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370章 宁先生
  顾轻舟看了眼石博山。

  涉足如此深的石博山,在平野夫人和蔡长亭那等下场时,他还能全身而退,可见叶督军为了保下这个外甥,付出了多少。

  石博山一直很内疚。

  美梦是个五彩的玻璃球,再美轮美奂也经不起摔。

  一旦摔碎了,里面的人看透了幻影,都会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会诧异想:我当时怎么被迷了心窍?

  像石博山这样。

  如今,他总想要弥补。

  叶督军这边,军事他不敢伸手,家里未嫁的又是表妹,他也不知道女孩子需要什么,故而什么也做不了。

  顾轻舟是叶家的挚友,石博山下意识想要把弥补给她。

  “督军大婚的日子快要到了,你如果现在要去,让我的飞机送你。”顾轻舟道,“以八月初五为期限,在初五之前,不管请不请得动,你都回来。”

  顾轻舟不想给石博山拖延的借口。

  此刻的石博山,肯定是迷茫和无助的,一旦有了个借口,他能趁机沉迷其,后半生不作为了。

  顾轻舟不能让他这样。

  他应该面对自己的过往,重新开始。

  他愿意弥补内疚,这很好,但顾轻舟不是他的遮挡物,不会替他找好逃避的借口。

  “这......会不会太仓促?”石博山担心问。

  顾轻舟静静看了他一眼,摇摇头道:“不会。”

  石博山顿时明白了。

  他道:“那我尽力而为。”

  他果真去了。

  到了八月初五,他又回来了,很遗憾对顾轻舟道:“对不起,我没有请动他。他说即将是多事之秋,他要走了。”

  顾轻舟道:“没关系的。术士乃高人,能请动自然是缘分。缘分是不能强求的,既然他不来,那等二宝慢慢适应吧。”

  然后,顾轻舟又道,“再说了,二宝的眼睛至今不能痊愈,心里的原因很大,他来了也未必能好。”

  石博山点点头。

  因他一开始说了艰难,如今失败了,他倒也好像是放下了一桩心事,没有深究不放。

  叶督军婚礼当天,顾轻舟很忙。

  叶妩挺着大肚子,叶家的大小姐叶妍个月生了个女儿,都帮不忙,只有顾轻舟帮衬叶姗。

  叶姗负责接待,顾轻舟则负责各种杂务,一刻也不得清闲。

  婚宴还是设在督军府。

  还没有到吉时,顾轻舟的高跟鞋不小心踩入了泥里,根部有点松了。

  叶妩和叶姗的脚都她大。

  顾轻舟见这边一切井然有序,对叶姗道:“我要回去一趟,换双鞋,一个小时后过来。”

  叶姗道:“这边也没什么要你操劳的,你先去吧。”

  顾轻舟点点头。

  她艰难走到了家门口,却在不远处看到一个人。

  那人穿着一件青色长衫,像霍钺惯常喜欢的那件一样,却有一头很长很柔顺的头发。

  他的面部特征很明显,是个英俊得很正派的男人。

  他这头长发,让他看去有点怪。

  好像大夏天穿皮草的人,感觉头发很多余,很不和谐,反而损了他的英俊。

  “小丫头,你过来。”他冲顾轻舟招招手。

  顾轻舟别说长到如今的年纪,是她十几岁的时候,也是少年持重,很少会被人当成不谙世事的小丫头。

  此人的面貌,约莫二十来岁,口吻却老气横秋。

  顾轻舟想起了石博山的话。

  他说,有个术士......

  眼前这人,长发及腰,有点不搭调,却也不凌乱。

  他仍是风度翩翩。

  “过来。”他见顾轻舟愣神,略微蹙眉,眉宇间的不耐烦一览无余。

  “您是叫我吗?”顾轻舟问。

  那人满脸都写着“尽问废话”的不悦,也不点头,也不说话。

  顾轻舟犹豫了下,这里是自家门口,副官们在门口站着。

  故而她走了过去。

  “您是.......”顾轻舟斟酌着,不知该不该直接问。

  脾气很不好的长发先生打断她:“我姓宁,石博山找过我,别多余问东问西。那个瞎眼的孩子,我已经见过了。

  他的八字正合我意,如果我治好他,要带走他。听说此事你做主。我不是拐带人口的,你写个契约书给我。”

  顾轻舟错愕看着他。

  她怎么也没想到,此事会是如此变故。

  这位兄台,眼神锋利,言语刻薄,浑身下都透出“我看凡人不顺眼”的烦躁,他真是为厉害的术士吗?

  “您的道号?”顾轻舟又试探着问了句。

  “放肆,你当我是谁?”宁先生果然不悦了,“快写,你们这里处处碍眼,我一刻也呆不下去。”

  顾轻舟问:“您要带走我师弟,什么时候送回来?”

  “回来干嘛?”

  “结婚、生子、过日子。”顾轻舟道。

  宁先生道:“哦,没打算送回来。”

  顾轻舟:“......”

  她正了正神色:“我不同意!”

  宁先生唇角略微讥讽的弯了下:“不想要他好?”

  “好不好的,我们没办法替他决定。他想要留在这里,哪怕是瞎子他也高兴。”顾轻舟道,“对不起宁先生,辛苦您跑这一趟。”

  宁先生面无表情。

  他一如既往很刻薄,和郭七老先生一样古怪。

  “确定?”他问。

  顾轻舟点点头。

  于是,他转身走了,他走得很快,几个起落到了街角,消失在顾轻舟的视线里,头发却纹丝不动。

  顾轻舟莫名愣了下。

  她好像有一瞬间的失神,明明看到了他走,却又不知道为何他走得那么快。

  顾轻舟打了个寒颤。

  她回家换了鞋,打电话让石博山过来,亲自问他关于宁先生的种种。

  石博山急急忙忙来了。

  “宁先生到了?”石博山错愕道,“我飞机都需要八个小时,他是怎么突然到的?”

  然后,他诧异问,“他莫非真是神仙?”

  顾轻舟没见过像棒槌一样的神仙。

  神仙不都应该慈眉善目吗?哪怕不慈眉善目,也是像郭七老先生那样,随意温和吧?

  那位宁先生,像个炮仗。

  “石少,以后还是别去找他,我总感觉他很怪。”顾轻舟道。

  石博山点点头。

  他们俩一起回到叶督军府时,见七八辆汽车,把原本拥挤不堪的大门口,再次堵住了。

  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从车子下来。

  他的背影,和副官们走在一起时,显得有点单薄。顾轻舟当时想:“咦,那是不是华云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