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328章悄悄进行
  程渝和卓孝云,去看了金千洋的死刑。

  金太太也在。

  当时的场景,程渝难以言喻,回来时问司行霈:“金千洋那模样,好像是疯了。”

  “嗯。”

  “怎么逼疯他的?”程渝很感兴趣,“你告诉我,悄悄的,我不外传。”

  顾轻舟就重重咳嗽了声。

  程渝这才明白,司行霈不肯说,不是怕外人知道,而是怕顾轻舟知道。

  惧内的男人!

  司行霈只是笑笑:“干嘛要告诉你?你给钱吗?”

  私下里,程渝带着卓孝云去找了司行霈。

  “说说嘛。”程渝道,“顾轻舟不在,我很想知道。”

  “很简单,就是用酷刑和环境。用非常异常的环境,比如既炽热却又有优美徐缓的琵琶声中,让他目睹人间惨状。

  一次次反复冲刷他最恐惧的地方,就像烙铁,印在他心上。当他下次看到烙铁的时候,首先就知道疼和痛,不管是不是落在他身上。”司行霈道。

  程渝眼睛微微发亮:“具体的呢?”

  卓孝云拉了下她:“阿渝”

  程渝扭开他的手:“我学一下,以后用得着。”

  司行霈随手折了树枝,在她头上敲了几下:“想学我就会教你吗?”

  程渝不甘心。

  她追上来,又问司行霈:“你是怎么把金千洋骗出来的?”

  “我让金千洋的同伙告诉他,四丫的哥哥去找到了他,正在质问。金千洋担心事情做得不干净,又担心帮他写信的人落入轻舟手里,只得亲自去看看。”司行霈说。

  程渝又问:“另外三个案子,都是金千洋做的吗?”

  “车祸那个是,纵火案也跟金家有关,不过灭口案就不是了。”司行霈道。

  叠加在一起,让金家无法反驳,无法推翻。

  “司行霈,你好恶毒啊。”程渝真心赞服。

  “谢谢夸奖。”司行霈道。

  卓孝云:“”

  四丫的死,到此就算尘埃落定了。程渝偶然会想起她,心中不免伤感,然而也没有真到痛苦的地步。

  金千洋的死刑后第二天,康暖就乘坐火车,去了天津,再从天津坐邮轮出国,远远离开了华夏大陆。

  康暖是个有点敏感的女孩子。

  顾轻舟让她不要背负重担,话是轻巧的,四丫的死却是沉重的。

  此事真正的起因,还是因为康暖。

  康暖绕不过去,她一直耿耿于怀。她原本定下的出国时间,提早了半个月。

  叶妩和康昱挽留她,留她多住几天,她却坚持要走。

  金千洋被枪决之后,她看到了结果,立马就离开了。

  而后,她每年都给四丫的父母寄钱,每到四丫的忌日都给康昱和叶妩发电报,让他们去看望四丫的家人,以及给四丫上坟。

  她自己,始终背负着这个内疚,在法国念完书就定居了,嫁给了一位华裔,终身没有再回来过。

  这是后话了。

  金千洋的案子结束,顾轻舟去找了平野夫人几次。

  金家没了继承人,金太太的怨气很大,平野夫人也该调整和金家的关系了。

  “你回平城吧,过些日子再回来。”顾轻舟也对司行霈道。

  司行霈在这边很久了。

  他是打算把今年大部分的时间放在太原府的,闻言笑道:“也好,我回去最多一周。”

  他离开之后,霍钺来了。

  霍钺不是来找霍拢静的,而是来谈一些生意。

  程渝很高兴,邀请了霍钺吃饭,卓孝云陪同。

  霍钺的狠辣是内在的,他本人看上去儒雅斯文,像个教书的先生,让人如沐春风。

  卓孝云跟他话题投机,不知不觉喝了很多酒。

  宿醉的结果,就是次日醒过来,他又换了人。

  他每次变成卓莫止的时候,声音是会变的。

  但是,这次他没有迷糊,而是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爬起来穿衣裳要走。

  “干嘛去?”程渝在身后,阴测测问他。

  卓莫止道:“我要去趟学堂,有点事。”

  他感觉不对劲。

  一个人两个人格,说彼此完全不知道是不可能的,卓莫止自己恐怕早有怀疑,只是从前卓孝云保护他,刻意会隐藏自己。

  随着他和程渝关系的发展,卓孝云存在的时间越来越长,卓莫止就明白出事了。

  他想要逃走。

  程渝道:“这么早?去学校做什么呢?”

  卓莫止敷衍着笑。

  然后,他举步要往外走,突然感觉有什么砸向了他。

  他一下子栽倒。

  程渝拿着一根很粗的棍子,把卓莫止给撂倒了。

  这一幕,正好被过来送粽子的顾轻舟看到了。

  “你什么毛病啊?”顾轻舟错愕看着倒地的卓莫止,“你打他干嘛?”

  程渝不理会。

  她打电话给门房,让门房的副官赶紧过来,帮忙将卓莫止绑起来。

  “拖到后院的地下室去,那边有司行霈的刑房。”程渝道。

  顾轻舟顿时就明白了。

  她犹豫了下,转身就要走。

  程渝百忙中回神:“你哪里去?”

  “你肯定是想用手段,扼杀他其中一个灵魂。此事没经过他首肯,你自己吃埋怨就好了。我不搀和,免得里外不是人。”顾轻舟道。

  不待程渝说什么,她已经离开了。

  程渝:“”

  看着顾轻舟飘然远去的背影,“交友不慎”四个大字,明晃晃挂在程渝的眼前。

  等卓莫止醒过来时,自己已经被结结实实绑住了。

  这个地方,就是程渝曾经催眠王璀,让他自杀的地方。

  它让程渝胜利过,故而她有安全感。

  空气里有阴冷的气息,还有浓重的霉味。

  光线很淡,卓莫止看到程渝坐在不远处,依靠着椅子,目光定定看向他,像个山寨里的女大王。

  而卓莫止,是被她擒上山的美人,正在等着她剥皮拆骨。

  “阿渝,你这是干嘛?”卓莫止心中有点急,却不惊慌。

  他知道程渝不会害她。

  有这种意识,他自己也没想到,不知为何如此放心程渝。

  程渝站起来,走到了他身边。

  她轻轻摸了下他的脸。

  五指柔软却冰凉,从卓莫止的肌肤上滑过,卓莫止打了个寒颤。

  “没什么,就是想和你聊聊。”程渝道

  “聊什么?”卓莫止下意识想要躲开,挣扎了下,发现自己被绑的很紧,压根儿挣脱不了,心中更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