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364章 剖析心迹
  翌日,顾轻舟和司行霈再来看平野夫人。

  这次,司行霈带了两个人,把护士和医生都堵在了门口。

  “我核查过了,这家医院是你自己选的,没人限制你的自由。”顾轻舟对她道。

  昨天那个护士,是平野夫人授意她,让她站在旁边的,只因平野夫人要顾轻舟牢记她说过的话。

  “你想要说什么,可以直接告诉我,别吞吞吐吐。”顾轻舟道。

  平野夫人脸色略微一沉。

  她淡淡道:“我真讨厌你啊。”

  她此刻,很想念小时候。

  那时候,她是家里的嫡女,比皇帝小两岁,其他的姐姐妹妹们,要么是容貌不适合,要么是年龄不匹配。

  于是,家里人栽培她、教导她,请了先生特意训练她。

  她总感觉,自己天下无敌了。

  直到前些日子,生病住到了医院,她才发现了一个问题:原来真正领悟了那些教导的,是自己的贴身婢女。

  婢女一直在她身边,旁观她接受的训练,靠着天赋成才了。

  在宫里的时候,那婢女辅佐她、忠诚她,让她无往不胜。

  后来没了她,平野夫人逃离日本的日子,隐隐约约觉得举步维艰。

  她从未把自己的婢女当成尊重的人,自然也没想到这些。

  而那婢女,把顾轻舟给训练了出来,又是平野夫人的克星。

  顾轻舟的敏锐和精明,简直是和婢女的翻版,且她学会了王治的医术,融会贯通,更上一层楼了。

  “我知道,我不是讨你欢心的小猫小狗。”顾轻舟道。

  没等平野夫人说什么,她继续道:“但有些话,我还是得告诉你,哪怕你觉得我在撒谎,或者别有所图。”

  平野夫人咳嗽了几声。

  她半晌才停下来,自己涑了口:“我洗耳恭听。”

  “我一直和你不对付,那不是针对你,而是你的行为。复辟是在倒车。历史的车轮往前走,这是自然而然的,就好像太阳朝升暮落。

  你在违背天道,做不切实际的大梦,最终只会导致生灵涂炭,又是一场浩劫。若你的浩劫只是针对你自己,我姑且也不论,可你牵动了上亿人。”顾轻舟道。

  平野夫人不屑一顾,静静看着她。

  “所有与你理想背道而驰的,都是在倒车吗?”平野夫人问。

  顾轻舟没有回答她这句话,而是继续道:“但是你对我,总归是有恩情的。”

  平野夫人一愣。

  她太过于意外。

  这世上所有的事,都没有顾轻舟这句话令她吃惊。

  故而她忘记了去嘲讽。

  “不管你是否自愿,你都生下了我。怀胎十月的辛苦,不是一句话就能报答的;一朝分娩,似千刀万剐,你把我带到了这个世界上。

  生的痛,都是你在承受。我这身骨肉,是你用精血养成,怎么也消磨不掉。”顾轻舟道。

  平野夫人的眸光开始游移。

  她露出了无措。

  当顾轻舟和她明里暗里作对时,她都有办法应对她。

  可顾轻舟突然这番剖心,让平野夫人无所适从。

  似乎,她生活里的一切善意,都来源于“赏赐”。

  小时候做得好了,被长辈赏赐;后来温顺柔和,被丈夫或者婆婆赏赐;她的孩子,也会被她赏赐。

  离开了种种奖励,她从来

  没有享受过爱。

  这种发自内心的感激,以及由此而生的“爱”。

  “......你这次中招,也看得出来,你的末路就在眼前了。如果你想要离开,想要治好自己的病,我可以帮你。

  你给我一条命,我也救你一命,从此咱们就互不相欠了。”顾轻舟道,“你考虑考虑。”

  平野夫人沉默了很久。

  中途,她又咳嗽了三四次。

  顾轻舟慢慢后退,退到了窗台旁边,尽可能离她远一点。

  外面是如火的骄阳,顾轻舟的鬓角出了层薄汗,蝉萦绕着大树嘶鸣,好像又添了层热。

  平野夫人漫长的考虑,足有三十分钟:“何人不惜命?”

  这是她开口的第一句话。

  顾轻舟的心情一沉,预感到了她后面要说什么。

  “可活着,总要有个目的,浑浑噩噩的痛苦,还不如死了。你一直想要处理掉保皇党,就是不想再跟余孽牵扯。

  若我不死,总会有人上门,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你的下半辈子,再难安宁了。”她道。

  顾轻舟说:“这个你放心,我自然有办法。”

  平野夫人又苦笑了下。

  她似乎回忆起了往事:“我生你的时候,身体不太好,痛了整整两天。那时候身边只有你的乳娘和王治。

  如今想一想,那样拼了命生下你,再毁了你,我自己的痛苦不也变成了笑话吗?再说,肺痨怎么可能治好?”

  顾轻舟讶然看了眼她。

  平野夫人的视线有点模糊。

  她的两个孩子一直在身边,但她从不知母亲的滋味。

  到了临终时,才恍然大悟。

  她拿出贴身佩戴的一块玉佩。

  上好的玉佩,通体碧翠,她用力一扔,直接扔给了顾轻舟。

  “拿好了,别再来看我。”平野夫人道。

  顾轻舟问:“这是什么?”

  “这是你外婆的遗物,她留给了我。我将她留给你,你将来可以给自己的女儿。”平野夫人道。

  然后,她摇铃。

  司行霈在外面阻拦,医生不高兴了,大声嚷嚷:“这病人情况危急,她摇铃了,一旦人死了你们负责吗?”

  顾轻舟只得走出去。

  她冲司行霈点点头。

  司行霈这才把医生和护士放了进去。

  顾轻舟和司行霈一起,再次离开了医院。盛夏烈日炎炎,顾轻舟却执意要晒晒太阳。

  “在病房待了那么久,晒晒日光,对身体好。”顾轻舟道。

  司行霈道:“你可别忘了,这是最后一次。”

  司行霈也怕顾轻舟被传染,不许她再来见平野夫人。

  他们说好了,这是最后一次。

  顾轻舟也答应了他。

  “嗯,我知道,不会再来了。”顾轻舟道。

  司行霈又问:“问到什么了吗?”

  顾轻舟沉默。

  “怎么了?”

  “我不知道。”顾轻舟道,“今晚看看,看看我猜测得对不对。”

  司行霈沉了脸:“今晚还要来?”

  “今晚不来医院。”顾轻舟笑道。司行霈没有跟进去,不知道顾轻舟和平野夫人说了些什么,无从推断她这席话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