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366章 平野夫人的归宿
  平野夫人几乎不记得自己的闺名了。

  她在娘家的时候,父母叫她什么,好像是很久远的记忆,她怎么也想不起了。

  她十六岁进宫,从此闺名就在她的世界里消失了。

  她是叶赫那拉氏,她是皇后。

  后来,她丈夫驾崩了,她的女儿和一样被婆婆不容,于是她们逃了出来,史书上没有孩子的记载。

  她丈夫的族弟继承了皇位,没过多久那恶婆婆死了,那个捡了现成便宜的族弟也退位了。

  华夏再也没了帝制。

  皇后自然也不存在了。她是倒数第二位皇后。

  她是史书里的死人,她甚至还有死后的封号。

  后来,她隐姓埋名,嫁给了平野。

  她的一生似白驹过隙,过得那么匆忙,又好似那样艰难。

  “如果我晚生三十年,也许我也可以学一肚子自由、民主,念一肚子新学。”她想。

  若她和顾轻舟接受相同的教育,那么她的命运会有什么不同吗?

  她会随着那些朝代的陋习,到了最后连自己的名字也无法留下吗?

  顾轻舟就很幸运。

  她那时候凭借自己的本事,巴结上了司家,司督军力主让她去念了几年教会学校。她的医术了得。

  如今,哪怕她嫁人了,旁人也不会用“司顾氏”概括她。

  提到她,至少会说“司太太顾氏,那位顾轻舟神医。”

  她有名有姓,哪怕冠上了夫姓,她的名字也有存在的价值,也有人会具体介绍,而不是用“顾氏”二字简单带过。

  如此,才算有了尊严。

  这点尊严,对新时代的女性而言,实在毫无价值,她们甚至会主动冠上夫姓,为此洋洋得意。

  可对平野夫人而言,却是千金难求的。

  顾轻舟在她病房的那席话,彻彻底底勾起了二十多年前的回忆。

  平野夫人在怀孕的最后半个月,突然发了阑尾炎。

  阑尾炎的剧痛,是很难承受的。

  她去了西医院,医生说孩子快要出生了,这个时候做手术太危险。

  王治也说,要催生,提前让孩子先出世。

  平野夫人拒绝了。

  “万一催生出来,他身体不好,难以养活怎么办?”她道。

  她苦苦忍受了半个月,直到顾轻舟呱呱坠地。

  那滋味,简直是炼狱。

  后来生出来是女儿,平野夫人失望透顶,似乎没有多看她几眼,哪怕是到了今天,她也对顾轻舟产生不了亲情。

  然而血脉连心,顾轻舟的一席话,彻底打动了她。

  她那样辛苦,用自己的血一点点把黄豆大小的胚胎,孕育成健全的孩子,为了她忍受那般的折磨,难道就是希望她此生处在保皇党的骚扰里吗?

  蔡长亭死了,平野夫人被人害了,染上了肺痨,这一切都告诉了她,日本人不仅放弃了她,还不想她活着了。

  那么,她凭什么再翻身?

  她还要用此生,把自己辛辛苦苦带到人间的孩子也毁了吗?

  她自私了一辈子,何时才能真正明白母亲的责任?

  她没有哺育过顾轻舟,没有爱过她,甚至不曾多看她一眼,她凭什么还要得到她的宽容和体谅?

  顾轻舟那

  席话,像钉子一样楔进了平野夫人的心上。

  等邮轮离开了码头,跟着她的“护士”,换上了她的衣裳,去了餐厅。

  那护士故意做出一点老相,带着口罩。旁人问话,她就做出了痛苦色,嘶哑着声音回答:“口腔发炎,不能说话了。”

  邮轮约莫开出去三天,平野夫人的肺痨也发作到了极致,她知道最后的时刻已经到了。

  她熬不过今晚。

  她在凌晨三点多,所有人陷入沉睡时,走上了甲板。

  她艰难爬过了栏杆,千辛万苦爬了上去。

  黑黢黢的海水,翻滚着波浪。她还以为自己会害怕,会胆怯。

  可看着那海水,她产生了无线的向往。

  结束了。

  她这痛苦的一生,终于解脱了。在这个瞬间,她是快乐的,是一生中从未有过的释然。

  等她掉入海里时,几乎没人知道。

  她的“护士”接替了她,成了平野夫人,只是总带着口罩。

  她总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肯见人。

  直到邮轮两个月后到了大洋彼岸的英国,“平野夫人”这才下了船。

  她很快就失去了踪迹。

  从此,再也没有见过她,她的行李还在邮轮,邮轮公司准备三天后给她送上门,结果她租赁房子的房东说,租客根本没有来。

  她就这样,消失在了茫茫人海。

  有人追查她,有千真万确的证据,表明她上了船,也表明她去了英国。

  可不管再怎么找,却在英国找不到她的踪迹了。

  而她的行李,也在邮轮公司,更加铁证如山的证明,她的确是达到了大洋彼岸。

  于是,她成了传奇。

  一个明明存在却毫无踪迹的人。

  顾轻舟在码头,目睹了邮轮离开时,就知道了结果。

  她很怅然。

  虽然平野夫人中招染上了肺痨开始,她这条命就算到头了。

  可她真正走向了邮轮时,顾轻舟还是感动了。

  她知道,平野夫人把所有的祸水都引走了,保皇党的视线肯定一直在她身上,而她也会牢牢锁住那些视线,让顾轻舟彻底摘清。

  这也许就是她最后的母性。

  “司行霈,她和蔡长亭都没了,从此之后,芳菲去世的真相,只能靠猜测,你介意吗?”顾轻舟问。

  司行霈搂住了她的肩膀。

  他不介意。

  不是所有的真相都令人愉快。

  有些真相,还是不要出现微妙。

  “我希望,芳菲是杀了司慕之后自尽的,至少当时的她,还有点人性,知道自己给司慕偿命。”司行霈道,“这样就足够了。”

  顾轻舟看了他一眼。

  “如果她真有个仇人,那未必美好。所以,平野夫人和蔡长亭走没了,就没人拆穿我的想法,这样很好。”司行霈又道。

  顾轻舟更倾向于相信蔡长亭的话。

  那个时候的蔡长亭,没必要撒谎。

  而她,也像司行霈一样,更加愿意事实就是芳菲自杀,好像这样,司慕那毫无意义的死亡,才有了点重量。

  从头到尾,最委屈的大概就是司慕了。那个像河豚一样,总是气鼓鼓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