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387章 裴诚的举报
  司琼枝今天要去门诊坐班。

  肿瘤科室的门诊,并没有特别多的人,司琼枝上午的看完了,下午就要负责帮她的老师整理几个卷宗。

  正好从门诊出来,就看到了裴诚。

  昨天思路的偏差,让司琼枝不自然起来,她低了头,打算往旁边的小路上绕过去。

  结果正巧裴诚也是往那边走。

  司琼枝就站定,道:“裴医生。”

  “门诊结束了吗?”裴诚看了眼手表,发现快到了午餐的时间,随口问了句。

  “嗯。”

  “你这是要去冰室吗?”他又问。

  医院门诊后面有个食堂,食堂旁边就有冰室,可以吃冰淇淋,炎热盛夏,冰室的生意特别好。

  “是啊。太热了,没什么胃口。”她随口道。

  裴诚点点头,没说什么。对中午不吃饭却先去吃冰淇淋这种行为,他也没过多的评价,只想她作死她的,将来胃疼又疼不到他

  身上。

  到了冰室,司琼枝先看到了顾轻舟。

  “大嫂。”她见顾轻舟身边还有个穿警察制服的人,再联想到了昨天裴诚的话,心中了然。

  是裴诚约了他们在公共地方见面。

  顾轻舟道:“下班了?”

  “嗯。”司琼枝道。

  “饭吃了吗?”

  “没有。打算买个冰淇淋再去吃饭。”她道。

  顾轻舟道:“先买好,但是别饭前吃。”

  司琼枝点点头。

  她买冰淇淋的时候,就见裴诚坐到了顾轻舟和警察对面。

  顾轻舟委婉告诉他,他不是嫌疑人,如果他有什么知道的,都可以告诉他们。

  “警察局之前去我家里,我听到他们说了二弟妹的事。二弟妹是被人刺中了四刀,而且每一刀都很深,需要力气很大,而且要有

  私仇的,对吧?”裴诚再次确认了下。

  牛怀古点头:“正是。”

  “那我就如实说了。二弟妹去世的那个晚上,裴诫应该在马六甲的,但是我在新加坡看到过他。”裴诚道。

  裴诫是死者的丈夫。

  一般女性被杀,如果没有特别明显的仇敌,那么情杀的可能性就很大。

  警察会先调查死者的丈夫。

  裴诫自称去了马六甲,还有船票和人证,他是跟着家里的伙计一块儿去进货的。

  不成想,他的堂兄却看到了他在新加坡。

  顾轻舟、牛怀古甚至正在偷听的司琼枝,都愣住了。

  众人被这个信息砸了下,只有牛怀古欣喜若狂,看来问题解决了。

  “请问,您有什么证据吗,是哪里遇到了他,什么时间?”牛怀古急忙问。

  又怕不礼貌,他道,“还有其他人证吗?”

  裴诚摇摇头:“没有。那时候约莫是凌晨三点多,我夜班回家,汽车的灯晃到了他,想要喊他一声,他却匆匆忙忙跑了。”

  牛怀古心中的兴奋,顿时就落了一半。

  后来,他们又跟裴诚确定了几个细节,牛怀古就回了护卫司署的警察局,而顾轻舟则跟司琼枝去吃午饭。

  下午没什么事,只是整理些病例的卷宗,司琼枝可以晚点去上班。

  于是她问顾轻舟:“大嫂,你相信裴医生的话吗?”

  顾轻舟道:“难说。”

  司琼枝咬了咬勺子。

  顾轻舟问她怎么了。

  “他自己看到的,却又没人证,怎么都感觉无法取信于人。”司琼枝道,“可如果是撒谎,裴医生为什么要撒谎?”

  “你了解裴家的人吗?”顾轻舟问她。

  司琼枝一愣,急忙收回了心绪,道:“不是很了解,怎么了?”

  “我也不了解。”顾轻舟道,“既然我们都不了解,就交给警察局的人去调查好了。”

  饭后,两人分开,司琼枝回了医院。

  她坐下来时,旁边总有同事说话,外头又热,不停的出汗,让她的心绪特别浮躁。

  她还能分神,去想裴家的命案。

  “如果不是我在胡峤儿死前的晚上见过她,大嫂绝不会进入什么护卫司署。她是预感到了阴谋,才踏入进去的。”司琼枝心中沉

  甸甸的。

  那大嫂会不会有危险?

  所有的事,包括胡峤儿的死,都好像跟她大哥有关。

  而这些线,牵着她的心虚。

  “裴诚又是什么意思?”司琼枝心想,“他下班回家的时间,差不多就是胡峤儿被杀后不久。他公然怀疑自己的堂弟,到底是图什

  么?”

  之前冷漠、严谨的裴诚,在司琼枝心里添了一个浓云似的阴影,他的轮廓也变得阴沉沉的。

  此刻,她的心境跟昨晚完全不同了,她想:“幸好那时候粗暴拒绝了裴家。”

  她自己在烈日炎炎的午后,想起了裴诚,然后又打了个寒颤。

  顾轻舟回到了护卫司署时,已经是下午三点了。

  她刚坐下,还没有两分钟,就听到了走廊里的脚步声,接着就是年轻男人嘶哑的咆哮声:“要是在南京,我能揍死他,你知道吗

  ?”

  其他办公室的人,纷纷探出头。

  顾轻舟也站起来。

  声音是从护卫司长官办公室发出来的,其他人都在看,把四周围住了。

  看到顾轻舟,虽然他们还没有正式见过,却都知道这位女士是新来的副护卫司,都给她让了个位置。

  顾轻舟就看到了裴家的二少爷裴诫,正在白长官的办公室里咆哮。

  他说想要打死的人,就是去询问他的牛局座牛怀古。

  “你们他娘的是疯了吧?我妻子没了,你们怀疑我?谁告状的,说啊,到底是谁?谁看到了我?”裴诫大声道。

  顾轻舟微微蹙眉。

  她退出来,看了眼楼下树影处,她的司机正靠坐在椅子上看报纸。

  察觉到了目光,他抬头看了眼。

  顾轻舟冲他招手。

  司机立马过来。

  “去把裴少爷制服。”顾轻舟道。

  司机道是。

  司机是从平城带过来的,是司行霈手下的特种兵之一,娴熟有力的将裴诫压住了,让他无法动弹。

  裴诫气得大骂。

  顾轻舟见他不能动,这才道:“裴先生,现在你是嫌疑人,这是警察分局的判断。你需要做的,是提交你那天晚上在马六甲的证

  据,而不是追问谁举报了你。”

  裴诫的脸色一紧。

  她还想要说什么,顾轻舟道:“咆哮长官办公室,关二十四小时吧。”

  裴诫气得又要跳脚,却被副官死死按住了,直接押解到警察分局去了。

  顾轻舟揉了下发疼的太阳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