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347章 围观
  一句玩笑话,却让顾轻舟陷入了沉思。

  他们的朋友里,如今还形单影只的,真只有霍钺了。

  叶姗不算。

  婚宴的后面,大家都有点醉了,司行霈和霍钺出门,站在靠街的树下抽烟,顾轻舟也站在旁边。

  “霍爷,你真没打算结婚?”顾轻舟问。

  霍钺想了想:“司行霈应该知道我的心思。”

  司行霈道:“我不知道,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霍钺看了他一眼。

  司行霈这才笑道:“怕连累妻儿嘛,我懂。其实,你这么多年也赚够了,你的家财能买下整个岳城,何不收手?”

  霍钺淡淡笑了下。

  收手更难了。

  从前得罪过的人,多不胜数,一旦他收手不做龙头,只是个普通人,没有震慑人心的青帮作为后盾,刺杀他的人会更多。

  从此,才是真正的永无宁日。

  霍钺道:“哪有那么多金盆,够咱们所有人洗手的?阿霈,咱们从一开始,就不一样。”

  他看顾轻舟欲言又止,就道:“你不是很张家很熟吗?”

  姓张的人很多,顾轻舟却很清楚,他是指张龙头张庚,张辛眉的父亲。

  “嗯。”

  “你和张太太是情谊上的姊妹,那么她有没有告诉过你,她遇到过多少次刺杀?张龙头死了好几任太太,有哪一任是善终?”霍钺又道。

  顾轻舟沉默了。

  张家的事,她都知道。

  而张太太,是出了名的警惕和小心,所以她看上去很幸运,其实也遭受了不少的磨难。

  “好好的,何必要害死人家姑娘?”霍钺道,“我亲情缘淡薄,不像叶督军非要个儿子继承香火。

  像我这样的,一辈子身不由己。从前身不由己,被叔伯侵吞了家产,迫出来讨生活。

  后来又身不由己,被迫往上爬,否则就要由别人决定我的生死。到了如今,血债累累,已经洗不干净了。”

  顾轻舟突然觉得,这个话题好沉重。

  他们原本只是开个玩笑,调笑霍钺几句。

  不成想,霍钺吐露的真心,让顾轻舟感觉承受不住。

  司行霈却无所谓道:“洗那么干净作甚?这个世上,总有个女人就爱你身上这点污浊。

  要我说,找个人,漫漫长夜做个伴、说说话,真的很不错。你混到了如今的地位,别像个老处|男似的装纯了。”

  霍钺摇头笑了笑:“如果我需要,长夜里有人作伴的.....”

  司行霈立马道:“我太太还在这里,主意素质。”

  霍钺啼笑皆非:“到底谁没素质?不是你先说长夜作伴的话题吗?”

  顾轻舟:“......”

  她为什么要操心两个臭流氓?简直是吃饱了撑的。

  她啐了口:“我先进去了。你们俩,谁也别嘲笑谁,都没素质。”

  霍钺感觉好委屈。

  他在女士面前,一向是端方君子,全是被司行霈祸害的。

  “害人精!”他骂司行霈。

  司行霈听了这话,感觉语境换一换,就打情骂俏的意思了。

  他还想要说点什么,就看到叶姗从后门跑了出去。

  有个人快步跟上了他。

  司行霈精神一震。

  叶督军也来参加婚宴了,还带上了他的六姨太。

  &n

  bsp; 六姨太身体不算好,叶督军需得格外照顾她。有了媳妇忘了闺女,估计叶姗遭人绑架,他也不知道了。

  司行霈推了下霍钺:“跟上去看看。”

  “你是多恶俗?好好的,你跑过去看人家谈情说爱?”霍钺很不理解他。

  “万一是绑架呢?”司行霈道。

  霍钺想了想,总感觉这是司行霈这臭德行的托词。

  然而,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万一出事了......

  “走吧。”霍钺道。

  他们俩悄无声息跟了出去。

  霍钺和司行霈眼睁睁看着,叶姗往旁边的小胡同里跑了。

  那个身影,跟了进去。

  小胡同里只有一家裁缝铺子还开着门,有昏黄的灯光。

  司行霈指了指旁边。

  霍钺纵身一跃,跳上了屋顶,司行霈也紧随其后。

  他们俩趴在屋顶上,就看到叶姗面对的男人,噗通一声给叶姗跪下了。

  叶姗的声音不由拔高:“你做什么?被人看到了,成何体统?你好歹手下也是有几万人的。”

  男人就是华云防。

  他道:“阿姗,你跟我回家吧。我回去这么久,就是给你盖房子,我已经盖好了,家具也买好了,你跟我回家吧?”

  “滚。”叶姗道。

  华云防不语。

  叶姗见状,气得快要炸了:“你给我起来!动不动下跪,你骨头是软的吗?”

  华云防不依,依旧跪在她面前。

  司行霈低声道:“啧啧,这就是那个小白脸。你之前看到没有,长得像狐狸一样,有点不阴不阳的。”

  霍钺是看到了的。

  之前坐席的时候,司行霈那个缺德鬼就特意指给他看。

  霍钺行事虽然不择手段,但性格比较中庸,评价旁人也尽可能柔和。

  从他温和的评价里,觉得华云防的确生得比较媚。

  而且,华云防是属于那种个子高但肩膀不够宽的,总让人怀疑他到底是不是女扮男装。

  他不像蔡长亭那种倾国倾城的美,而是很妩媚。

  “既然是旧识,咱们走吧?”霍钺道,“叶二小姐不会有危险的。”

  司行霈道:“这么精彩的时候,你要走?那你先走,我看会儿热闹。”

  霍钺:“......”

  顾轻舟能接纳这货,想来也是挺有能耐的。

  霍钺重重按了他的肩膀:“走吧,这么八卦,跟个娘们似的。”

  “胡说,你要这么说娘们,娘们都能抽你。”司行霈道,“好奇是人类的天性,除非老态龙钟了。老大爷,你还行不行了?”

  霍钺:“......”

  平白无故受此大辱的霍钺,重重踢了一下瓦块,把一块碎瓦提到了叶姗旁边。

  叶姗和华云防全部吓了一跳,同时警惕抬起头。

  霍钺气质温润,高高在上对叶姗道:“二小姐,没有大碍吧?既然你们认识,那我们就先走了。”

  霍钺一脚踢翻了司行霈八卦的那口锅。

  司行霈心里磨刀霍霍,只得跟着霍钺跳下了屋顶。

  这么一闹,叶姗尴尬到无以复加,华云防也站了起来。

  “你回去吧。”叶姗冷冷对他道,“看看自己几斤几两,你有什么资格娶叶督军的女儿?”“可......”华云防满眸痛色,“可你已经是我的女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