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389章 画皮
  牛怀古回到了护卫司署。

  他的制服后背全汗透了,精神也疲倦。

  “......问过了所有的伙计,他们说八点多吃了晚饭,大家就各自回房了。他们住的客栈,五楼是高档房间,一楼二楼是普通房间。

  裴诫住在五楼,他们看着他上楼的。早上六点多,他们又看到他下楼。假如裴医生三点多看到了他,他急急忙忙赶回马六甲,

  开快车走柔佛长堤,是来得及的。”牛怀古道。

  不管真假,线索到了这里就断了。

  裴诚的话,可信度不高,又没有其他目击者。

  牛怀古道:“派两个人去趟马六甲,也许能查到什么蛛丝马迹。”

  顾轻舟道:“好。你派人去,要尽快。”

  牛怀古点点头。

  顾轻舟坐了一整天,把牛怀古搜集到的资料整理了下。

  下午四点多,白长官请她过去。

  他是关心了下案子的进展,以及裴家的态度。昨天裴诫要动手,被顾轻舟关了起来,裴家是不是很抵触。

  顾轻舟道:“没事的。举报人是他们自家的,嫌疑人也是他们家的。比起我们,他们更害怕闹大。”

  白长官听了,略微舒展了眉头。

  顾轻舟和他告辞之后,回到了家里。

  她喊了管家。

  “帮我联系国内的人,让他们查查白远业。”顾轻舟道,“他说他也是南京人,把他的生平都查一查。”

  管家道是。

  顾轻舟这才有空坐下,端起一杯冰水。

  司琼枝下班之后,又过来找顾轻舟,很关心这个案子的进展。

  “一点进展也没有,是一团乱麻。”顾轻舟道。

  她看着司琼枝,没有装聋作哑,而是直接点明:“琼枝,你担心裴医生杀人还要做伪证啊?”

  司琼枝一惊。

  “你明明没了嫌疑,为什么对此事这么关心?你听了裴医生的话之后,就更紧张了,你自己没感觉吗?”顾轻舟问。

  司琼枝想了想,她的确是比较担心。

  那个人,剥开了光鲜亮丽的外表,是不是一颗污浊的心?

  “大嫂,当初我和胡峤儿约好了,说时间地点的时候,裴医生正好进来。结果我下班时过去,裴医生也凑巧约了朋友。

  同一家餐厅,同一个时间。我走的时候,还.......还看了他一眼,他正好也在看我们。”司琼枝道。

  她心中,已经堆起了好多怀疑。

  她在想,裴诚会不会是凶手?万一他是凶手,那么他为何杀人?

  如果他是凶手,他为什么还要相信司琼枝,而不是趁机嫁祸给她?

  这些,都无从得知。

  “我是有点关心过头来了。”司琼枝低声问。

  顾轻舟问:“你特别关注他吗?”

  “也不是。”司琼枝如实道,“他的医术真的很好,为人也正派,老师常让我给他做助手。

  他每次大手术,我都在场的。久而久之,总不会忽略他的存在。再加上,当初他们家和我们家......差点不就有联姻吗?”

  这些事,点燃了她心中那根线。

  她只是可惜。

  哪怕和他没什么,也不希望他是个杀人恶魔。

  再说,大嫂和裴诚都说过,杀胡峤儿的人,对胡峤儿充满了憎恨。如果他真是凶手,为什么他那么恨自己的弟妹?

  这中间包含的隐情,让司琼枝不寒而栗。

  “没关系的。”顾轻舟道,“关注比较优秀的异性,这是很正常的反应,没什么特殊。

  至于裴诚,他到底是个耿直的证人,还是险恶的凶手,还要等警察局的调查。胡峤儿已经走了,凶手已经存在了,不管他是谁

  ,都改变不了。”

  司琼枝点点头。

  她收敛了心绪,没有再多心了。

  过了两天,去马六甲调查的人回来了。

  “客栈的老板说,记得有这么一群人投宿。不过,他没看到什么异样,只记得他们结账走人时,那个少爷是在的。”警察道。

  调查陷入了僵局。

  牛怀古捉襟见肘,好像没了招架之力,问顾轻舟:“长官,您打算怎么办?接下来往哪个方向调查?继续派人去马六甲,查那晚

  的异样,还是把重点放在凶案现场的那条街?”

  顾轻舟正要回答,裴家的人却来了。

  来的是裴家的三老爷。

  “不好意思了,诸位。”三老爷态度傲慢,“亲家传信来了,要先给二少奶奶入土为安。

  其他的,你们可以慢慢查,人我们先要接走了。不是我们不给你们护卫司署面子,实在是你们行事叫我们不安。”

  警察局上门去调查裴诫,果然引发了裴家的反弹。

  找凶手可以,找到他家头上去,就不太友好了。

  顾轻舟看着三老爷,正色道:“您节哀。这样吧,我亲自去见见老太太,有些话跟她老人家说。”

  三老爷无所谓摊了摊手。

  顾轻舟就去了裴家,见到了裴家的老太太。

  老太太是不太同意现在接回来的。

  但是,其他人愤愤不平,不肯再合作了。

  “......这是二少爷的主意吧?”顾轻舟直接转身,看着裴诫,“二少爷,你听清楚了,这是命案。

  我们住在新加坡,这里归英国人统治,警察分局是总督府签发的下属机关,要对命案负责,不是儿戏。

  警察分局尚未结案,谁也别想这个时候撂担子。二少爷,每天在裴家和警察局门口徘徊的记者可不少。

  你若是不配合,我就把消息放出去,就说暂定嫌疑人是你。到时候别管真相是什么,吐沫星子先把你和裴家淹死。”

  众人脸色齐齐一变。

  裴诫更是更怒:“你......你敢!”

  “你可以试试!”顾轻舟道。

  然后她转身,收敛了那副晚娘脸,和颜悦色对老太太道:“老太太,裴家强行把人接回来,惊动了总督府,咱们更被动。

  总督府的警察懒政,万一他们随便把凶手的帽子扣在二少爷头上,裴家就再也说不清了。

  案子留在分局,分局哪怕想要找个替死鬼,也不敢欺负裴家的。咱们自己来查,反而更加公平,您说是不是?”

  老太太沉吟了下,最终点点头:“你说得对。”

  等顾轻舟离开时,裴家在场的人议论开了。

  这位司太太,恩威并施的手段了得。

  “白长官一定是早就猜到了今天,所以先把司太太拉过去坐镇。”有人低声道。

  这人知道警察调查的思路。

  白长官也知道。

  胡峤儿死了,难题就在裴家,到时候扯起皮条,这案子搅合到了总督府的警察局,英国人问责起来,白长官和护卫司署也要受

  监管不力的谴责。

  不管是为了谁,先把司太太拉过去,的确是镇住了牛鬼神色。

  裴诫是气炸了的。

  他跟着顾轻舟出门,想要再辩解几句,却看到有个人站在街尾,小心翼翼看了眼这边。

  瞧见那人,裴诫的脸色突然变了,不再追着顾轻舟。

  等顾轻舟离开之后,他回到屋子里休息了片刻,坐立难安的掩人耳目,好半晌才找了个借口,慌慌张张出门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