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400章 心上人
  顾轻舟笑笑,摸了摸司琼枝的头。

  “我昨天傍晚给裴诚洗尘,他已经被正式释放了。”顾轻舟道。

  司琼枝诧异,不知顾轻舟为何要给裴诚洗尘。

  “我问了他。”顾轻舟笑道,“在这件事里,他应该是知道点什么的。”

  “他怎么说?”

  “他知道的。”顾轻舟笑道,“他告诉我,那天晚上他的确是出去了,也是去了码头,因为他看到有人留了纸条给你。

  大半夜的,他不放心,所以跟过去看看。他是尾随着你,去了码头的。可等他回家,却发现了他房间的衣柜里,有一把匕首。

  匕首带血,放在他的衬衫上,把他的衬衫也给沾染了。他当时拿到了匕首,心里就知道不好,却又不敢贸然去洗掉,或者丢掉

  ,于是他带回了办公室。”

  司琼枝好像被人当头打了一个闷棍。

  她愣了半晌,所有的言语都堵在嗓子里,不知如何启齿。

  她怔怔看着顾轻舟。

  “他第二天看到了报纸,才知道是自家的弟妹被人杀了。他了解裴诫和胡峤儿,听说过他们俩的不和睦。

  当时他就猜测到,是裴诫杀了胡峤儿,然后嫁祸给他。裴诫不会承认的,故而他先下手为强,直接点明自己的猜测。

  那天晚上,他没有看到裴诫,但估算时间,裴诫肯定回了新加坡,所以他就直接说了。

  凶器是裴诫栽赃他的,他完全可以洗掉血迹丢掉,却又担心胡峤儿的死没了凶器就无法申诉,故而他留了下来。

  他决定不声张,而是悄无声息的栽赃回去,把匕首悄悄放回了裴诫的箱子里。他的衬衫沾了血,几乎是洗不掉的。

  他想等案子结束,再来处理。他和胡峤儿毫无私交,此事想要牵扯到他头上也难,谁知道会有钟楼街照片的事?”顾轻舟慢慢道

  。

  裴诚是很精明的一个人。

  他心思缜密,从一开始就积极参与其中。

  和顾轻舟一样,当他担心炮火烧到自己头上时,他不是消极躲避,而是主动掺和,把自己放在这里面。

  可钟楼街的照片,超出了他的预料,也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我和裴诚还聊了,胡峤儿跟褚如展来往已经快一年多了,为什么裴诫这个时候突然知道了?假如他真的知道,他是不会去马六

  甲的,他没这个程府。

  裴诚说,肯定是有人在他去了马六甲之后,打电话让他回来捉奸。依照裴诫的性格,他一定会回来的。

  打电话告诉裴诫的人,和钟楼街拍照,想要把你和裴诚拖下水的人,肯定是同一个。”顾轻舟道。

  司琼枝正在怔愣,好像一台上了锈的机器,这时候才缓缓启动。

  顾轻舟的话,她都听到了,却没有往心里走。

  她愣愣的,有点不知今夕何夕。

  “不过,警察局能这么快结案,还是我在中间搅合了很多,让我义父出了不少的力气,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快。”顾轻舟又道,“至

  于拍照的神秘人,他更加小心谨慎,只怕一时半会儿是找不出来了。”

  她所说的义父,不是颜新侬,而是新加坡的军火商。

  新加坡颜家也看过顾轻舟的传记。

  王珂的文采斐然,又擅长讲故事,他笔下的顾轻舟,比顾轻舟自身要好上百倍,她的优点被王珂无限扩大。

  于是,读过那本书的人,都很崇拜顾轻舟。

  颜家上下都读过,他们对顾轻舟好奇极了,故而顾轻舟一到新加坡,就受到了礼遇。

  相处下来,他们发现顾轻舟名副其实,的确很有点能耐,故而就有了结亲的心思。

  毕竟他们和司行霈,以及司行霈的舅舅都是故交。

  顾轻舟也就重新认了颜家的老爷为义父,不过她言明再先,颜新侬是她第一个义父,最重要的。

  司琼枝那上锈的大脑,哐当哐当终于发动了。

  她不关心谁拍照,谁在背后推波助澜,也不关心谁诬陷谁,她只是很关心,裴诚为什么要偷偷跟着她?

  担心她?

  “为什么?”她问顾轻舟,“他是怕我出事,所以才......为什么?”

  顾轻舟看着她。

  明知故问的司琼枝,睁大了眼睛。她有点坐不住了,想要去找裴诚。

  然而,勇气在一瞬间,又倾泻了。

  裴诚一直不狡辩,也是为了保护她的秘密吧?

  出事之后,他首先告诉她,他信任她,她绝不是嫌疑犯;然后,为了她的秘密,他宁愿背负冤屈。

  看到有人约她夜里见面,他一定是担心极了,才偷偷跟过去,不着痕迹想要保护她,虽然知道她身边会有副官。

  这个人,是把她放在心上的。

  而她呢?

  她是怎么回报他的?

  她觉得裴诚是异类,是个邪恶的异端。她怀疑他,暗中搜查他的办公室,看到他成为嫌疑犯时大大松了一口气。

  她到底是怎样的冷血怪物,才会一直看不见身边有个人将她藏在心里?

  他们朝夕相处快一年了,他的眼睛里不可能没有情愫。

  同事们背后议论她和裴诚,她还只当是八卦。

  现在看来,他们是知道的吧?他们是看得见的,一个人心里藏着另一个人,再小心遮掩,眼神总会流露出来。

  但是她没有看见。

  她不是瞎子,而是没有心而已。

  没心没肺的她,可以不回应他的感情,却不应该落井下石,希望用他来洗净自己的嫌疑。

  司琼枝猛然站起来。

  “我......我先回去了大嫂。”她慌慌忙忙的,恨不能找个地方把自己藏起来。

  她到底像谁?

  像母亲吗?

  大嫂会不会觉得,她到头来还是一直养不熟的白眼狼?

  还是像她姐姐司芳菲?

  不,她不想像她们。她很想做个正常人,像大嫂那样,像其他女人那样,她想有情有义,感情充沛而正常。

  她想自己可以感觉到别人的好意,接受旁人的感情,会回报感情。

  可实际上呢?

  她做不到,她就像她的母亲、她的姐姐,她天生感情就缺失,她很难理解旁人对她的爱。

  所以,她总是绝情冷漠拒绝追求者,不是因为她孤傲,也不是因为她的身份高高在上,而是她天生的缺陷。

  她无法理解那些人为什么喜欢她,她甚至都不太喜欢自己。

  “琼枝!”顾轻舟却拉住了她。

  司琼枝背过脸,已经流了满脸的眼泪,泣不成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