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340章 亲自坐镇
  顾轻舟他们,半夜赶到了山脚。

  然后上山,把庙里的和尚全部惊醒了,没有霍拢静的影子,却得知庙里的方丈不见了。

  小沙弥道:“方丈昨晚还在房间里,我给他端了洗脚水,现在没人了。”

  方丈的房间里没人,却有一碗面汤。

  和燕回楼的差不多,只不过味道却不同。

  司行霈用勺子搅了两下,又找到了蜡丸。

  随手捏开,他这次直接念了出来:“凌晨三点半,小盘街第二间的书局。轻舟单独来。”

  他把纸条左右看了看,笑起来:“又要回城,还真想把咱们给折腾得不能动啊?”

  顾轻舟接过纸条。

  这次,霍拢静只要单独见顾轻舟。

  “这个书局,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吗?”顾轻舟问,“小盘街在哪里?咱们好像没有去逛过。”

  “靠近火车站了,在城南。那边有连片的山,叫什么来着?山上有好几个大庙,山脚下有小镇子街道,就叫小盘街。”司行霈道。

  霍钺看了眼他,不合时宜打趣了一句:“你处处门清,是把整个太原府都估算了一遍吧?叶督军知道你天天流着哈喇子打量他的地盘吗?”

  司行霈:“......”

  这形容,妥妥就是一只望着肉骨头流口水的狗。

  “霍爷,您还有心思开玩笑?”司行霈翻了个白眼。

  霍钺道:“装神弄鬼的,我觉得今晚见到阿静的可能性很小。”

  如果霍拢静真在蔡长亭手里,霍钺感觉她的出场会很不美妙。

  都是老狐狸,对方的套路全摸清楚了,霍钺对今晚已经不抱什么幻想了。

  而且,这样的骚扰,以后肯定还会有。他们身为挚友和兄长,哪怕明知没希望,也要跟着东奔西跑。

  次数多了,总有一处会落入蔡长亭的陷阱里。

  今晚,是很难了。

  “你不着急?”司行霈问。

  霍钺摇摇头:“不。”

  到了今时今日,霍钺是很害怕见到霍拢静的。

  他无法承受。

  这段日子,霍拢静肯定吃了很多苦,霍钺曾经承诺,让她永远摆脱保皇党,他失言了,内疚会让他痛苦。

  霍拢静被藏匿,也证明了霍钺之前的猜测,她大概是脑子出了问题,不太记得之前的事。

  等她出现,她手里一定会有刀,刀尖很有可能是对准司行霈。

  因为蔡长亭最想杀掉的,就是司行霈。

  如果霍拢静是平野夫人的人,平野夫人也舍不得杀顾轻舟,唯一可能就是杀掉顾轻舟的依靠司行霈。

  这样的结果,几乎是能预料到的。

  霍拢静能斗得过司行霈吗?

  一旦她动手,霍钺应该帮谁?

  所以,霍钺并不期待她的出现。他有点自我麻痹,宁愿她再也不出现,宁愿他预见的悲剧不会发生。

  “霍爷,您也害怕吗?”顾轻舟突然问。

  五月的夜风,凉丝丝的,山上温度低,把人冻得起了身鸡皮疙瘩。

  霍钺在灯火暗淡中,看了眼顾轻舟。

  他想到的,顾轻舟也想到了。

  她甚至告诉司行霈,不准他杀霍拢静。也就是说,她让司行霈失去了先机。

  她是什么样子的心情?

  “回家吧

  。”霍钺没有回答顾轻舟,而是对司行霈道,“今晚不可能见到。若是一味被对方牵着鼻子走,咱们以后会步步维艰。”

  “不不,我想看看。”司行霈笑道,“这件事有趣得很,我非要看个端倪来。”

  霍钺看了他一眼。

  司行霈先上了车。

  到了小盘街附近,司行霈让其他的亲侍全部留在外面,谁也不能进去。

  他和霍钺、顾轻舟的汽车,驶入了小盘街。

  他又笑了下。

  “怎么,这地方的风水很好吗?”霍钺问司行霈,“你看着很高兴?”

  “不是,就是感觉今晚挺有趣。”司行霈道。

  车子进了小盘街,司行霈把车子,停在了书局门口。

  已经是凌晨三点半,整个小盘街寂静无声,香客们偶然下山晚了,会在街上寻家客栈。

  客栈门口挂着灯笼,连夜不息。

  橘红色的暗淡灯火,把两旁的树木照得鬼影幢幢。

  顾轻舟下了车,看了眼书局。

  “我去敲门。”顾轻舟道,“你们俩就在车子里等我吧。”

  “你?”司行霈道,“真动起了手来,你一点用也顶不上。”

  说罢,他就一脚踹开了书局的门。

  猛地一阵巨响,惊动了隔壁的狗,狗吠在寂静的夜空里,激烈又喧嚣,然后吵醒了其他的狗。

  远远近近的狗吠,响成一片,刚刚还有点像鬼镇的寂静街道,立马活泛了起来。

  还有人呵斥狗的怒骂声。

  霍钺目瞪口呆看着司大流氓破门而入。如果身上的气焰有形,司师座此刻嚣张的火,已经两丈高了。

  “没人啊?”他大大拉拉进去,又招呼顾轻舟和霍钺,“跟上。”

  顾轻舟走在前面,霍钺殿后。

  就在霍钺进门的刹那,黑暗中想起了子弹上膛的声音。

  司行霈的身影一晃,避开了什么。

  霍钺则把顾轻舟护在身后。

  等屋子里亮了灯时,顾轻舟发现,整个书局里站满了人,全部都扛着枪,枪口八成对准了顾轻舟。

  剩下的两成,枪口对准了她丈夫司行霈,以及被司行霈用枪抵住脑袋的金太太。

  司行霈对眼前黑洞洞的枪口避而不见:“金太太,您身上这味道,是腌入了味吧?我一进来,就闻到了。”

  金太太从小锦衣玉食,几十年的讲究,让她身上总有一股子淡淡的清香。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金太太对惯用的香不敏感,可肌肤上、衣物上,全部沾染了。

  司行霈在金家住过些日子,又把金太太视为重要仇敌,对她自然是格外关注。

  他一进来,就挟持了亲自坐镇的金太太。

  此时,有人影从窗后一闪。

  顾轻舟急忙想要去追,却有好几杆枪抵住了她,差点戳到了她的眼睛。

  她急迫转身,看向霍钺。

  她想问,方才跑过去的,是不是阿静。

  霍钺温柔笃定的表情收敛,眼色格外严肃,唇角不由自主抿成了一条线。

  他也没看清。

  可一闪而过的身影,以及动作,真的很像他妹妹。

  他心中沸反盈天,恨不能抽身去追,却也知道追不上,而且此刻抽不了身。他静不下来,没有回应顾轻舟的询问,独自沉默压下满脑子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