsp; “都有谁?”

  “康家的姑奶奶肯定要到,还有王家的四老爷。”司行霈笑道。

  金太太就知道,他们又要搞鬼。

  她眼眸略微一转,心中起了冷意。

  “那就借你的东风,一块儿聚聚,倒也不错。”金太太道。

  她答应了。

  然后,她对卓孝云很有兴趣,问:“这位是......”

  “他姓卓,是程小姐的未婚夫。”司行霈道。

  金太太那双深邃精明的眸子里,立马浮动了几分笑意:“哟,程小姐换未婚夫,比换衣裳都勤快。上次我见到高桥先生,还以为司师座是她的未婚夫,不成想......”

  她故意挑拨离间。

  卓孝云就知道,这位金太太不喜欢程渝。

  之前还对她这身奢华很欣赏的卓孝云,此刻再看这女人,只感觉俗不可耐,甚至有点面目可憎了。

  “阿渝出身高贵,就像至宝,自然引得众人围绕裙下。”卓孝云面无表情,“也只有我们这样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才有资格陪伴阿渝。”

  金太太气得半死。

  她这个挑拨没有起到效果,反而被卓孝云反过来嘲笑金家没资格接近程渝。

  岂有此理!

  程渝终于露出了一个浅淡的微笑。

  从金家出来,程渝问司行霈:“你到底想要干嘛?”

  “抓凶手。”司行霈言简意赅。

  “靠吃饭抓?”程渝只感觉他匪夷所思,“司行霈,你能正经点吗?这是大事。”

  司行霈不屑于和她解释。

  他一踩油门,汽车离开了金家,直接回到了他们自己家。

  他把程渝和卓孝云放下,对卓孝云道:“你带着她回去吧。她一个人顶三百只鸭子,我这会儿的功夫都头疼死了。”

  程渝:“......”

  司行霈的汽车,扬长而去。

  程渝转身进了内院,就去跟顾轻舟告状,说司行霈不知所谓。

  “他毫无章程,也没什么主意,就是胡乱撞。他到处请客呢,难道是打算请太原府的世族帮忙,一起查凶手吗?”程渝一口气不间断。

  顾轻舟倒了一杯茶给她。

  “慢慢说,不要着急。”顾轻舟道。

  程渝叹了口气。

  她突然不想说了。

  在沙发上坐了片刻,程渝突然问顾轻舟:“轻舟,如果查不到凶手,咱们怎么给四丫交代?”

  顾轻舟的手指,猛然一紧,用力捏住了茶盏。

  程渝继续道:“我真害怕。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四丫。如果不能给她一个公道,我后半生大概睡不好了。”

  “我也是。”顾轻舟道。

  程渝道:“可司行霈不是。顾轻舟,你还是自己来查吧。我看他那样,真提心吊胆的,怕他打草惊蛇。”

  顾轻舟抬眸,看了眼程渝。

  程渝不解。

  顾轻舟道:“如果我能做到的事,司行霈一定能做到。他会做得更好、更快,你放心。”

  程渝翻了个白眼:“你干嘛总是维护他啊?他除了发疯撒泼,还有什么用?”

  顾轻舟:“......”

  卓孝云再次把程渝拉走了。他感觉,程渝的朋友们都很伟大,因为时时刻刻要原谅程渝八百次,才能继续和她来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