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339章 付账
  司行霈和霍钺看向了顾轻舟。

  顾轻舟道:“阿静来得这么快,意味着她一直在平野夫人手里,而不是保皇党。”

  司行霈和顾轻舟在保皇党身上,敲了数道裂痕,等着他们自己土崩瓦解。

  跟随者的至亲被绑架、成功挑拨了蔡长亭和平野夫人,导致保皇党杀手组织内部自相残杀。

  然而,他们还是存在的,事情并未到不可收场。

  平野夫人也知道,她手里的棋子不多了。

  不管是想要继续控制顾轻舟,还是想要杀了顾轻舟,霍拢静的出场都应该更慎重、更小心翼翼。

  除非霍拢静一直都是蔡长亭私人扣留的,连平野夫人都不知道。

  此时此刻,真正失去了所有机会的,是蔡长亭;需要拼力一搏的,也是他。

  “亦或者,根本不是阿静?”霍钺问,“咱们都没听到电话。她说是,就真的是吗?”

  “打电话的,应该是。”顾轻舟道。

  对方的目的很明显,想把她引出去。电话是打到顾轻舟的正院,顾轻舟自己接的可能性很大。

  她那么精明,又跟霍拢静很熟,如果不是霍拢静的声音,顾轻舟岂会上当?

  一次不成,后面再想用霍拢静来欺骗顾轻舟,就太难了。

  司行霈拍了拍霍钺的肩膀:“我答应你,帮你找到你妹妹,如今算是实现了啊。”

  霍钺:“......”

  饶是知他不要脸,也时常会对他新的不要脸程度刮目相看。

  霍钺和司行霈还在说着什么,顾轻舟却依靠着司行霈,打起盹来。

  她心中的重石落地,晚上她需要充足的体力和脑力,故而她先让自己的身体放松。

  司行霈转眼还想问她一句,却发现她已经睡着了,连呼吸都轻了。

  “我先走了。”霍钺轻不可闻道,“晚上叫我。”

  司行霈颔首。

  他把顾轻舟抱到了床上,自己也躺在她身边。

  顾轻舟睡了半个小时。

  这半个小时里,她的睡眠很好,没有梦,等她醒过来时,浑身轻松。

  “司行霈。”她轻轻推了下身边的人。

  司行霈含混支吾了一声。

  “你还记得,很久之前答应我的事情吗?”顾轻舟问。

  司行霈半睡半醒:“答应你的,每个字我都记得。”

  “真的?”

  “嗯。”司行霈道,“遇到了霍拢静,不要对她痛下杀手。这个承诺,我没有忘。”

  顾轻舟俯身,在他面颊上亲吻了下。

  司行霈一贯无耻的,此刻他把头一偏,怪叫道:“干嘛偷偷亲我?耍流氓。”

  顾轻舟:“......”

  司行霈又一次成功调戏到了顾轻舟,不免得瑟,哈哈大笑起来。

  顾轻舟的心情,伴随着这样的笑声,也轻盈了几分。

  入了夜的燕回楼,贵客如云。

  司行霈和霍钺的人,早已混迹其中,暗中观察着来来往往的面孔,希望一窥端倪。

  然而从下午六点到晚上十点,都没什么异常。

  十点整,燕回楼打烊了。

  霍拢静约好的时间,是晚上十一点。

  “全部埋伏好,等我的暗号。”司行霈对那些人道。

  此刻,他们也出发了。

  顾轻舟到了燕回楼门口时,特意看了眼手表。

  时间是晚上十点五十。

  他们

  提前十分钟到了。

  等他们到雅间坐下,老板再次战战兢兢上茶,已经到了五十八分。

  老板忒委屈看了眼顾轻舟,隐约是在质问:为啥专门找他一家坑?附近那么多酒楼呢。

  顾轻舟:“......”

  她端起茶,视线几乎是落在自己手表的表盘上,不停看着那秒针挪动。

  平时走得很快的秒针,此刻慢得像乌龟爬。

  十一点整时,顾轻舟抬眸。

  司行霈和霍钺也四下里看了看。

  他们屏住了呼吸,等待了约莫一分钟,没有看到人。

  屋里屋外都很安静。

  不远处,甚至有夏虫鸣叫的声音,一阵阵的传来,越发彰显了这屋子里的沉默。

  顾轻舟手里的茶,一口没喝。

  等了约莫十分钟,司行霈浑不在意拍了拍桌子:“不会来了。咱们到了这里,吃点宵夜再回去吧。”

  他把老板叫来,让老板准备一桌宵夜。

  老板快要哭了:“司师座,咱们燕回楼不做宵夜。”

  他已经认识了此人。

  在他心中,能让督军府的人都敬畏的司师座,大概跟土匪、恶魔差不多了。

  他生怕说错一句,司行霈就要把他当宵夜吃了。

  “那就把晚饭的东西,煮一点送上来。”司行霈道,“你平时做生意也这么二百五吗?”

  老板心中泪流满面。

  他被吓得半死,还得了个二百五的诨号,哆哆嗦嗦下去吩咐了。

  “宵夜”做了上来,有一份面汤,各种小点心和三道荤素搭配的小炒。

  司行霈先下了筷子。

  他在面汤里拨了下,没有舀起汤,找到了一个蜡丸。

  他啧了声,甚是不悦。

  传消息就传消息,作贱吃食做什么?如此一来,这碗面汤全浪费了。

  他拿出蜡丸。

  霍钺和顾轻舟的视线,都集中到了他的手上。

  司行霈用巾帕包裹了蜡丸,随手剥开,再次看到了一行字。

  他看完,递给了霍钺。

  霍钺眼底的神色全部敛去:“是阿静的字。”

  顾轻舟也凑近。

  的确是霍拢静的字。

  她念书的时候比较少,写得字也不算好看,特别是每一笔的结尾,她都需要拖长,这样让这个字显得修长有力。

  其实不好看,不够整齐。

  顾轻舟和颜洛水还取笑过她。

  “是她的字。”顾轻舟喃喃,声音不大,好像稍微用力就要把什么吹跑了似的。

  霍拢静的纸条上,写着让顾轻舟去“龙台庙”找她,凌晨两点之前赶到。

  “要出城。”顾轻舟道。

  霍钺和司行霈对视了一眼。

  司行霈吃了两口点心,站起身。

  顾轻舟和霍钺还以为他要说点什么的时候,就听到他高声喊:“老板,结账。”

  顾轻舟:“......”

  霍钺:“......”

  “遵纪守法”的好先生司行霈,在十万火急的情况下,慢腾腾结了账,这才带着众人离开了燕回楼。

  上了车,顾轻舟就开始打盹。

  今晚是别想休息了,估计要跑个精疲力竭。

  那是阿静,他们又不能不跑,虽然未必会见到她。顾轻舟要保障自己的精神充足,睡眠可以缓解脑力的消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