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331章 金镶玉
  司行霈回平城,一个星期之后再次回来,还带了好多的粽子。

  他给太原府众人都送了。

  吃饭的时候,司行霈也请卓莫止尝一个:“肉粽,你们皖南也是多肉粽吧?我知道皖北肯定是甜粽......”

  卓莫止心不在焉,道:“都可以。”

  司行霈狐疑。

  他也留意到,程渝和霍钺坐在一起,卓莫止一个人坐一方。

  他跟程渝没什么眼神接触,两个人都情绪低落。

  司行霈看戏不怕台高,兴致勃勃问:“吵架了吗?”

  程渝白了他一眼。

  顾轻舟拿了个粽子给他:“帮我剥吧。”

  司行霈这才转移了注意力。

  饭后,顾轻舟把程渝作死的事,告诉了司行霈。

  “这些天,一直都是莫止,就是最开始的那个人格。”顾轻舟道,“他们俩......怎么说呢,真的是两个人,从举止、声线到神态,很清晰能区分。”

  司行霈了然。

  他也感觉,今天吃饭的那人虽然情绪不佳,气质却不同,没有卓孝云那种沉着稳重。

  “他跟程渝,又是怎么回事?”司行霈问。

  顾轻舟道:“他们俩又不是那种关系......这几天,卓莫止都住在外院的客房。”

  司行霈嗤之以鼻:“程渝一开始勾搭回来的,就是卓莫止。他们俩还好像很清白似的,扯淡。”

  顾轻舟:“......”

  她想要说点什么,未曾开口,自己先笑了。

  卓少身上的,想要解释,三两句话根本说不清楚。

  她挽住了司行霈的胳膊:“别多想了。对了,几个月前说要办的事,如今有了眉目吗?”

  司行霈捏了捏她的脸:“当然,已经办妥了。”

  顾轻舟惊喜:“真的?”

  “嗯。”

  她很高兴,也没有让司行霈拿给她看,而是站起身,亲吻了他。

  过年的时候,平野夫人向顾轻舟引荐了石博山。

  等过完年,顾轻舟就让司行霈顺着此人,去做一些事。

  司行霈铺陈了几个月,终于收网了。

  看他的表情,捞上来不少的大鱼。

  司行霈被她的亲吻点燃,打横抱起了她,准备往里屋走时,有副官敲门。

  “什么事?”司行霈蹙眉不悦,声音也带着怒意。

  副官明显是愣了下,才道:“师座,叶督军派人来请您,说晚上在督军府设宴。”

  “知道了。”司行霈把顾轻舟抱进了卧房,用力关上了卧房的门。

  砰的一声响,传到了客厅外头。

  副官这才知道师座为什么火大,连忙抱头鼠窜。

  顾轻舟落入枕席间,一直勾住了司行霈,在他耳边问:“我们快要回家了吧?”

  “是。”司行霈道。

  “真好。”顾轻舟微微眯了眯眼睛,又主动亲吻了他。

  结婚这么久,顾轻舟罕见这样的热情。

  她的热情,鼓舞了司行霈,导致下午他们俩都没有出门。

  约莫五点的时候,顾轻舟刚小睡片刻就被外头挂钟的滴答声吵醒。

  “司行霈,晚上还要去督军府吃饭,你快点起来。”顾轻舟推旁边阖眼打盹的司行霈。

  司行霈修长胳膊将她抱紧了。

  顾轻舟猝不及防,落入他的臂弯。

  &nbs

  p; 他亲吻着她的青丝:“去吃什么饭?我已经吃饱了。”

  顾轻舟:“......”

  到了督军府,顾轻舟先去看了六姨太,给她诊脉。

  六姨太服毒至今,已经快两个月了。

  她并没有完全恢复,脸色不算好看,是一种不太健康的灰白色,非要涂抹脂粉,才能有点气色。

  “身体自己的代谢,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顾轻舟道,“没有任何恶化,就意味着都在往好方向发展。药正常吃。”

  六姨太欣慰点点头。

  晚上吃饭时,她没有来,只有叶督军父女。

  司行霈在饭桌上调侃叶督军:“你们家老姑娘什么时候嫁出去啊?我有个朋友,倒是单身数年。”

  叶姗拿住筷子的手略微一紧。

  叶督军道:“什么朋友?霍龙头?”

  “我那不是寒碜你吗?”司行霈道,“霍钺那样的,跟叶家风马牛不相及,只怕跟二小姐也谈不来。朋友是我新认识的,也是军阀门第的少帅,二十出头的年纪,一张小白脸,好看得很。”

  叶督军有点牙疼。

  他实在没办法忍受司行霈把“小白脸”和“好看”两个词放在同一个句子里。

  他也明白,司行霈又想提那个华云防。

  这个搅屎棍一样的人!

  从前叶督军感觉司行霈恶俗,如今才发现,恶俗只是他的冰山一角。

  “你管好自己。”叶督军毫不客气道,然后他似迁怒般,指了指饭桌上司行霈送过来的粽子,“这是什么玩意儿?俗话说,粽子就该‘金镶玉裹’,要黍米,要香甜。”

  司行霈:“......”

  顾轻舟咬了口粽子,挡住微微翘起的唇角。

  司行霈发现,自己媳妇丝毫不帮场,还在旁边看热闹,顿时感觉心好累。

  叶姗却一直不说话。

  司行霈和叶督军在饭桌上看似吵得厉害,饭后还是去了外书房,两人密谈了好几个小时,连顾轻舟也被排除在外。

  顾轻舟就跟叶姗闲聊。

  “六姨太的身体怎样?”叶姗起了个话头,问顾轻舟。

  “无碍,不过要再调养。”顾轻舟道。

  叶姗点点头。

  她拐了好几个弯儿,才问顾轻舟:“司师座他,不会真要给我做媒吧?”

  顾轻舟笑出声。

  “你没发现,他是在调侃华云防吗?”顾轻舟问。

  司行霈特意强调“一张小白脸”的时候,顾轻舟和叶督军就都听懂了,难为叶姗提心吊胆到现在。

  叶姗松了口气,同时表情略微收敛。

  她顿了顿。

  “司行霈喜欢和督军唱反调,但他不会多管闲事。”顾轻舟道。

  叶姗稍微心安了。

  她似乎想要再说点什么。然而顾轻舟等了又等,她也没开口。

  顾轻舟打了好几个哈欠,时间才到晚上九点。

  “你困了?”叶姗问她。

  顾轻舟点头:“今天没有午睡,故而没什么精神。”

  “那我也不打扰你。”叶姗道。

  她送顾轻舟出门。

  到了外书房时,副官说司师座还有事要谈,督军把总参谋和两位师长叫来了,估计一时半会儿谈不完。

  “我先回去了。”顾轻舟道,“不用送,就这点路。”

  叶姗点点头。她在门口,目送顾轻舟和副官离开了,沉吟良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