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404章 手术
  顾绍最近听到了很多的谣言,几乎都是关于司家的。

  有人言之凿凿告诉顾绍:“司行霈真的战死了。”

  “我家兄弟就是那个战场上的,司少帅被流弹击中了脖子,当时脖子就穿了,华佗在世也不可能救得回来,他是当场断气的。”有个人说。

  其他人就纷纷询问。

  “那怎么不发丧?”

  “能发丧吗?为了统一,多少人是看着司少帅才发兵的,听说司少帅手里都有他们的把柄。一旦他战死的消息泄露,那些人还不得当场撤军?”

  “司家是知道的。司家那位少夫人那心机,天塌下来她都能顶着,你指望看到她失态吗?”

  “司炎为什么要辞职离开?那可是总司令,未来的总统。因为儿子死了,司家是否绝后就要靠司少夫人的遗腹子。

  如果绝后了,做了总统又能如何?司家这些年,钱财足够几代人奢侈了的。怕司少夫人出事,家长亲自坐镇,甚至怕流言蜚语影响她,特意搬到新加坡来。”

  这些话,让顾绍心惊肉跳。

  他听得越多,越是会怀疑。

  如果是假的,为什么叶督军都不知道,还要派了叶姗和华云防来看顾轻舟?

  还有人说:“司少夫人自己都未必知道。当时她怀孕了,谁敢告诉她?她再精明,难道不害怕吗?一害怕,她就自欺欺人。她现在的精神状况,未必就像表面上那么正常。”

  顾绍也会观察顾轻舟。

  可顾轻舟没有半分异样。

  她的程府真的如此深?

  还是说,外头的风言风语,真的只是谣言?

  顾绍问不出来,只得缄默了。

  顾轻舟和玉藻在舅舅家吃了晚饭,舅舅亲自送了她们回去。

  刚回到家里,顾轻舟就看到司琼枝匆忙回房。

  顾轻舟想问她怎么了,却被叶姗拦住了。

  住在司家的人都搬走了,其他人纷纷买了宅子,投资了生意,小辈们或者上学,或者打理家产,或者干脆像顾绍那样去找了工作。

  只有叶姗夫妻。

  他们俩还是旅客的姿态,并没有做长久打算。

  “轻舟,你可别嫌弃我啊。”叶姗笑道,“我是奉了父命。没见到司行霈,我回去也没办法交差。”

  “我不烦,你在这里住下,我心里也高兴。”顾轻舟笑道,“要不然我们家这宅子太空了。”

  顾轻舟这个宅子的确是很大。

  除了他们几个人,就是佣人。佣人和副官们站了六成,还是觉得到处空旷。

  “那就好。”叶姗道,然后她又问顾轻舟,“司行霈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估计还要再等两个月。”顾轻舟道,“战事不是没结束吗?总得等战事结束了,他才有空。你若是真想见他,应该去平城,他就在平城养伤。”

  叶姗:“”

  被当成傻子糊弄的滋味,可真不好受。

  叶姗觉得,父亲应该派阿妩和康昱过来。

  可惜阿妩的女儿才一岁,而且她又怀孕了,实在走不开。

  阿妩和顾轻舟的感情,才足以让顾轻舟吐露真心话。叶姗和她,淡薄得像熟悉的陌生人。

  “琴心已经快两岁,长得特别可爱。”叶姗和顾轻舟聊起了叶妩的女儿。

  叶妩的长女叫康琴心。

  顾轻舟还在太原府的时候,叶妩就怀孕了。

  叶妩生孩子的时候,顾轻舟尚在平城,还亲自去看过。

  叶妩孩子的出生、满月,顾轻舟都在场,可惜没等到她周岁,顾轻舟就怀孕了。

  “对了轻舟,你结婚那么多年,一直没怀孕,为什么后来突然怀上了?”叶姗问。

  顾轻舟道:“琼枝的老师姓吴,是个肿瘤科室的医生,但是她原本是学妇科的。她跟我说,女人体内有个输卵管,有的人会天生狭窄或者堵塞,故而每次月事都疼痛,还误以为是宫寒。

  她问我相信不相信她,如果相信她的话,她给我做个手术,剖开看看。这个理论是最新的,她只有五成的把握。我和司行霈商量了之后,他不想冒险,我就偷偷背着他同意了。

  吴医生说得不错,我的输卵管天生狭窄,看西医或者中医都看不出来。她给我做了个小手术,我休养了半年再备孕,就怀上了。”

  叶姗目瞪口呆。

  顾轻舟笑道:“感谢新的医学,让我们的生活更圆满美好。”

  叶姗回神,笑道:“你是中医的神医,感谢西医?”

  “不管是中医学还是西医学,都只是工具,解决疾苦的工具。医生是使用工具的人。谁的工具好用就用谁的,这个本身没有优劣。”顾轻舟道。

  叶姗啼笑皆非。

  不过,她找到了话头,问顾轻舟:“那时候,司行霈是不是担心极了?”

  “他当然担心。他说我们有了玉藻,可以不要孩子。”顾轻舟笑起来。

  “但是你还是想要自己的。”叶姗接话。

  顾轻舟摇摇头:“我只是想要治好自己。既然生病了,为什么要讳疾忌医?我自己就是大夫,我不会害怕治病而拖延。”

  叶姗的话就被打断了。

  她再次尝试,和顾轻舟说起司行霈。

  “现在会想他吗?”叶姗问。

  顾轻舟道:“想啊。不过,事业重要。就算是我,也有自己的事要做,哪里能天天黏在一起?我们还要养家糊口呢。”

  叶姗彻底败下阵来。

  她回去跟华云防抱怨,说自己怕是听不到一句真话。

  华云防问她:“要给父亲发电报吗?”

  “发吧,就说确定司行霈没事,只是暂时战略性躲起来了,让父亲放心。”叶姗道。

  华云防点头。

  他们当天就给叶督军发了电报。

  叶督军收到了电报之后,很快就给他们回了。

  他在电报里告诉自己的女儿和女婿:“暂时安心住下,见到司行霈为止,随时发电通知我。”

  他还是不太放心。

  叶姗就去告诉了顾轻舟,说她父亲需要他们见到司行霈,她可能要打扰顾轻舟很久。

  顾轻舟笑道:“不打扰,我很欢迎。你没事也帮我带带玉藻。她正是逐渐懂事的年纪,需要接触更多的人和事。”

  叶姗点头。

  “我刚到太原府的时候,也是你们家给我撑腰。你就理所当然的住下,这是你应得的礼遇。”顾轻舟又道。叶姗就不再说什么了。