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399章 破案
  找到了褚如展之后,警察局的人松了口气。

  “他是买凶杀裴诫的人,此事无疑了。”牛怀古靠坐在办公室里,骨头都软了几分。

  从凶杀案到今天,已经过去半个月了。

  如此大案,半个月就能理出眉目,进度是非常罕见的。

  处在案发初期,家属会难过、愤怒,警察局也会紧张。

  可翻看以往的案子,紧张期也不过半个月。半个月之后,家属多半是耐性等待了,警察局也少了很多的责任感,不再火急火燎

  。

  慢慢查,有时候就不了了之了。

  半个月能出现这么多的进度,牛怀古想了想,没有顾轻舟私下里调查,是做不到的。

  于是他去了顾轻舟的办公室。

  “司长官,这次差不多能找到凶手了吧?”他问顾轻舟。

  顾轻舟这次没有微笑。

  她不微笑,牛怀古就感觉自己不智障了,松了口气。

  顾轻舟道:“这次,差不多。”

  牛怀古道:“褚如展还要再审,他很狡猾。司长官,他为什么不找个人代替他自己去买凶,非要亲自出面呢?”

  顾轻舟道:“哪有那么多可以信任的人?褚如展一贫如洗,靠给人做家教赚钱,他估计连可靠的亲人朋友也没有。

  随便找个人,替自己买凶,难道不担心那人承受不住自首吗?到时候,岂不是功亏一篑?还不如亲自出马。”

  “对对,谨慎要紧,有的人只敢相信自己。”牛怀古道。

  接下来的三天,警察们对褚如展进行轮番审问。

  这人穷,没底气和警察硬抗,到了第四天,当警察一边审问一边辱骂他时,他终于崩溃了。

  “峤儿爱的人是我,我们不是奸|情,是爱情!”他大声道。

  这句话,就奠定了本案。

  褚如展所有的隐瞒,都一泻千里。

  后面审问时,他差不多就是有什么说什么。

  顾轻舟没有回家,连夜旁听。

  “......不是我给她做英文老师才认识的,是我们先认识了。我们在书局就认识了,我给她讲诗,讲文章,那时候就很熟了。”褚如

  展道。

  胡峤儿和裴诫的婚姻,一直都不幸福。

  裴诫是个典型的花花公子,在南京时就到处勾搭,胡峤儿早已对他死心了。

  当初和裴诫结婚,也不过是家族的联盟,她哥哥是南京军部的,和裴家算是门当户对。

  裴诫说很爱她,这让胡峤儿费解。

  他一边禁锢着她,不许她和任何的男人接触,一边自己又到处勾搭。

  什么歌女、舞女甚至名媛,他都能勾搭上,偏偏对着胡峤儿,又是一番深情。

  他的深情还不假,经常买东西讨好胡峤儿,也算是很用心的。

  胡峤儿一开始,也有过幻想。后来就明白,哪怕他再好,不够专一的爱情,她也不想要了。

  裴诫对胡峤儿,更多的是霸占欲,以及吹嘘。

  胡峤儿的漂亮,是他朋友圈子里出名的,裴诫最爱吹嘘自己的老婆,美丽,聪颖,懂事又听话。

  胡峤儿就明白,他爱她,就像爱自己的一块名表。

  这名表他很珍贵,小心翼翼的呵护,戴出去可以显摆,很有面子。但是,他绝不会只买这一块表。

  胡峤儿是人,她不想做表。

  她一直很苦闷,直到到了新加坡,偶遇了褚如展。

  这人贫穷,不会到处勾搭,也没钱去勾搭,但是对她很好,很浪漫。

  这样的浪漫,符合胡峤儿的审美,她沦入了爱河里,一发不可收拾。

  她对裴诫也越来越冷淡。

  而裴诫,那时候正在勾搭孙瑾,对胡峤儿的看护也松懈了些,胡峤儿借助学英文,每周都能见自己的情郎两次。

  直到有一天,胡峤儿受够了。

  她哥哥让她打听司行霈的下落,她被司琼枝威胁时,她感觉自己不管是在娘家还是在婆家,都只是工具。

  于是她约了褚如展私奔。

  那天,她刚刚受到了司琼枝的威胁,情绪是最崩溃的时候,她也最不理性,约了褚如展。

  “我到的时候,看到了裴诫的汽车。裴诫竟然比我先到,他和她争吵,她在哭。我不敢走进,怕给她惹麻烦。

  没想到,裴诫突然拿出了匕首,一连捅了她四刀。我当时吓坏了,手里又没有武器,只得躲在旁边,不敢出去。”褚如展道。

  褚如展说到这里,干瘦的脸上露出深深的痛苦。

  他的眼泪绵延不绝,不停的流淌。

  他不过是那么一瞬间的怯懦,裴诫就把胡峤儿给杀死了。

  裴诫杀了人,匆匆忙忙上车,离开了那条街。

  他走远时,褚如展去看胡峤儿,她已经断气了。

  褚如展在那个瞬间,想到了很多事。

  “我害怕报警。一旦报警,裴家会遮掩,会把这件事暗地里处理掉。峤儿的父兄不在新加坡,她连正义都得不到。”褚如展道。

  他的眼泪,还是不能停住。

  于是他离开了。

  他任由胡峤儿躺在那里,等路过的人看到她,他只是偷偷给报社打了电话。

  报纸上先见了胡峤儿的遗体,裴家再也压不住了,胡峤儿的其他亲人,应该会给她一个公道。

  可褚如展不甘心。

  他把自己母亲留给他的两件玉器卖了,那是他的传家宝。

  拿到了一大笔钱,他明明可以下半辈子无忧,等待着胡峤儿的父兄替她讨回公道,但是他害怕。

  害怕裴诫不能得到应有的惩罚。

  他要亲自给胡峤儿一个公道:让裴诫给她偿命。

  于是,褚如展穿了件破旧的衣裳,一直跟着裴诫。

  他原本就消瘦,再把脸上抹黑,穿上乞丐的衣裳,简直就像是乞丐。

  他跟踪了裴诫好几天,终于得到他的行踪。

  “我知道他回家的路线,在他上船之前,偷了他的钱包,他的护照就在里面。然后他沿着原路返回,正好就在那个杀手的路线上

  。”褚如展道。

  说罢,他告诉了警察,他把裴诫的护照和钱包藏在哪里。

  警察去搜,果然搜到了他卖玉器的凭证,也收到了裴诫的护照和钱包,以及褚如展跟踪他的种种路线。

  “除此之外,我还有当天晚上峤儿的手帕,全沾染了血。她放在胸前的,被刺破了。”褚如展道。

  警察也拿到了手帕。

  破洞正好就是凶器刺穿的,也沾满了血,证明褚如展当晚就在现场。

  到了此处,这个案子就很清楚了。

  胡峤儿约了情郎私奔,被裴诫半夜回来堵住。裴诫和她争执时,她肯定是口不择言的承认了,所以裴诫大怒之下杀了她。

  而她的情郎,就在旁边,目睹了这一切,决定要让裴诫血债血偿。

  结案之后,司琼枝有点糊涂,她问顾轻舟:“等一下,大嫂!是谁拍了我和裴诚路过那边的照片?裴诚的衬衫怎么弄到了血迹?

  还有,孙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