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343章 又怀孕了
  为什么没有爆炸?

  “娘,咱们走吧?”金二少哀求道,“失败了,肯定是失败了。”

  此刻,天已经大亮,朝阳从山谷升起,放出金芒。

  站在高处,只能瞧见漫山遍野的花,姹紫嫣红。古木葱郁,远处的太原府被这宁静温暖的朝阳沐浴着,正在逐渐苏醒。

  已经是六点二十分了。

  四十分钟过去了,如果要爆炸,早已炸了。

  金二少感觉遗憾,同时也暗暗松了口气。

  他真不想牵连无辜的人,却又执拗不过他的母亲。

  他恨顾轻舟,却又想保全其他人。

  他一生没有母亲的利落,没有兄弟们的大志和狠辣,长成了金家最普通、最无能的一个人。

  就连仇恨,他也感觉它时刻折磨自己就足够了,没必要让它而去祸害无关紧要的人。

  谁活着容易?

  “不、可、能!”金太太从牙缝里,一个个挤出字来。

  她安排好了一切。

  她用霍拢静,搅合得顾轻舟和司行霈、霍钺疲倦奔波了一夜,让他们的精神和身体都耗尽。

  凌晨五点多,他们会回到家,只怕累得阖眼就能睡死过去。

  而拿着引线的人,几乎都是一环套一环,分别在十二个不同的地方,只要一个人成了漏网之鱼,那炸弹就会被点燃。

  炸药一起,旁人再也无法回天。

  “不可能!”金太太再次道,“我要回去看看!”

  金二少怯懦了一生,此刻却不知从哪里拼了力气,一下子将自己的母亲击昏了。

  他惊慌失措,抱着了母亲:“娘,您别骂......”

  抬眸时,想起母亲昏死了过去,骂不动了,当即抱起她下山,开了自己的汽车,快速踩着油门,远远的往天津去了。

  与此同时,顾轻舟和司行霈都睡着了,只留下霍钺对着后院满地下室的炸药,出了一身的冷汗。

  “叶督军那人吧,精明得可怕,简直像长了一双透视眼。平野夫人在他家附近挖地洞,他早就知道了。

  不过,叶督军也很想看看平野夫人到底做什么,一直没声张。直到地洞里有人进出,通入我家下面,放了足够把方圆五里炸飞的炸药。

  叶督军不愿意受罪,懒得钻到地底下,让我昨晚全部搬了出来。我是受够了,你自己看。”这是司行霈的话。

  霍钺觉得,今晚像一场闹剧,司行霈就跟他解释。

  这不是闹剧,这是铺垫。

  对方要他们去燕回楼时,司行霈还迷糊,不知要做什么。

  等从燕回楼去龙台庙,司行霈就懂了。

  让他们乖乖在家里等着被炸死,也是可以的。

  只是,金太太对司行霈不放心。

  除了炸药,他们还需要铺引线,让司行霈留在家里,可能会引起他的怀疑。

  为了顺利铺好引线,金太太只得借用霍拢静,把顾轻舟和司行霈引开,同时折腾得他们精疲力竭,没空去想异常。

  从昨晚十一点,金太太的人就在铺引线了。

  可惜,他们怕打草惊蛇,没有进入地洞,要不然早就知道炸药已经被搬空了。

  霍钺看完了,一夜疲倦、一夜的担心,让他略感疲倦,回去睡觉了。

  翌日下午,顾轻舟和司行霈才起床。

  &nb

  sp; 霍钺也起来了。

  “我上午去了趟金家,金家已经人去楼空,昨晚连夜跑了。”霍钺道,“叶督军首肯的吧?”

  “叶督军此人,看似冷酷,实则很讲道义。”司行霈道,“金家虽然时常犯错,但他从金家捞到了不少的好处。

  哪怕金家这次如此犯浑,也被他提前预知,尚未酿成大错,罪不至死。得知他们连夜离开,没有作妖,叶督军也愿意放他们一条生路。”

  霍钺颔首。

  “那些火药......”

  “给叶督军吧。万一运回去出了事,我一架飞机报废,那就是占小便宜吃大亏了。”司行霈笑道。

  他拍了拍霍钺的肩膀。

  霍钺就跟着他,一块儿出去了。

  他们俩走后,程渝进来了。

  孝云消失不见,已经有好些日子了,程渝最近过得很消沉,她好像刻意练习沉稳。

  日子久了,终于见了成效。

  于是,顾轻舟看到程渝袅袅娜娜走进来,扫视了屋子一眼,对顾轻舟道:“就你啊?”

  “司行霈和霍爷出去了。”

  “出去干嘛?”程渝随口问。

  顾轻舟却认真回答:“估计是去找叶督军谈点事情,另外找一找阿静的下落。阿静昨晚出现过,总有迹可循,他们应该是去找叶督军帮忙了。”

  程渝略微回神。

  她也知道霍拢静这么个人。

  “你昨天见到她了吗?”程渝问。

  顾轻舟摇摇头。

  “你有事吗?”顾轻舟见她坐在前面,隐约是要说什么,就问她。

  “哦。”程渝端正了几分神色,道,“有事。我是来告诉你一声,我又怀孕了。”

  顾轻舟差点从椅子上摔了下去。

  距离上次流产,不过五个月,对她的身体来说并非好事。

  最要命的是,卓莫止那解离症被程渝弄坏了之后,一直没好。

  卓家和程家的联盟,也正式进入了正轨,难道又要推迟吗?

  顾轻舟蹙眉看着程渝,只感觉这倒霉孩子真够叫人操心的。

  “.......你有什么打算?”顾轻舟问。

  这次,程渝没有敷衍,没有逃避,也不是来找顾轻舟帮忙的。

  她对顾轻舟道:“我打算和卓莫止结婚了。对外就说,我们是从去年就准备结盟。程家和卓家结盟终止的那次,也只有少数人知道。

  我发了电报给我哥哥,将此事告诉了他,他也说结盟的准备已经成熟了,可以一锤定音。”

  顾轻舟诧异看了眼她。

  她从未见过程渝这样条分缕析。

  简直......

  简直有点不太像她了。

  程渝察觉到了她的眼神,笑了笑:“我是在模仿你。”

  顾轻舟一愣。

  程渝道:“等我知道自己怀孕了之后,我惊惶了片刻就想,如果是顾轻舟,她会怎么做?

  然后冷静下来,我开始思考你平时做事的习惯,先保障自己和自家人的利益,再酌情妥协。

  程家那边无碍了,结盟可以继续。我的身体还好,而且上次我特别遗憾,我很想要这个孩子。至于卓莫止,他对我和孝云都很维护,他愿意结婚。程家和卓家正在选日子,很快就会定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