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正文 第1332章 最初的甜
  叶姗的心里,有一簇小小的火苗,只能照亮小小方寸天地。

  偶然一阵风,那火苗就要跳跃几下。

  她总记得初遇华云防的时候。

  那是暑热尚未褪去的七月末,她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妖娆女人的怀里。

  这女人很漂亮,然而不是那种正经的美,一看就充满了风尘气。

  男人看到她这样的,大概都会想要她,却不会想娶她。

  叶姗的脑袋破了,四周轻微的动静都让她想要吐,耳畔总有海啸的声音。

  她在极端痛苦中,握紧了女人的手。

  “没事,没事。”那“女人”俯身,凑在她耳边说话,喷出来的气息灼热,莫名叫她心安。

  叶姗糊里糊涂的想:这狐狸一样的女人,声音好粗啊。

  后来,他们上了山,一直都是那位姐姐背着叶姗。

  叶姗脑子震荡得厉害,人是糊涂的,她偶然清醒,耳边偶然能听到人声。

  她清醒的时候,看到那位姐姐正对着她,指手画脚,好像那位姐姐是哑巴,然后她的意思很明显,她想要叶姗。

  “美人,你要一个快死的人做什么?”有汉子问。

  美人只是张了张口,没有发声:“做丫头。”

  汉子哈哈大笑。

  叶姗当时想,这位姐姐知道自己的声音不好听,所以自惭形秽不好意思开口。

  然后,这位姐姐力气很大,抱起她的时候就像抱一个枕头那样轻松。

  他们先被安顿下。

  姐姐太漂亮,归了山寨当家的,有一间单独的房子,四周有人看管。

  “日他老子的。”姐姐进门之后,就啐了声。

  叶姗清清楚楚听到了他的声音。

  等当家的进来之后,叶姗就被姐姐安置在房子的边角处。

  她只感觉自己要长针眼时,却发现这位姐姐正在学当家的说话。当家的说一句,姐姐学一句。

  一开始学得不像,后来几个字,气息和声调,就非常像模像样了。

  当家的震惊了:“美人,你学男人说话做什么?”

  姐姐娇俏一笑:“老子想要你叫老子爷爷。”

  然后狐狸姐姐利落从腰间拔出了小刀,捅向了当家的喉咙。

  当家的被灭,这位杀人不眨眼的姐姐却吓坏了。

  “奶奶的,到处都是血。”他道,“怎么办怎么办?”

  他的精神,好一阵歹一阵。杀人的时候他干脆利落,然而那股子利落劲好像只有一瞬间,一下子就透支了。

  “不要吵。”叶姗的耳边,稍微重一点的声音都会无限被放大,甚至刺耳。

  那狐狸失控的粗声,让叶姗的耳边不停耳鸣,痛苦不堪。

  狐狸终于安静了。

  “听我说。”叶姗的声音轻不可闻,似乎只是耳语。

  故而狐狸凑近她。

  叶姗看到了他的喉结。

  这位妖娆得过分的,不是姐姐,而是哥哥。

  “听我说,狐狸。”叶姗痛苦揪住了他的衣领,“这房间有三个人,如今还剩下三个人。处理掉他,就说你的丫鬟病死了。”

  叶姗被捡回来之前,一直都是病恹恹的,身受重伤。

  而土匪的当家的,也是一位年轻人。他好

  像是某个军队的团长,后来叛逆了,自己拉了这支土匪。

  说完,叶姗陷入了昏迷。

  她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给她喂了什么,甜丝丝的,很容易入口。

  翌日,她就醒了过来,给她喂东西的是华云防,就是那只狐狸。

  而她吃下的,是蜂蜜。

  糖的摄入,莫名让叶姗清醒了几分。故而她睁开眼时,看着自己和狐狸躺在床上,对方抱着她睡。

  他们房间的地上,当家那死不瞑目的尸体,还光明正大摆着。

  叶姗差点就疯了。

  她让狐狸隔着门帘,跟土匪们要来女人家的水粉胭脂,还有一点面粉。

  “过来,我给你装扮。”叶姗道。

  她用面团贴在华云防脸上,给他弄得满脸伤痕,还有一条伤口横穿面颊,让他几乎破了相。

  胭脂和水粉在叶姗手下,化腐朽为神奇,真像是血迹。

  其他土匪看到华云防时,都大吃一惊,说要宰了那娘们。

  华云防用当家的声音说:“老子喜欢性格烈的。”

  众土匪哄笑。

  然而,这种情况是瞒不了多久的,露过面之后,叶姗就跟华云防合计,要把这群人的首领全部杀死,剩下的人收为己用。

  他们是在第五天动手的。

  叶姗出谋划策,华云防动手。

  杀死六名当家,整个土匪窝就变成了华云防的。

  华云防又摇身一变,拿出了他爸爸的大印,原来他竟还是有点身份的,虽然叶姗没听说过。

  他们当时地处西北,那边的人都知道华帅,又听说过华帅赛西施的美貌,一看华云防拿出了大印,全部信服了。

  他们第一是被华云防的凶残震慑,第二是被他的美貌吸引,第三是觉得他乃将门之后,有服众的资本。

  那支小土匪,全部变成了华云防的。

  华云防大喜,当天晚上抱了两个大坛子回来。

  那时候,叶姗的伤并未痊愈。

  她看着华云防,还以为他抱回来的是酒。

  然后,华云防把坛子揭开,拿了一根勺子给叶姗,兴奋得垂涎三尺:“我给你弄了好东西,快吃快吃,能治百病!”

  叶姗闻到了清甜的气息。

  再往坛子里一瞧,她看到了整坛的蜂蜜,好像是槐花味的,她哭笑不得。

  华云防说:“蜂蜜是这个世上最滋补的,比什么药都好使。我从小头疼脑热,都靠它治病。

  什么人参鹿茸,都不如蜂蜜。你多吃,把这坛子吃完,明天你的伤就好了。”

  叶姗:“......”

  要吃完这一坛子,非要腻死不可了。

  “拿水,化开。”她道。

  华云防摇摇头:“化开营养就冲淡了。”

  他还主动过来喂她。

  叶姗很想拒绝,奈何脑袋尚未痊愈,耳鸣时有时无,拒绝不了。

  至今站在夜里,回想到那一刻,她的味蕾上,隐约还有淡淡的槐花蜜的香甜。

  最初的相遇,那样血腥、怪异、头疼耳鸣,却甜的发腻。

  那狐狸一样的男人,笑靥从叶姗眼前一闪而过。那是世上最美丽的笑,比蔡长亭还要妩媚,一笑倾国。逐渐的,眼前的黑暗慢慢涌过来,叶姗回神时,四周只有督军府的灯火通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