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376章 国内的谣言
  顾轻舟全家,住在丹戎巴葛附近最繁华的一条街上。

  他们的房子位于街尾,闹中取静,是一处很正统的江南宅子,门口大书“司府”二字,过年时挂的大红灯笼尚未取下来。

  大门口,除了石狮子,就是一株巨大的黄盾柱树,盛夏时节开满了似明黄色火焰般的花。

  进了门,就能闻到一股清淡的香,走在顾轻舟旁边的顾缨问:“阿姐,这是什么花?”

  顾轻舟道:“是香灰莉开了。”

  “什么是香灰莉?”

  顾轻舟就往旁边的小径走了几步,摘下一支小树枝,递给了顾缨,上面开着乳白色的花,不过此刻被雨水打过了,白得有点透明。

  佣人们迎了出来。

  居然还有叶姗认识的人,她不免打招呼:“那不是辛嫂吗?”

  “二小姐,您还记得我?”辛嫂笑道,“正是我呢。”

  顾轻舟也道:“我们家里的老人,几乎都跟着我们过来了。”

  说着话,顾轻舟先让佣人把舅舅全家带到一处小楼,安顿他们歇下,然后又给顾绍和顾缨安排住处,最后是叶姗夫妻。

  顾绍没有睡,跟了过来,问顾轻舟:“孩子呢?”

  叶姗在旁边笑道:“这位做舅舅的,多嘴提醒您一句,现在是晚上十一点了。”

  顾绍不好意思,略微尴尬笑了笑。

  他有很多话想跟顾轻舟聊。

  然而,叶姗似乎也有话要说。

  “阿哥,你先去睡吧,明早再看孩子。”顾轻舟道。

  顾绍依依不舍走了。

  佣人给叶姗和华云防收拾时,叶姗把顾轻舟拉到了小客厅坐下。

  “轻舟,司师座呢?”叶姗小心翼翼的,瞥了眼顾轻舟,问道。

  “他还在平城,伤没有完全好,有点善后要做,也快来了。”顾轻舟笑道。

  叶姗却是欲言又止。

  “轻舟......你确定他在平城吗?”叶姗问。

  顾轻舟好似没看懂她的神色,笑道:“我当然确定了。我们之间有约定的,电报每隔几天更换一次密码,只有我们俩能互通消息。”

  叶姗不知如何启齿。

  她这次到新加坡,并非像华云防所言,是去英国度蜜月,她是奉了她父亲的命令,来看顾轻舟的。

  因为,国内有些谣言......

  战事在几个月前就差不多结束了,如今处于停战谈判阶段。

  早些年,司行霈借着看望顾轻舟,在江南和北方两处跑,暗中活动了很久。配合的军阀,几乎都被他收买;不配合的,基本上都被他拿住了把柄。

  战事一起,因为司行霈多年的部署,进程推动得很快。

  可事情的发展,非常令人意外。

  战事刚起不久,有可能取代总统的总司令司炎,突然发了什么痛风,搬到了新加坡,带走了不少的亲信。

  此事特蹊跷。

  其他人不知道,叶督军可是一清二楚,司家有一位神医坐镇,什么痛风小疾能让司总司令避开唾手可得的胜利?

  司家搬离了南京,这件事就古怪。

  更古怪的是,“北伐”将近一年,已经停战和谈了,很快就会实现大统一,司行霈却突然失踪了。

  官方说法:司行霈被流弹击中了一枪,因为停战和谈,暂

  时战事不急,他回后方——他自己的大本营平城休养了。

  可这不是扯淡吗?

  那厮筹划了那么久,即将就要胜利,他突然扛不住从前方撤离,要回后方养病,把胜利拱手相送,他这是疯了吧?

  于是,在所有的部队里,都有谣言,说司行霈其实已经被流弹打死了。

  因为他在这场大统一的战争里地位很重要,威望极高,不少人都是被他收买或者胁迫而来。

  胜利刚露出曙光,还没有巩固,合约还没有真正签署,司行霈这个时候死,会让战事功亏一篑。

  所以,有人封锁了消息。

  叶督军也参与了战事,不过他的野心不大,在起事时他就保证了自己的权利:等大统一了,他是西北驻军总司令,除了山西他自己的军队不动,其他驻军都要受他的调配。

  这对叶督军有利。

  司行霈死不死的,跟山西的局势关系不大,叶督军犯不着着急上火。

  可那是他的小兄弟。

  身为老大哥的叶督军,不能任由司行霈被流弹打死,还得不到相应的英雄荣耀。他听到了流言蜚语,就火速让新婚的女儿打着度蜜月的幌子,到了新加坡。

  他要让叶姗见到顾轻舟。

  只有顾轻舟清楚她丈夫的生死。

  司行霈和顾轻舟的默契,叶督军是很信任的。只要顾轻舟这边有消息,差不多就可以确认。

  得到确认,叶督军就可以配合顾轻舟,替司家讨个说话。

  可顾轻舟的态度呢?

  “他在平城休养”,这简直就是国内流传的官方说辞,而叶督军派人偷偷去过平城,根本没人见过司行霈。

  甚至,司行霈在平城的官邸关门上锁,早已无人居住了。

  “轻舟,我父亲他很担心。”叶姗打量着顾轻舟的神色,“如果真有什么,我父亲也会帮你的,给司师座一个公道。”

  顾轻舟莫名其妙看着她:“你在说什么呢?”

  叶姗心里突然打了个突。

  新加坡的盛夏是很炎热的,饶是下了一场暴雨,屋子里也是粘湿燥热,她却在这样的湿热里,打了个寒颤。

  顾轻舟听到叶姗的疑问,表情都没有顿一下。

  她是不是已经知道了?

  所以,她要稳住人心,守住司行霈胜利的成果,和所有人一样,隐瞒他被炸死的消息?

  叶姗又看顾轻舟,总感觉顾轻舟那张含笑的脸,似乎不怎么动,像一张精心装饰的面具。

  顾轻舟能做到的,她城府极深。

  “很晚了,早点休息。”顾轻舟笑道。

  说罢,她起身回房了。

  回到了房间,她先去看了自己出生才三个月的两个儿子,再给司督军打了个电话。

  “阿爸。”

  “怎么,有点消息吗?”司督军问。

  “嗯,叶姗是叶督军派来的,看来谣言已经满天飞了。阿爸,平城和岳城都封锁住了吧?”顾轻舟问。

  电话那头很淡然:“放心。”

  顾轻舟道:“除了叶姗,这次来了太多的人,恐怕有探子混迹其中。除了咱们,家里佣人也要让他们谨慎些,包括您那边的。”

  “好。”司督军淡淡道,“这么晚了,早点休息吧。琼枝工作忙,家里都是你操持,别太累。”“是,阿爸晚安。”顾轻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