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353章 顾轻舟的劫难
  顾轻舟今晚的感观,一直缺席。

  见到霍拢静时,太过于强烈的冲击,把她的情绪撞了个粉碎。

  等她看清楚了霍拢静的意图时,她又本能想要救司行霈。

  她好像个机器,把情绪和感受都抛开,只做正确的事——她自以为正确的。

  直到颜一源那一巴掌的响声,让打开了她情绪的闸口,情绪滔滔不绝的往外流,冲得她一个踉跄。

  颜一源恨极了,想要打她的,可最终还是没有落下来。

  阿静是他心爱的女人,轻舟是他的妹妹。

  他下不了那个手。

  况且,他到底在怪谁?

  好像谁也没错,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错在哪里。

  然而,事实却是这样的悲伤。他没有出去找霍钺,也没有去看那具逐渐冰凉的尸体,他没有责怪任何人。

  他迟到两年多的眼泪,先淹没了他。

  他跪在地上,放声痛哭,几乎要把肝胆都哭碎了。

  顾轻舟的眼泪,也模糊了司行霈。

  司行霈走过来时,她抱紧了他,用力把自己埋在他的怀里,太多的愧疚让她脱力。

  她的余光,也看到了尸体。

  若不是这个人,现在躺在那里的,就是阿静——那个为了保护她,非要跟上船,结果却出事的阿静。

  “我还算个人吗?”她问自己。

  她不算的。

  她是个什么东西?

  她浑身都在发抖,司行霈抱紧了她,亲吻着她的鬓角,低声喊她:“轻舟,轻舟?”

  顾轻舟站不稳了,眼前发花,昏死了过去。

  她的昏迷不过短短几分钟。

  等她醒过来时,司行霈等人接管了这处藏身之所,正在烧水。

  大家奔跑了一夜,所有人都渴得不行。

  顾轻舟看到了火光映在司行霈身上,而司行霈正在跟霍钺说着什么。

  她没有四处乱看。

  她害怕。

  她很想看一眼霍拢静,然而又觉得自己已没这个资格了。

  她这辈子欠霍拢静的,粉身碎骨也还不清了。

  等众人喝了水,休息好了之后,时间就到了凌晨四点多,林间起雾了。

  白雾越来越浓,几乎要遮掩视线。

  司行霈一直抱着顾轻舟,时不时和她交谈几句。

  顾轻舟则是半闭着眼睛,不去看司行霈,也不去看其他人,包括颜一源和霍拢静。

  突然,林中有哨声。

  清脆,尖锐。

  “小心!”司行霈道。

  顾轻舟道:“放我下来,我能走路了。”

  这种情况下,哪怕是他搀扶着她走,也比这样抱着安全。

  司行霈也察觉到了。

  他放下顾轻舟,又问她:“枪里还有子弹吧?”

  “有,我才放了两枪。”顾轻舟冷漠道。

  哨声过处,空气里隐约是什么烧灼的气息。

  “小心!”司行霈 猛然一按顾轻舟的脑袋,让她趴在。

  有人扔了一颗炸弹在他们不远处。

  爆炸造成的冲击,让大家耳朵里都嗡嗡的。

  司行霈的人,立马顺着原来的方向,也扔了一颗出去。

  司行霈紧急调整了战略,让自己的特种兵团分在四周,先保护顾轻舟和霍拢静。
  r />

  然后,又响起了枪声,还有人栖身过来,直接用匕首刺。

  新一轮的较量又开始了。

  直到半个小时后,四周的敌人似乎被消灭得差不多了,众人才稍微松了口气,往中间聚拢。

  这时候,司行霈突然喊:“轻舟?”

  霍钺则喊:“阿静?”

  司行霈立马拿出手电,往自己这群里一扫,想要看清楚每个人的脸。

  原本虚弱得不能站立的霍拢静,已经消失不见了。

  与她一起消失的,是顾轻舟。

  司行霈在这个瞬间,头皮一直发麻。

  他四肢百骸都被一股子寒流浸透,让他原地不停的打颤。

  他死死压住了牙关,才没失态:“人呢?”

  人不见了。

  司行霈一直觉得,蔡长亭爱慕顾轻舟,把司行霈视为仇敌,霍拢静的目标是他。

  然而,蔡长亭算准了顾轻舟会救司行霈也算准了顾轻舟的内疚。

  内疚让她恍惚。

  霍拢静就是趁着她还没有回过神来,将她绑走了。

  蔡长亭的一直的目标,就是顾轻舟,他从不本末倒置。

  他非常清楚的知道,他和顾轻舟之间,没有可能了。

  得不到她的心,那么就要抢走她的人。

  漫天的大雾,司行霈和霍钺全部变了脸色。

  “给我追!”司行霈厉喝。

  情绪复杂的颜一源,面对这一变故时,也懵了。

  他下意识低问:“轻舟呢?”

  顾轻舟陷入了深深的黑暗中。等她稍微有点意识时,她感觉有什么冰凉的液体,顺着她的胳膊打入。

  她稍微精神一点的神志,立马陷入了昏迷。

  她模模糊糊记得,有个人站在她身后。

  四周全部都是他们自己的人,她没有留意。

  那个人碰到她时,她闻到了莫名的气息,原本该警惕的,却想到那是阿静,是她对不起的霍拢静。

  她没有回头。

  然后,她就感觉后颈一阵刺痛,什么也不知道了。

  “是阿静,她绑架了我。”顾轻舟道,“我还能活着再见到司行霈吗?”

  她想起出发之前,她跟司行霈说,要回岳城去过夏天,要去摘莲蓬。

  司行霈还骂她臭不要脸,满了十六岁硬装小孩子。

  现在呢?

  她不停的挣扎,不能任由自己的意识沉沦,可身体背叛了她。

  很快,她连短暂的意识也没有了,她彻底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中。

  天亮的时候,司行霈站在高高山顶,望着远处的崇山峻岭,山涧薄薄晨雾,朝霞璀璨万丈金芒,他心中一片沉寂。

  霍钺站在他身后。

  “回去派飞机过来,就在这一片的山头找。”霍钺道,“你别着急。是蔡长亭掳走了她,不管是出于复辟,还是私情,他都不会伤害她。”

  司行霈没有回答他。

  他定定站着,良久才道:“我们说好回去摘莲蓬的......”

  霍钺莫名感觉很冷。

  顾轻舟的运气一直很好,而这次呢?是不是终于到了她用尽好运的那一刻了?

  “走吧。”霍钺抬起千斤重的胳膊,拍了拍司行霈的肩膀,“找人要紧。”

  司行霈点点头。他回头时,霍钺看到他的眼睛充血,已经是赤红一片,俨然是个食人饮血的恶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